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换地的条件

陈敬的父亲兄弟姐妹一共四人,他的父亲排行老二,上面一个大哥,下面一个弟弟一个妹妹。

不过,陈敬家的关系和陈家大伯一家关系并不好。

“可可,我们回家。”

“爸比先走,可可在后面跟着,可可要和哥哥姐姐叔叔阿姨们介绍我和爸比的家乡。”

小姑娘拿着手机,对着镜头露出甜甜美美的笑容。

直播公屏上网友们的留言一条紧接着一条。

【宝贝,太可耐啦,爱啦爱啦。】

【好想拥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宝贝,可可,妈妈爱你。】

【可可,你可不可以让你爸爸出镜呀,我们好想看你爸爸哦!】

……

直播观看人数目前一直稳定在六百人左右。

有进的有出的。

“不可以哦,可可的爸爸不能给哥哥姐姐们看哦,可可要保护爸爸。”

屏幕上忽然间绽放出一朵玫瑰花,可可笑嘻嘻道:“谢谢姐姐的玫瑰花,不过,我爸爸说过,大家不需要送礼物哦。”

小姑娘甜甜的,直播间的人简直要晕倒了。

【好乖的宝宝。】

【姐姐打伤的不是花,那是对你的爱,宝贝,亲亲。】

【哇哦,这里的景色真的好美好美,好像是世外桃源一样,如果每天能来这里看可可直播,在公司当牛做马的我肯定信心倍增。】

【楼上正解,纯天然的美和那些翻工的商业景区能一样吗?生活在这里一定是天堂。】

可可边走边和直播间的哥哥姐姐们聊天。

陈敬已经回到家中。

刚到院落内,他便看到大伯陈振刚绷着老脸坐在院子里。

一同在这里的还有他的小儿子陈康。

“陈敬哥,你终于回来了,好久不见。”

陈康龇牙一笑,兴冲冲的走过去,张开双臂就要抱陈醉,而陈醉也没闪躲,兄弟俩互相拍拍后背。

“陈康,你好像瘦了。”

以前的陈康很壮,壮的有些发胖。

如今的陈康有一种健美感,许是在家里做农活的缘故,肤色被晒成了古铜色。

陈康很爱笑,咧嘴一笑牙齿白白的,是个阳光小伙!

有些不好似的陈康挠挠头,还要说什么的时候,后面传来一阵咳嗽声。

陈敬递给陈康一个眼神,陈康无奈的耸耸肩。

“大伯,进来身体可好?”

陈振刚冷冷一撇,上下打量着陈醉。

“城里混不下去了。”

“爸,人各有志,在城里未必自在,外面再好,哪有咱们的家乡好。”

陈康跟着过来,就是担心自家爹犯浑。

陈康的好意,陈敬知晓,他并不生气,坐在一边石凳上,云淡风轻似道:“在城里还是在家乡,这些是我做了深思熟虑的决断,大伯不必担心。”

他的说辞,陈振刚并不在意,反而不断的冷笑:“你在城里怎么样跟我没关系,我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后山的那块地我不会还回去。”

田地的问题。

陈敬看了一眼陈振刚,态度强硬,摆明了不愿意还回来。

后山的那块地是当初爷爷给陈敬家的。

还没有到真正的分地时,陈家爷爷去世。

口头上的承诺陈振刚不承认,坚决将地要去。

陈敬的父亲不愿意和自家兄弟闹矛盾,便说暂时给他们耕种。

两家的矛盾多时地和钱闹腾的,陈敬不慌不忙的给陈振刚倒了一杯水:“大伯,那块地是爷爷给我的。”

“哦?那又怎么样,你爷爷说的,有证据吗?万一是你乱说,我也要给你!陈敬,在村里生活,兄弟间的帮衬是很重要的。”

这句话略带威胁,陈敬几乎是立刻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一旁的陈康左右看看,有点插不上话。

“大伯的这句话的确没错,兄弟之间不应该闹不和,外人瞧见也不好,所以后山的地要不要其实都无所谓,大伯,我以前是在城里,如今回来总不能不种地吧!”

陈敬的话令陈振刚的脸色一点点的变化。

眼神及其的不善。

陈敬权当没看到,继续笑着说:“我想用小河坝的地换大伯手中后山的两块地。”

一言出,陈振刚和陈康父子两人意外的盯着陈敬。

出乎预料的答案,他们怀疑自己听错了。

“陈敬,你不是在开玩笑?”

“不是!”

小河坝的地土质优渥,那是一块肥田。

也是陈振刚一直觊觎的,没想到陈敬竟然用肥田换两块最次的土地,没种过地的人就是不懂里面的门门道道。

“好,一言为定!”

“嗯,大伯,立个字据吧。”陈敬笑道。

伸手不打笑脸人,陈振刚虽然不满,但也无可奈何,这小子在城里学的滑头的很。

立好字据后,陈康笑道:“陈敬哥,以后有事尽管吩咐。”

他和陈康的关系不错,便点了点头,陈振刚冷嗤。

外面的可可看到陈敬处理好事情后,便揣着手机走进来。

“爸比。”

小姑娘的出现,引起陈家父子的注意,陈康惊喜的过去想去捏捏她的小脸,可可连忙躲开。

伸出手摆了摆:“男女授受不亲。”

“小丫头,懂得真不少,陈敬哥这就是你女儿?”

“可可,这是大爷爷,这位是陈康叔。”

陈敬的介绍,可可一一喊人,小陈康笑呵呵道:“陈敬哥,你女儿长得真可爱,像你一样好看。”

被人称赞的可可嘻嘻笑道:“女儿随爸,陈康叔叔有眼光。”

“哈哈哈……”

一直沉着脸的陈振刚瞅了一眼可可,起身对着陈康说:“回家。”

说完便背着手,率先走了!

陈康无奈:“陈敬哥,我改天再来看你和可可。”

“去吧!”陈敬道。

一边的可可坐在石凳上,说:“爸比,大爷爷好像不喜欢我。”

小孩子是敏感的。

陈敬安慰的抱起可可:“人生在世,总有喜欢自己,也有人不喜欢自己,咱们是为自己活的,不必在意旁人的眼光。”

可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陈敬笑道:“可可长大了会明白的。”

“好!”

陈敬下一步要做的是种植,后山的那两块地的确贫瘠,可他有系统在啊!

他最看重的是后山的地远离人烟,可以当做试验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