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本王就是行阳谋

这熟悉的一笑顿时让孟文波秒懂,也释然笑了:“微臣会向父亲转告王爷的话。”

论理,亲王是不能与手掌大权的军方将领和朝臣们过于亲近。

但一来陈元鹰和孟文波是发小,又均是年幼,陈元鹰调个小小的基层军官就近互相照顾,宫里也不会说什么闲话。

难道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就能拉起一支队伍造反?

笑话了!

该说的话都说了,孟文波便识趣地告辞,陈元鹰亲自将他送出殿外,再返回书房,示意胡桃磨墨,提笔抄下孟文波所给的这一份名单,然后将原件收好,再拿起抄写的那一份,传令宫林:“走,随本王去御书房。”

于是,两刻钟后,还在御书房批阅奏折的昭帝就听黄青通报,道鹰亲王求见。

昭帝挑挑眉,问黄青:“小四今天都干了些什么?”

待黄青低眉顺眼地汇报了陈元鹰今天的行程,昭帝的眼中多了一抹异色,很快就点头:“宣他进来吧!”

又一刻钟后,陈元鹰笑着辞别了送出御书房的黄青,大步回到皇二所,在孟文波所给的那一册名单里,勾勾划划了好些名字,然后交给宫林:“这上面被勾选的官员,你都派人去知会一声,本王有意请他们共襄龙州盛举。若是他们愿意,便收了本王所送的呈仪,不愿意,也不勉强。呈仪每人50两银子左右吧!可大大方方去,不必遮掩。”

宫林顿时一呆,继而惶恐地问:“可是,万一圣上不同意……。”

“笨了!本王自然是有把握的!”陈元鹰鄙视了他一眼:“快去!”

待到下午宫城快落锁时,宫林疲累地赶了回来,净白的脸上颇有几分欢喜和兴奋。

“王爷,奴才把差事办好了!”

正在书房里抄地图的陈元鹰眼睛微亮,先放下手中毛笔,示意磨墨的胡桃给倒杯温茶,再侧头问宫林:“有一半以上?”

“不止!”宫林喜滋滋地伸出手指比划:“超过七成了!”

“好!”陈元鹰顿时满意地握拳:“看来本王还是很有面子的!”

很快,胡桃便笑吟吟地端来一杯热茶:“小林子辛苦了!这茶还是温的,可以马上喝。”

“为主子办事,哪里辛苦!”宫林感激地接过茶杯,一饮而尽,再掏出汗巾来擦了擦残有茶渍的嘴,而后笑看着陈元鹰:“王爷,我们的人是大张旗鼓去的,高声报上您的名号,估计这会儿全城都传遍了!”

“就是要传遍!”陈元鹰摆摆手:“让大家都知道本王的求贤若渴。今天你辛苦了,下去休息吧!”

“是!”宫林恭敬地退下。

是夜,三省六部的高官都听说了陈元鹰给一些各部的基层官员们大方地派送呈仪的事情。

归元侯嘴角直抽抽,哭笑不得。

威国公亦是脸色古怪。

宁远侯则眼睛微亮。

勇毅侯微微皱眉,派人给齐贵妃迅速传了讯。

齐贵妃眯起双眼,不悦地道:“先去见了圣上,再又如此大派呈仪,他这是行阳谋啊!归远侯真是出的好主意!也罢,传令,让宁儿和豹儿先不要乱动。”

……

波澜不惊地过了两天,这日上午,陈元鹰刚刚起床用完早膳,就见黄林来宣:“王爷,皇上有旨,请您速到金銮殿上去!”

陈元鹰微愣,随后目光微转,笑嘻嘻地应下。

待他随着黄林来到大殿之上,进殿叩拜,就见昭帝和颜悦色地看他。

“诸卿,司天监已上奏,年后正月初五,有利于出行。故,鹰亲王、宁王和豹王可于该日正式启程前往封地。请礼部和吏部预早安排受封大典和相应事宜。”

众朝臣们顿时纷纷惊讶出声:“正月初五?”

“这……这也未免太快了点吧?”

礼部尚书与吏部尚书对视一眼,皆出列接旨。

“此外,”高居龙椅的昭帝又威严地环顾殿内众臣:“擢,礼部给事中朱自梅,为鹰亲王府长史。”

朱自梅!

这个便宜父皇果然把朱自梅赐给了自己!

自己先前那一招阳谋,行对了!

陈元鹰心中大定,脸上亦现出几分欢喜。

这时,他感觉到左侧有人在盯自己。

他往左一看,嘿,宁王的脸色不太好看,正盯着自己。

陈元鹰挑挑眉。

宁王的脸色再变,又往朝臣们的方向看了一眼,不过终究没有说话。

陈元鹰也往朝臣们的方向看去。

霍霍,威国公与宁远侯、归远侯均十分欣然。

勇毅侯与其他亲齐家的朝臣们则个个愕然。

陈元鹰心里顿时颇为得意。

你们真以为,父皇不知道二皇兄搞的小动作?

哼哼,聪明反被聪明误!

他又收回目光,热切地看着龙椅上的昭帝。

喊自己过来,应该不止这一道旨意吧?

昭帝这时也往沉默的宁王身上淡淡地看一眼,又开口:“擢,原兵部都尉杨浩,为亲王府掾官。”

陈元鹰的眼睛再度亮了!

哈哈,两员得力的大将到手了!

掾官可是比司马这样的闲职品阶更高!

太棒了!

一旁的豹王马上变了脸色,又恨又嫉地盯着陈元鹰,粗大的双拳死死地握紧,咆哮道:“四弟你什么意思?你明明知道为兄我有意请杨大人做豹王府属官,你还跟我抢?”

见龙椅上的昭帝脸色一沉,陈元鹰故作愕然:“三哥此言差矣!王府属官本应该由父皇指派,本王哪有本事强抢?”

右侧朝臣中,威国公与归元侯眼中各有亮光一闪而过,均没有出声。

太子的眼中有一抹轻松。

其他朝臣们面面相觑,想起两日前的传闻,看向陈元鹰的目光不免有些异样。

陈元鹰又施施然地补充了一句:“而且,三哥,小弟哪知道你有意请杨大人做你的王府属官!小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你……”豹王恶狠狠地盯着满脸无辜的陈元鹰,右拳微微抬起。

见此,陈元鹰又马上一本正经地朝着他做揖:“唉呀,三哥且息怒!你战力惊人,根本不需要太厉害的掾官,但小弟文不成武不就,父皇想是有意,让杨大人来管教小弟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