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九品尊者

系统:“水少,植被少,多了养不起。系统已激活,请为您这片荒废的封地命名。”

看到自动弹出来的命名框,陈元鹰微一思索,意念输入:“龙州新区”四字,再按下了确定键。

面前的地形突然被划成了十个不太规则的小格和经纬线,还出现了一行提示:“新区自动分为十片区,以方便定位和统计。”

这样确实是方便些。

陈元鹰仔细察看面板里的地形。

土黄色是已开垦的农田,浅绿色是小灌木和丛林,蓝色是水,都极少。

意念按动地图上的定位键,陈元鹰马上看到有数名绿色光点在紧靠着沼泽的地方,并随着自己队伍的移动而缓慢移动,显然代表着他们。

但附近没有其他的光点了.

真荒凉!

陈元鹰唏嘘着,再点进左边的第一片区,看到不少土黄色的光点在极慢地移动:“系统,这些土黄色光点是什么?”

系统:“绿色代表武者,土黄色代表着农人。”

看来龙州的龙田和农人都集中在州县旁了。

右上角的农户和农田数量都变少了。

这个区域的北部只有山林和水塘,南部靠南的地方才有少许农人和农田、水塘。

他意念落在某处农田上,立刻跳出评级:“下等农田。”

再去看水塘,哦:“第五级。备注:农田用水和景观用水,直接饮用易生病。”

切,现代的水,一样要烧开了才能喝!

“所以,你的功能就是统计和展现数据,提供各种发展方案?”

等了几息,没等来系统的回答,陈元鹰便了然。

这就是一个辅助的系统。

也罢,能及时提供封地的数据,也比两眼一抹黑,纯靠人力来统计要快很多。

他关闭了面板,示意陆前等人按原路返回。

期间,还在中途寻了块有草地的地方歇息了一刻钟,赶在太阳快下山之前,回到了有少许村镇围拢着的破旧龙州城。

这里的青石板路还算宽敞,但很多地方都破烂了。

路两边的店铺稀稀拉拉,很多都关闭了,仅米粮铺、布铺、打铁铺、杂货铺和两间不大的酒楼还在营业。

普遍穿着粗麻衣的城民们满脸麻木,衣服上多数都有补丁,很多人脚下都只是穿着简陋的草鞋。

这里也就是地方稍大一点点,但繁荣的程度还不如前世的村庄集市。

在穿过破烂而萧条的龙州城小半刻钟后,陈元鹰的队伍返回了城北暂居的胡家大院。

胡家原是龙州大地主,早几年往庆州扩展,胡家嫡出长房的嫡幼子胡现就在陈元鹰的鹰王府当一名王府属官,胡家为讨好陈元鹰,便将自家祖宅让出来,成为陈元鹰的临时龙州别院。

王府带来的马夫低眉顺眼地上前牵走了众人所骑的御马,太后指派的王府外管家恭伯则恭敬地将风尘仆仆的陈元鹰一行人迎进前院里:“王爷,您可算回来了!有一位威国公府的九品尊者下午就来了,说是您曾外祖父失踪多年的堂弟,要见您。朱大人已将他安排在客院里暂时歇下。”

陈元鹰惊讶地脚步一停:“我曾外祖的堂弟?一个人?身份确定没错?”

九品武者不在威国公里坐镇,却跑来自己这偏僻的沼泽之处……。

陈元鹰很快鄙视地摇头:“舅舅的胆子也太小了!对了,这位尊者有没有和我堂爷爷打一场?”

知道陈元鹰说的堂爷爷是皇室里现存的一位九品尊者,恭伯的嘴角一抽,低垂着头:“这个……小的不知。”

陈元鹰也就是随口一问罢了。

九品尊者地位尊崇,除非是公开战,否则,旁人不会知晓。

恭伯等了几息,没等来陈元鹰的恼火发作,忙大着胆子抬眼一看,小声提醒:“还有,这位尊者带来了太子殿下和威国公的信,想来是不会有错的!朱大人和杨大人都私下里说,这位尊者的武功深不可测!”

能让两位七品武者都为之心惊……。

陈元鹰目光微转,点头,大步往后院走:“行,传令下去,今晚戌时,在别院好好宴请这位尊者,请王府六品以上的属官们都出席!本王先去梳洗,两刻钟后,在书房见他。”

“是!”恭伯马上应下。

……

两刻钟后,陈元鹰换了一身清爽的常服来到书房里。

朱自梅正陪着一位容貌与谢永恒颇为相像的九旬老人聊天,一见他就马上从座位上起身,恭敬地抱拳:“微臣见过王爷!这位就是来自威国公府的谢梦擎谢尊者!”

谢梦擎不慌不忙地起身,双手环抱,向陈元鹰缓缓地行了君臣之礼:“老夫见过鹰王殿下!”

陈元鹰忙侧半身,只受半礼:“谢尊者客气了!谢尊者远道而来,本王不巧外出,有失远迎,还请尊者勿怪。”

他刚说完,就见老人头上跳出一个“龙州守护者”的头衔!

陈元鹰微愣,再去看一旁跟着进来的贴身护卫武成与武量。

没有!

“叮,龙州守护者已就位,不死不弃,可放心雇用!”

原来是系统NPC!

陈元鹰看向谢梦擎的目光顿时透出亲切。

谢梦擎的眼中也有一抹满意,笑道:“是老夫来得冒昧,岂敢怪王爷!”

很快,待双方重新在会客椅上坐下,谢梦擎伸手入袖,取出两封信一起递给陈元鹰:“这是太子殿下和老威国公给王爷的信。”

陈元鹰接过,先看了外祖父谢宏清的来信,不外是交代了谢梦擎的来历,证明已经和谢梦擎做了血缘鉴定,确定他是谢家人,而且会一直留在龙州,震慑一应宵小,免得有人暗算陈元鹰。

再看完太子的来信,陈元鹰的脸色立刻变得古怪:“那毒妇又张罗选妃?可三位皇兄现在都已经有了正妃啊!”

刚端起热茶品了几口的谢梦擎淡淡一笑,讥讽地道:“然,太子殿下和两位王爷的后院,均无喜讯传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