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又见杜子腾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364字
  • 2022-04-24 14:29:44

“柳川同学中午好啊,来,这边坐这边坐。”

教学楼的天台上,杜子腾颇为讲究的从带着的大背包里拿出一块餐布铺在地上,然后邀请柳川和她一起在其上就坐。

“今早不巧事比较多,来晚了,让杜老师您久等了。”

虽然很想尽快解决掉督导委员那档子事,但柳川也没忘了昨天和杜子腾约好了要一起吃饭。此刻面对着杜老师的热情招待,柳川也不矫情,大喇喇坐在了他的对面。

依旧是空荡荡的天台,依旧是寂寥的两人和一个三层的大便当盒,要说和昨天两人初见时有什么区别的话,就是现场多了一块供两人席地而坐的餐布。但可真别小看了这一丢丢的差别,就是这多出来的一块餐布让原本单调的进食多了几分温馨感,就像是两人真的在野餐露营一般。

“昨天没啥准备,贸然请柳川同学你吃饭是有点唐突了,好在今天在下是做好充足的准备了。”坐定之后,杜子腾又从大背包里拿出一份全新的餐具递到了柳川面前,“这饭盒是家里备用的,我今早拿热水洗过好几次了,柳川同学你可以放心地用。”

“额,那真是谢谢杜老师了。”

看着杜子腾递到眼前的餐具,柳川只得苦笑着接过。

按目前这个情势来看,杜老师是打算把柳川发展成他的长期饭友了。可问题是搭伴吃饭这件事讲究的更多是个缘分,不能只凭某人的一厢情愿。的确,柳川今天是来赴约了,但这是因为昨天他答应了杜子腾要来,这并不意味着今后的日子里他打算继续跟着杜老师混吃混喝。

开玩笑呢不是,柳川好歹也算个已经实现财富自由的小开,能差这点饭钱?

好好陪杜子腾吃个饭,然后再好好道个别,这是柳川原本的打算。

可今天的杜老师表现得实在是太热情了,热情到柳川只能一直被动接他的话,一时根本找不到可以转换切入的话题。

“柳川同学要喝点什么么,橙汁,可乐,还是啤酒?”

在把餐具递给柳川后,杜子腾又从包里拿出了好几种饮料,看来做好充足的准备这句话,确实不是一句虚言。

“不用不用,杜老师您太客气了!”

柳川摆手示意,他实在是应付不来这种热情。

“不喝饮料啊,看不出来柳川同学还是蛮注意健康和养生的嘛。”

被拒绝好意的杜子腾也不生气,呵呵一笑道,

“那就直接吃饭,希望今天的菜色也能合你的口味。”

说着杜子腾搓了搓手,轻巧而又郑重地打开饭盒的盖子。

随着饭盒的打开,食物的香气一下弥漫开来。

最底下的那层还是装着香喷喷的白米饭,但和昨天一层水果一层配菜不同,今天上面两层都装满了配菜。

中间那层大概是咖喱炖肉,咖喱的味香气非常浓郁,色泽看上去也很亮丽,至于具体炖的是牛肉猪肉还是鸡肉什么的,柳川一时还看不出来,但不管是啥应该都会很好吃。

至于最上面的那层则是密密麻麻排着十多个肉饼,单从外形看应该是包裹着面衣的炸肉饼,在制作的时候可能参考了日式可乐饼的做法,金灿灿的排列整齐的肉饼看起来很是诱人。

柳川在吃的上面并不讲究,简单来说就是没什么特别的喜好,几万块的高档料理和几块钱的街边小吃,对他来说都是个吃。

可此刻面对杜子腾带来的两道菜,柳川却不禁被勾起了馋涎,肚子也很合适宜的咕咕叫了起来。

“来,来,来,先吃饭。”

听到柳川肚子的叫声,杜子腾只是微微一笑,也不说破,只是照旧分了一半米饭在柳川的饭盒里。

而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柳川再说什么也不合适,一切还是等吃完饭再说。

和柳川预想的一样,不管是土豆牛肉还是炸可乐饼,味道都相当不错,和那种人均一两百的日料店里的水准大差不差。而不知为啥,在天台上和杜子腾一起吃饭的感觉,比和朋友在日料店里吃还要好上不少。

到底是为什么呢?

难道是因为有女儿亲手做的便当之类的亲情加成么?

“杜老师你家闺女的手艺不错啊。”

待得饭和菜都被两人吃的七七八八了,柳川可算是找到个由头感慨道。

“柳川同学谬赞了,哈哈。”

杜子腾虽然客气了一句,但听得出来,对闺女的做菜手艺被认可,他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那个,杜老师,我有一个疑问,不知道该不该问。”

柳川扒拉掉最后几口饭,斟酌了一下说道。

“嗯?是想问我闺女的事?”

也不知算不算心有灵犀,杜子腾在柳川问出口后随即反问道。见柳川点头后他仔细打量了一下柳川一阵,而后微微摇头,似是叹息道,

“不妥,不妥啊?”

“啊?”

柳川见杜子腾反问自己还以为他接下来会娓娓道来家中的情况,但等了好一会,居然等来了两声不妥,这一下给柳川整不会了。

“柳川同学确实一表人才,和在下也算投契,只是...”

杜子腾又叹一口气,

“只是据在下所知,柳川同学心已有所属。”

“既然心已有所属,何故另问佳人耶?”

“...杜老师你脑洞有点大了。”

柳川一时无语。

不过说又说回来起来,现在眼前的那是谁啊,那可是能编出《周瑜斩蛟》的杜子腾杜先生啊,脑洞大点完全能够理解的。

“啊?不是看上我闺女了?哦哦哦,抱歉抱歉,是在下唐突了。”

见柳川尴尬无言的模样,杜子腾也意识到是自己闹了个乌龙,于是道歉道。

“小误会,不要紧。”

柳川淡然回应,随即他又想到一个问题,追问道,

“对了,杜老师,你刚才说我已经心有所属,是因为,那个视频?”

原本以为视频那事在学校发布禁令后已经算是结束了,但如今看来情况并不如柳川所预想的那么乐观。

毕竟就连杜子腾这种之前和自己没啥联系的人都记得这事的话,学校里对此保留记忆的只怕是大有人在。虽说这个事件的另一个主角,沐流儿,此时已经转学了,虽说到最后,柳川也不明白自己对沐流儿到底是个什么感觉。

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份感觉里有很大一部分是感到亏欠,柳川绝不希望沐流儿人都离开了还会在菰城这地方留下所谓的污点。

“嗯?什么视频?不就一张照片么?”

和柳川预想的不一样,杜子腾对他所说的话也有些迷糊,只见他拿出自己的手机,操作了一下,然后递到了柳川面前,

“柳川同学,不是我倚老卖老啊,秀恩爱这种事,在公共场合总归是不好的。”

“嗯?照片?”

感觉在鸡同鸭讲的柳川,接过杜子腾的手机一看。

啥玩意?

杜子腾的手机画面上显示的菰城学院贴吧的一个帖子,除去非常夸张的标题外,这个帖子里的配图让柳川的右眼狂跳。

这不就是自己刚在图书馆和王珏拉拉扯扯的照片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