第28章 付费优化

陈元鹰无所谓地摇头:“嬷嬷觉得,本王身边少了美人?”

孙嬷嬷眼中现出几分了然的笑意:“王爷尚未及冠,已是如此英俊聪慧,若是过得几年,只怕是诸多千金都要为王爷的丰彩痴迷!”

陈元鹰撇撇嘴:“嬷嬷,本王现在只想好好发展龙州,不想被别人笑话。”

孙嬷嬷欣慰地欠身:“老奴明白了!老奴自会帮王爷管好下人,不会有任何的闲言斐语!”

陈元鹰微微点头:“有劳嬷嬷!毛家小姐终究没有和本王照过面,嬷嬷不必向皇祖母提起。”

孙嬷嬷含笑应下:“是!”

目光微转,她再轻声问:“王爷若是心情不好,不如让丹阳来抚琴一曲?”

陈元鹰微微一笑:“无关之人,有何好烦?本王只是有些累了,想发发呆。”

孙嬷嬷眼中多了一抹心疼:“那老奴帮王爷按按头吧?”

陈元鹰微笑着闭上双眼:“好的!”

孙嬷嬷迅速朝身后的宫林递了个眼色,宫林马上悄悄地跑出院子,去向朱自梅汇报了。

收到消息的朱自梅顿时对身侧的杨浩欣然道:“怎么样?为兄没说错吧?王爷心胸开阔,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烦恼的。”

杨浩的面色有些古怪:“莫非王爷还没有开情窍?”

“没开不是更好?可以专心搞建设,不必担心他成天风花雪月。”朱自梅笑笑,伸手:“来人,拿棋来,本官要与杨大人下局棋!”

对于陈元鹰在毛家小姐一事的处理上,他俩都是极满意的。

风过不留痕,很好!

……

次日上午,陈元鹰刚用完了早膳,就见宫林喜滋滋地来报:“王爷,好消息,渠图和大坝图均已经完成了!”

“大坝图也完成了?”陈元鹰相当错愕地看看外面的日头,还早得很,估计也就是现代时间的九点钟:“这么快?”

“几位大人之前在京城时,就特意了解过龙州甜橘那一片的地形,也设想过建造大坝和堤,画过草图,只是现在正式定稿。”宫林恭敬地道:“王爷,这几位大人真的是有心了!”

原来就曾经画过草图?

那就可以理解了!

陈元鹰顿时兴致大起,拿起温巾迅速擦净嘴边的油渍:“走,看看去!”

小半刻钟后,陈元鹰站在渠图室,背着手,仔细地看着这幅巨大而以细小的各色颜色纸片来标柱着各条渠沟和水闸的缩略图。

这是一个分节点和区域分设了小小蓄水池塘的渠图,从州城这边开始,顺着农田和原生水塘的分布,纵横交叉连接到沼泽之处。

昨天陈元鹰所提的,在渠沟旁择地修一些公用厕所的要求,已在渠图上体现。

而围绕着龙州甜橘林的大坝图,是另一张,上面也标注了附近的沟渠图,尺寸均是十分清晰。

孙志浩隐隐为四人之首,此刻便道:“启禀王爷,沼泽的对面就是大旗国,所以微臣等一致认为,在我龙州经济没有发展起来,龙州驻军尚不强大时,我们必须留下一半的沼泽之地来提防大旗国的进攻。所以,这份渠图,只能算是第一步的恢复。”

明白了,一期工程嘛!

陈元鹰理解地点点头:“可以。这绿色纸片代表着河流?蓝色代表着新的水塘?黄色是沟渠?”

“正是!”孙志浩很认真地为他解说:“而且,很多大户的农田目前都能勉强保证水源,所以我们打算从那些缺水的农田和荒地开始挖建。”

“龙州面积较广,如果以后发展起来,现在的龙州城或许不够用,所以我们还预留了一部分的扩建地。”

那是!

6万多平方公里的地方,可以建的实在太多太多了,没必要全部划作农田。

而且龙州城还是三百多年前建的,在那时还算大,在如今也还空旷,可一旦龙州的经济发展起来,人一多了,要建的房子肯定就多了。

再说,他的亲王府还没有建呢!

庆州太小,以后他还是想在龙州建一个自己最喜欢的亲王府。

“叮,你的封地属官在向你展示龙州新区第一期的引水渠构建图,系统数据接入中……接入完毕,你可至系统商城选择购买现成的渠图,或者在属官提供的构建图基础上付费优化。”

“友情提示,为避免后期不必要的返工,付费优化之后,请再做出龙州新区的整体规划,保证双方能够完美融合。”

脑海里突然响起的声音,让陈元鹰微愣,随后立刻调出了系统商城。

呃,购买龙州新区的整体规划图,需要5000金币!

购买一份适合龙州的沟渠图,需要2000金币,而如果只是将吴风书他们这一份沟渠工程图付费优化,仅需要10金币。

陈元鹰顿时得意起来:“系统,我这些封地属官在水渠方面的设计水平还不错吧?”

系统:“宿主的运气还不错。”

陈元鹰:“那就先把现成的沟渠工程图付费优化吧!只显示,不打印。整体规划不用急,等这沟渠建起来再说!”

能成功而完美地把沼泽之地的水引出来灌溉了龙州的农田,做到粮食大丰收,这是发展的根本。

有粮,才有人,才能继续好好建设龙州新区!

未来的龙州新区,其核心必定是这沟渠,而后,才是其他。

等陈元鹰在系统里按键选择将现有渠图付费优化,系统面板上的金币自动减少了10个,而右上角多了一个不断闪烁的渠图标记。

陈元鹰再意念打开一看,正是孙志浩四人提供的这幅渠图,只不过多了些红色标记,代表着该处有改动。

陈元鹰仔细地看着,很快就明白了这样改动的原因,便伸手:“拿黄色纸片过来!”

孙志浩、吴风书、刘梦田三人一愣,明白了陈元鹰的意思,再求助于看向一旁的朱自梅。

朱自梅微不可辩地眨眨眼。

孙志浩与吴风书对视一眼,迅速朝陈元鹰递来几个小纸片。

陈元鹰接过纸片,在原有渠图上进行了几次微调:“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要稍稍改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