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请皇上治罪

威国公与荣国公的眼里均多了一抹了然,却没有出声。

陈元鹰再度挑眉。

陈氏皇朝对皇族子弟们采取逐等降爵制,除非另有军功和功名,否则,不管是亲王还是王爷,均只承袭两代,之后就会被朝庭收回所赐的宅第和封地,其后代必须得搬出王府,不再享受封地的税收自治。

所以,耀华国的朝庭每隔百年,就会收回大量的封地。

每一位皇帝都有足够的地方能够赐封给自己的儿子们。

到了昭帝这一代,能够赐封给皇子们的封地,足足有十几城。

故意让原身抽到本不应该存在里面的最穷的州,确实是过份了点。

不过,原身的记忆里,齐贵妃颇有心计,应该不会在这种重要的场合下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吧?

“皇上!”齐贵妃马上委屈地跪下并辩解:“皇上息怒!以往……以往都是皇子们按序齿来抽,臣妾真的不知道这抽签筒内另有玄机啊!”

说着说着,她就轻轻地抽泣起来,用精致的绣娟不住地擦拭着脸上的泪水,把妆都擦花了,才凄凄然地辩解:“皇上,臣妾真的冤枉啊!臣妾知道四殿下是姐姐最宠爱的孩子,特意为四殿下挑出了荣州与庆州这样的繁华之城供选,臣妾万万不敢如此怠慢四殿下……”

她突然想起什么,马上又补充:“皇上,或许,是司物监的人送来的时候,这抽签筒里就已经有了龙州的签文了!呜,这个是臣妾疏忽了,臣妾有罪,臣妾没有仔细检查……。”

于是,错愕的齐前也立刻暴瞪一双老目,抱拳为她辩解:“皇上息怒!齐娘娘一向尊重皇后,岂敢有意怠慢四殿下?这必是有人暗中指使陷害!”

他再又缓缓地伏地:“微臣请皇上彻查这个新的抽签桶是谁所制,又是何时被换!”

见此,一直支持着勇毅侯府的一众朝臣们也马上纷纷求情:“皇上息怒,这肯定不是齐娘娘的意思!这栽赃之意,实在太明显!”

陈元鹰冷眼看着这些朝臣。

文臣里有正四品通议大夫刘峻,正四品户部右侍郎莫宇谦,从四品太中大夫宣河……。

武臣里也有正四品的右千牛卫孟勇,从四品的殿中少监楚振东!

五名正四品和从四品在朝官员啊!

尤其是那位从四品的殿中少监,若是再上升一步,就相当于宋徽宗时高俅的位置了!

就因为母后过世,所以短短的三年内,这些大臣就转向投靠齐贵妃所出身的勇毅侯府了?

齐贵妃当真了得!

难怪她的母亲明明是妾室所生的庶女,却能坐稳勇毅侯继夫人的位置。

看着齐贵妃那张艳丽的脸,陈元鹰心里生出十足的忌惮。

昭帝的双眼则森然一眯,恼怒地下旨:“查!当然要查!黄青,马上去查司物监!”

……

不过一刻钟,司物监总领孟大人就惶恐地带着原有抽签筒的领用记录前来,一进殿就跪在地上求饶:“皇上,臣有罪!今天送抽签筒去昭华殿的内侍小林子,失踪了!”

“失踪?”众朝臣们纷纷对视一眼,已经恍然。

这位失踪的小林子,怕是在被人利用过后,被灭口了。

太子和威国公、宁远侯的眼中多了一抹嘲讽。

先前已经被昭帝赐起的齐前与齐贵妃,两张脸都瞬间黑得不能再黑。

对视一眼后,老迈的齐前马上又愤然地朝着昭帝拱手,叫起冤来:“皇上,是司物监的人失踪,而非昭华殿的人失踪,想来是有人存心陷害齐娘娘,才会在送去的路上就将这个抽签筒掉了包。这也证明,齐娘娘确实是不知情!”

陈元鹰眉头一皱。这话有一定道理。

但也不能排除,万一,那个送抽签筒去昭华殿的小内侍就是齐贵妃私下里安排的呢?

昭帝或许也是想到了这一点,眯起一双威严的双眼,深沉的目光里看不出喜怒。

等了数息,见昭帝没有发话,而众朝臣们纷纷接头接耳,齐贵妃的脸变了两变之后,一咬牙,毅然地缓缓跪下:“皇上,臣妾愚钝,没有仔细检查司物监送来的东西,才导致如此疏错,害了四殿下,铸成大错,请皇上治罪!”

陈元鹰顿时对她另眼相看。

这是知道逃不掉追责了,索性就大方地认下了!

够狠!

有魄力!

齐前脸色微变,继而也立刻痛心地再度颤悠悠地跪下而求情:“皇上,齐娘娘一时疏忽,造成大错,微臣不敢请皇上恕罪,只求皇上开恩,念及娘娘这一年多来的真心侍候,从轻发落!”

陈元鹰眯起双眼。

果然老狐狸,这是以退为进呢!

昭帝深沉地看了看一副爱女心切的齐前,再看看其他闭口不言的朝臣们,很快,威严地发话:“传旨,齐贵妃御下不严,今夺去其主理六宫之权,由太后娘娘暂代,太子妃饶氏协理!”

太子的眼中顿时多了一抹喜色,立刻跪伏:“多谢父皇!”

齐贵妃娇躯微颤,脸色微变,但却冷静地应下:“臣妾遵旨!”

而陈元鹰也意外地听到脑海里一声叮响:“您抽到了全国最贫苦的龙州做为封地,封地发展系统自动绑定。请尽快至封地将本系统激活。”

啊?

陈元鹰简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你是……系统?”

那声音:“我是封地发展系统,可以辅助宿主发展封地。”

陈元鹰:“我要是没抽到龙州,你还会绑定我?”

那声音:“一穷二白的封地更有利于宿主大展拳脚。”

陈元鹰:“那你知道是谁陷害我抽得龙州?”

那声音:“本系统不是破案系统,无法回答。”

好吧!

本来挺郁闷的陈元鹰瞬间满血复活了。

有系统,就有可以信任的帮手了!

封地差一点就差一点吧!

做为一名现代经营类游戏资深玩家,他就不信搞不定一个封地。

就在这时,黄青又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再低低地询问昭帝:“皇上,四殿下这封地签,还要不要再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