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这是我女儿

【可可妈在此。】

【楼上的给爷爬!】

【依稀看到的自然风景,乡村的风景太美了吧,主播能不能照照全貌。】

【是呀是呀,我最喜欢乡村空气,城市的空气很差,我们这里的霾很重。】

陈敬看了看上面的弹幕后,轻声笑了笑,声音沉稳自然。

【多谢大家的支持,刚回到农村老家,收拾结束后会重新直播,今天先下播,明天见。】

陈敬虽然没有露脸,耐不住声音好听,吸引不少的女粉。

关掉直播后,可可好奇的凑上前:“爸比什么时候开始直播的,有没有拍上可可?可可好不好看?哎呀,爸比为什么没有提前告诉可可,万一直播间的哥哥姐姐不喜欢可可怎么办?”

小丫头着急的捂着小脸。

“哥哥姐姐们都很喜欢可可,他们夸可可很乖很听话,还是一个小仙女。”

可可撒下手,惊喜的盯着陈敬,期待道:“真……真的吗?”

“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

可可害羞的嘻嘻一笑,抱着陈敬的手机捣鼓着。

十分钟后,门外传来很陈振发的声音。

正在刨地的陈敬丢下铁锹,走到水井前冲了冲手。

“三爷爷好,这位女士就是我三奶奶吗?”

可可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看着慈眉善目的王桂香。

王桂香典型的农村老太太,嗓门洪亮,笑起来时毫不做作扭捏。

她亲昵的抱起可可:“对,我就是你三奶奶,你就是可可吧,长得真俊,跟你爸一样俊!”

陈敬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家这位三婶,颜控本性一点没变。

“三奶奶快放我下来,可可很重的,会压坏三奶奶的。”

“我们可可一点都不重,漂亮的小仙女三奶奶喜欢的紧。”

王桂香很亲可可,可可也很喜欢王桂香,好像不是第一次见面。

大概这就是隔辈亲吧,陈敬便没有多说其他。

两人带来了一些生活用品,陈敬十分感激。

聊天时,陈敬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今后他会留在清溪村,不会在离开。

陈振发没有谈别的,只道:“我和你三婶是农村人,没什么文化和见识,有句话三叔想告诉你,不管你做任何决定,我和你三婶永远支持你,但是陈敬,莫要自己后悔。”

“我明白!”

这是他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两人闲聊时,提到了清溪村。

由于远离城市处在深山中,发展一直是滞后迟缓的。

这也是清溪村大部分年轻人为何年年出去不愿回来的原因之一。

陈敬想靠自己的能力为村子做点什么。

陈振发夫妇没有在这里用午饭,稍作停留便走了。

田里还有农活要做,山里人靠的就是山和田。

“爸爸去做饭,可可想吃什么?”

“爸比做什么,可可吃什么!”可可甜滋滋道。

陈敬温柔的点点头。

哎,自从有了女儿后,他彻底成了一个没脾气的人。

灶台前,陈敬舀了两碗水倒在锅里,先煮点稀粥,做什么菜呢?

三叔带来的是自家种植的黄瓜和西红柿,新鲜,但长势都不咋样,弯曲小巧,不好卖。

陈敬忽然间想起一件事。

“系统,首次直播,我的大礼包呢?”

“大礼包已经掉落,宿主请查收。”

陈敬点了一下控制面板。

【精品蔬菜种子一包,精品泉水一瓶。】

拿到手后,陈醉仔细的打量一番。

系统出品的东西,肯定是最好的。

陈敬放好东西,简单的做了一道菜,凉拌黄瓜番茄。

父女两人在庭院中吃饭,陈敬的注意力一直在庭院中。

先把这些蔬菜种子种植在院中,也好瞧瞧系统出品的东西到底如何!

吃饭时的可可打了一个哈欠,陈敬放下碗筷:“吃完去睡觉。”

“昂。”

赶了一天的路回到农村,再有精力的孩子也有疲惫的时候。

陈敬哄睡孩子后,拎着铁锹将院内的土再次翻了翻。

种植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程序步骤挺多的。

番茄种子一旦种下,需要育苗、种子消毒、苗床建立、分苗、花芽分化、苗期病虫的除害,再是定植苗。

一系列的过程非常重要。

他虽是农村出身,但在某些过程中,并不熟悉。

陈敬想着要请教一番三叔。

种下番茄种子青菜种子后,陈敬摸了摸小瓷瓶。

滴了一些在水盆中,一同浇在地面上。

陈敬满意的点点头,洗漱结束后,回房休息。

第二天。

天还未完全亮,不断的鸡鸣声响彻在整个小山村内。

或许是才到了一个新地方,可可感觉到十分新鲜,她在陈醉做饭时,起床洗漱。

“爸比,我的牙刷刷呢?”

“堂屋最高的桌子上,爸爸帮你。”

可可连忙阻止,认真道:“我已经不是小孩子啦,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

可可找到牙刷和水杯,走到水池边接水。

陈敬欣慰的看到这一幕,养孩子也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拎着斧头的陈敬走到西面墙角,抡起斧子劈柴,在乡下还是柴火烧的饭好吃。

“爸比,我帮你拾木头。”

已经洗漱干净的可可,穿着干干净净的背带裤跑过来。

陈敬看到她一头散发,立刻扔下斧子。

“过来,头发扎一下。”

“哦,好的!”

可可跟在后面。

陈敬搬出一张小凳子,可可坐在上面,陈敬自从当爹后,在扎头发的技术上日渐增高。

“爸比,我想要蜈蚣辫。”

“OK。”

陈敬一个大老爷们,当年可不懂什么发型,随意点帮她绑起来就行,后来孩子长大了,开始爱美爱俏。

他这个当爹的,开始了慢慢学习扎辫子的道路。

很快的,陈敬编好蜈蚣辫,拿起精致的小发卡家在辫子上。

拿着小镜子的可可左右照了照,心满意足的嘻嘻一笑:“谢谢爸比,我出去玩了。”

“不准去水边,别跑太远。”

“知道啦,啰嗦的陈妈妈。”

陈敬失笑的摇摇头。

回头戳了一眼地面上的柴火,哎,又成了他一个人。

饭菜在煮着,陈敬端盆泼水时,忽然间僵在了原地。

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东边墙下位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