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大师姐她改门换派
  • 更吗不更
  • 2372字
  • 2021-08-30 15:03:38

玄月大陆,无奇不有。

在修仙界中有三大奇人,一奇为天道宗少宗主,天生不能言,偏偏口喉与常人无异;二奇为九转门小师妹,生就一双蛇眸,却与蛇族无甚血缘关系;三奇为明岚宗大师姐岳柒染,此人虽为修仙中人,却是一副流氓做派,颇上不得台面。

在众人看来,第三者不可与前两人相提并论,若不是这位大师姐得罪了太多人,怕也不会成为三奇之一,臭名远扬。

而最近,她又做下了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情——勾结异族。

异族是其他世界的种族,以吞噬灵气为生,乃是此方世界的死敌。因着此事,无论是凡人还是修仙界,都把目光投向了明岚宗。

无人知晓,最先传出这件事情的是位于大陆中心的一家茶馆,消息一经说书人口中道出,就有两路人马赶往不同的方向,其中一个方向,便是明岚宗。

这世间灵气最为贫瘠之地为两处,一处是封印异族的诡山,一处则为明岚宗行刑堂。

在明岚宗,行刑堂独占一峰,名为刑峰。

刑峰半山腰往上寸草不生,禽鸟不落,然,最令修仙中人皱眉的是它的另一个特点——灵气稀薄。在山峰上,他们只能使用自身储备的灵气,而不能从外界吸收补充,这对他们来说犹如鱼儿离了水,修为低者痛苦不已,强者也会受到束缚,反倒是普通人可来去自如。

在刑峰山顶矗立着一座造型简朴的黑屋,黑屋地下设有牢房,这就是修仙界赫赫有名的明岚宗行刑堂。

此时,守门弟子的眼神忽然变得凌厉,身体紧绷,手中也悄然出现了一枚信号弹。

在他的视线中,正走来一个身着白衣的娉婷女子,她手提青色篮子,神色中带着几分担忧,身姿袅袅的走到守门弟子面前,行了一礼,柔声道:“这位师兄,师妹乃是宗主的关门弟子连清舟,今日特来探望大师姐,能否行个方便?”

大约是刑峰的环境所致,连清舟面色苍白,提着篮子的手在微微颤抖,整个人看起来柔弱又美丽,极易令人,尤其是男人生起怜惜保护的念头。

只可惜刑堂的人有一个不太雅观的外称——禽兽,顾名思义,非人哉。

在她柔弱的示好下,守门弟子非但没有通行,目光反倒更为冷漠,道:“通行证何在?”

连清舟看着有些无措,秀眉微蹙,轻声答道:“师妹的通行证在储物袋中,此地无灵气,要取出它较为困难。这位大哥,可否通融一二?”

不待守门弟子说话,门内传来一道森冷的声音:“宗主的关门弟子?”

她听着这句话,莫名打了一个寒颤,还不及扬起笑容,一双蛇瞳就锁定了她,说不出的毛骨悚然。

连清舟知道这人是谁,更知道自身修为高于他,但内心的恐惧却无法抑制。

守门弟子恭敬道:“堂主。”

刑堂堂主刑斩缓步走出,冷道:“既是宗主的关门弟子,就更该以身作则,不能轻易的坏了规矩。”

她僵了僵,随即楚楚可怜又满脸自责的应道:“堂主说的是,是清舟做错了。”

当她将通行证取出的时候,已是香汗淋漓,一步一行皆是弱柳扶风之态,奈何刑堂的人都不做人,接过通行证后就不再搭理她,更别说去扶上一扶。

她暗自咬牙,在刑堂人的冷眼下缓步走到位于山体内的牢房,而后一步步走向那位大师姐所在的刑室。

此时,明岚宗大师姐岳柒染被锁在十字架上,一滴滴血从脚尖、衣襟落到地上,原先红色的衣裙越加鲜红,叫人辨不清那是原有的颜色还是血。

正鞭打她的人看见连清舟到来,急忙放下手中鞭子,道:“小师妹过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将这收拾收拾,免得污了你的眼。”

连清舟不忍的看了一眼大师姐,方才柔声道:“清舟哪有这般娇贵,这场面还是受得住的,只是十三师兄,大师姐,这……”

十三师兄冷哼一声,道:“岳柒染就是个奸诈性子,不见棺材不落泪,手不狠些,她哪肯认。”

她欲言又止,最后叹了一声,道:“那可否请十三师兄先出去休息,清舟想单独陪陪师姐,到底大师姐帮过我许多次。”

岳柒染在一旁冷眼瞧着,若非实在没有力气,怕是要被这两人逗得大笑起来。

待十三出去之后,她喑哑着声音开口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说我与异族勾结?”

连清舟寻了一个干净的地方站着,道:“大师姐当真不知道?”

她能知道什么?

岳柒染皱起了眉头,不知道第几次细细思索起这件事情来。

事情还要从三天前说起。

那天夜里,她正准备入睡,就有人闯入了院子,不待她出言训斥,她的师弟徐迁嘉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对她道:“大师姐,这时本不该过来打扰你,只是异族之事牵扯重大,实不能拖延。”

异族?

她还没开口询问,他就下令将她绑到了刑堂,并派人日夜行刑,逼问她与异族的关系。而她的师弟师妹们,至今为止,也就来了个不怀好意的连清舟,偏她如今也只能问她了。

连清舟温温柔柔的说道:“大师姐,三日前有人在宗门中发现了异族,经过拷问,那异族将你供了出来。”

岳柒染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道:“不可能,我根本没有跟异族有过接触。”

异族在此方天地乃是人神共愤的存在,与其有关的人尤其是修真界中人,那更是人人喊打的,她再如何,也不可能跟异族有关。

不,不对!

她刹时发现了不对劲,倘若出现了异族,那下面的人应当是第一时间来禀报她的,怎么可能一声不吭的自己拷问?更不可能像现在这般直接将她定罪!

她冷静下来,紧紧盯着连清舟,一言不发。

岳柒染凌厉的目光扫过来,连清舟不由心头一跳,差点稳不住脸上的担忧之色,紧接着心中升起了怒意,凭什么?凭什么到了现在她还可以这样看着她?

她眸色沉沉,挥手设下一道结界,一改之前的温柔担忧,有些愉悦的笑着道:“此事已定,大师姐,你还能有什么法子吗?”

带笑的面容和阴沉沉的眸子,看起来说不出来的诡异。

岳柒染表情一变,厉声道:“连清舟,你竟敢勾结异族!”

连清舟抿嘴一笑,道:“大师姐说哪的话,清舟胆小,又怎么会做出这等事情?”

她可不信她的话,继续道:“徐迁嘉呢?他竟这般不分是非黑白?”

连清舟听到这话忽然显得有些兴奋,她提起手中篮子,将里面的东西打开给她看,是一碗汤,一碗幽菱汤。

岳柒染恍惚了一下,在很久以前,连清舟还没有来以前,徐迁嘉每晚都会给她煮一碗她最喜欢喝的幽菱汤,而现在,徐迁嘉煮粥,煮连清舟喜爱的莲子粥。

连清舟发现她的恍惚,心中的怒火总算去了几分,但这远远不够。

她慢条斯理的说道:“大师姐,你听说过断头饭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