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王爷要做的事,谁敢拦

见朱自梅的目光越发地惊讶,但很快又透出几分恍然和赞赏,认可,陈元鹰便笑道:“不过,这是一个大工程,得配合着渠图一点一点地来,只怕是要到夏季,才能完全做到了。”

一旁纠结的刘永清顿时神色一松,而后欣然地点头:“王爷想得周全,微臣会与朱大人好好沟通。只要沟渠能够顺利挖成,想约束这些村民们大小便,还是很容易的。”

……

等回到了胡家别院,还骑着马的陈元鹰便示意众王府文臣属官稍后来书房议事。

顶着两个黑眼圈的吴风书却在马上歉然地抱拳:“王爷,请容许微臣去取些资料再来。”

陈元鹰微愣,随后笑着应下。

一刻钟后,众王府文官们都在宽敞的书房坐下。

屋内光线稍稍有些暗,内侍们迅速点燃周边的蜡烛。

待胡桃率侍女们泡上热茶,迅速退下,涨红着脸的吴风书也费力地背着一捆长长的卷轴,走进书房。

“王爷,这是下官于京都参考了原来户部和工部的档案,所画出的龙州舆图。”

宫林与另一个内侍赶紧上前接过,在陈元鹰的示意下,将这沉重的卷轴在书桌上摊开。

好家伙,足足占满了一桌。陈元鹰马上兴奋地指着书房紧靠墙壁的一尊卷架:“快,挂这里!”

不多时,这卷足足有四米多长的巨形舆图就被竖向着,完整地展现在众人面前。

朱自梅和司马麦故等高品属官均十分动容。

陈元鹰脑海里也响起系统的提示。

“叮,检测到最新版本的龙州地貌图,地貌图数据库自动更新中……更新完毕,谬误处不高于14%,是否要打印出来?”

陈元鹰微愣,但马上就在脑海里拒绝了:“暂不打印。”

这时,他就见吴风书汗颜地抱拳:“王爷,昨天,下官与孙大人,刘大人、梅大人一起,分头跑遍了目前龙州的几个村,昨晚合力,将这份舆图略做修正,睡得晚了些。”

见孙志浩等三人亦是一副郝颜又有些兴奋的样子,陈元鹰的目光柔和了许多:“辛苦诸位大人了!再坚持一下下,晚一点,你们都好好睡一觉。”

吴风书笑笑:“还好,能坚持。”

他再看向脸色微现潮红,而显得有些亢奋的孙志浩:“是孙兄您提议的此事,不如就由您来向王爷解说吧!”

目视其他三人,见均点头,孙志浩便神色一正,然后走到地图前,指着地图上的某几个点道:“王爷之前在京都时,就说过想在龙州挖沟渠引水的事,所以我们四个昨天跑了一下,觉得我们可以分区,按这里的地势特点,来分别挖渠、连湖,将那片沼泽之地的水,慢慢地引出来,灌溉这片土地。”

“地势略高的,渠可以挖得深一些,先将沼泽的水引过来,储水,待到水面升高了,再挖渠引出去。”

“当然,这样所需要的工程量会比较大,所以下官们一致认为,今年春季的耕田,我们不宜动,也和往常一样,种植小麦这一类旱田作物。等村民们都完成了春耕,我们就可以开始组织民壮们挖渠。”

“这里夏季白天长,雨量大,如果我们抓紧时间,在夏季之前,把渠挖好了,就可以在六、七月种植秋季水稻,赶在九月份收割。梅大人对农作物比较了解,他认为秋季水稻是个不错的选择。”

“对!”一旁就座的梅化谦被点到名,先是一怔,然后笑了起来,沉声道:“王爷,微臣们一致认为,龙州的问题在于水少,无法完全滋润农田作物,但肥力还是比较足的。如果水量充足,至少一年之内,龙州的大部分耕地是比较肥沃的中等田,我们可以在夏季抢种早稻。”

“夏季抢种,秋季就可收稻,而后一直到来年开春,我们都让田地略做休养,什么也不种。待到开春之后,我们种植大豆来肥田,夏季的时候收割,再在田里种植晚稻。收割的大豆可以卖到庆州喂牲畜,也算是一笔小收入。”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我们的挖渠引水工作进展顺利。”

陈元鹰眉头一挑。

没想到这个梅化谦居然也知道大豆与水稻交叉混种来肥田的道理。

很好!

这时,一直沉默的刘梦田终于开口:“可以先挖几个主要缺粮区的主渠,一步一步来。”

就是这个道理!

陈元鹰立刻灼灼地看看向左侧首位的朱自梅:“朱大人以为呢?”

朱自梅眉毛一轩,十分郑重地拱手道:“微臣不太懂农事,但想必孙大人四位俱皆精通,不会有错。所以,如今我等的任务,就是组织人手挖渠。眼下农忙,暂时不能动民疫,请诸位大人先齐心协力,画个正式的水渠工程图出来,等农忙之后,我们好据图开挖。”

坐在他身侧第二位的司马麦故顿时笑着提醒:“朱大人,下官观那刘大人也不像是一个尸位素餐之人,不如问问他们州衙以前是否有过类似的挖渠工程图?”

“下官私底下问过聂大人。”孙志浩这时便笃定地道:“十几年前,在刘大人未曾到任时,前一任的知州是病死的,病故前曾经下令州衙的人出过一份渠图。刘大人到任后,也曾有过雄心壮志,找聂大人和毛大人商量过挖渠,可惜,本州富户的态度不一,有的认可,有的消极,所以这渠图是有了,但始终没有去挖。”

“而且,十几年前的农户与耕地,位置与现在或许会有些不同,归属的主家也可能有所改变。下官建议,先让州衙找出这份图来,我们再调用州衙的户籍变化参考修改。待修改完毕,有王爷在,本州的富户会支持的。”

众人顿时深以为然。

以前龙州最大的主官就是知州,与各本地富户之间可能会有些利益瓜葛,所以空有渠图,但无法说服哪一家。但现在龙州是王爷的封地,王爷要做的事,谁敢拦?

陈元鹰认可地点头:“可以,这事就由朱大人您去联系。”

他再看向孙志浩与吴风书、刘梦田,然后从主座上起身,走到那舆图之前指着野生橘林的位置,十分坚定地道:“此外,本王打算在这里,围着这些沼泽之地,以本王的护卫军为主要劳动力,建造一座蓄水大坝来覆盖这段沼泽,届时蓄够了水之后,摇橹过河,上山采搞龙州甜橘以出售!”

虽然他尚年幼,但这稚嫩的面容所说出来的话,却是掷地有生,不容置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