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13陷入彀中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281字
  • 2022-04-18 15:47:48

这回王珏倒是没有再拦柳川,对她这种一直循规蹈矩的人而言,在图书馆大声喧哗已经是非常出格的行为了,怎么都做不出来知法犯法还死不悔改。

而侥幸摆脱了王珏纠缠的柳川也没有选择去校长室。在写检讨书的时候,他仔细分析了现在的状况。单从校规上来说,柳川并不存在拒绝担任临时督导委员的权利,现在跑去向校长表明态度或许可以收获点同情分,但也仅限于此了。阴校长在听完他的控诉后十有八九就是宽慰几句,然后依旧会让他先当这个督导委员试试。毕竟这好歹是学生会长一力催动,加之当事人班主任也认可的举荐,在非原则的问题上,校长也不好随便拂了别人的面子。

所以,真想要摆脱督导委员这个职务的话,相比去说服阴校长,说服蒋傅盛反倒会更有用一些。

可蒋傅盛那人,真的是这么容易能被说服的么?

很蓝的吧...

想到这里的柳川不由叹了口气。

打从他进主席团的那天,一直到现在,柳川始终都搞不清楚这位学生会长究竟在想些什么,又想要做些什么。

一般来说,一个人去做一件事都是有他的原因和理由的,加入主席团这件事更是如此。

来这的人要么是为了在学校期间的各项考评更有优势,比如挣得奖学金或者以后的留校任职的优先权。这类人在主席团里的占比最大,柳川的同班同学庄伯尧就在此类人中。要么是为了能借主席团成员这个身份达成一些个人的目的,比如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又比如勾搭勾搭单纯不懂事的学妹之类,这一部分人没前一部分的人多,但肯定也是有。还有一部分人是像柳川一样,为的是应付一下家里的安排,这类人就相当少了,至少在柳川在主席团的一年里,没发现自己的同类。

而蒋傅盛,却不在以上的任何一类人中。

要说他很有权利欲望吧,并不是,虽然他是学生会主席,但亲力亲为的事并不多,很多事也由得几个副主席自行处理。要说他无为而治吧,也不是,对学生会的有些安排,他完全是一意孤行,甚至不会去考虑性价比。

嗯?你让我举个例子?

现在对柳川的举荐不就是最好的例子么?

强扭的瓜不甜,但他却非要扭。

这样一个人,真能让他收回成命么?

柳川完全没有把握。

可没有把握,也得做啊!

他掏出手机,翻看了一会通讯录。

这里面并没有蒋傅盛的电话。其实原本也是有的,只不过柳川在退出学生会后就直接给他删了。

这又算啥,自作孽么?

也不能这么算吧,当初的柳川哪能想到未来有一天自还得去求这个家伙呢?

手指微移,在李石楠这个名字上,柳川按下了拨出键。

“嗯?是学弟你啊,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是考虑好了么?”

电话那头的李石楠倒是显得很平静,说来之前她是有说过,如果柳川改主意想加入主席团可以随时联系她来着。

“学姐好,不是这事,我是想向学姐你问下,蒋傅盛的电话。”

柳川尽量让自己的情绪趋于平静。现在的情况很明显,李石楠对蒋傅盛举荐他的事肯定是知道的,之前让他给校长送过去的文件十有八九就是那份举荐书,已经是属于敞开天窗说亮话了。

“学弟你啊,这么固执干啥。”

“人各有志吧。”

“你说服不了他的。”

“我知道,但我还是想试试。”

“......”

“行吧,你也别打电话了,我替你转告给他,给你们约个时间当面谈谈吧。”

“那,谢谢学姐了。”

“嗯,等我消息吧。”

随着电话的挂断,柳川长吁了口气。

虽然明知道现在做的多半是无用功,但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不去垂死挣扎一下总不能死心,所谓尽人事听天命。

话分两头,就在柳川为不当督导委员这事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菰城学院学生会主席,蒋傅盛,此刻在三号食堂开了个包厢,正在很是悠闲惬意的品尝着美食。

作为菰城学院里档次最高的食堂,三号食堂是有包厢服务的。包厢的种类还不少,有适合举办生日会之类的大包厢,有适合几个好友偶尔搓一顿的中包厢,也有蒋傅盛现在开的,只能供两人相对而坐的小包厢。

这种小包厢,又名情侣包厢,顾名思义就是向某些特定人群开放的,毕竟相对而坐,触目所见唯有彼此还是很有些诗情画意的。

蒋傅盛有女友么?菰城学院没人知道答案,不过这也不重要,毕竟如今在蒋傅盛对面坐着的并不是什么美女萌妹,而是学生会的新晋杂役,崔安安。

“崔少这几天过的可还习惯?”

可能是知道这里包厢的隔音系统确实好,蒋傅盛说话显得没啥顾忌,他探过身想给崔安安斟了一杯酒,但崔安安却用手封住了杯子,阻止了他的举动。

“挺好的,蒋会长不用对我这么客气。”

原本挡着别人不让倒酒是很无礼的一种行为,不过崔安安态度上的谦卑中和了这种无礼,恰好不会使人生厌。

“不合口味?哦,是我唐突了,忘了崔少还没成年,又怎能喝酒呢。容我自罚三杯,自罚三杯。”

蒋傅盛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己的杯中倒满白酒,随即便是一饮而尽。

崔安安在一边看着他的表演,对蒋傅盛的牛饮行为也不作劝解,待得他将自罚的三杯酒喝完,方才开口道:

“蒋会长约我来这,不会只为了喝酒聊天吧?”

“当然不是,今天主要是我自己嘴馋了,顺便带崔少尝尝正宗的南方菜嘛。”

喝完三杯白酒的蒋傅盛毫无醉意,乐呵呵笑道,

“别看这学校别的不咋的,这食堂做的杭帮菜可是一绝,崔少千万别客气啊。”

“谢蒋会长的美意,我现在还不饿。”

崔安安端起桌上自己的杯子浅啜一口。

杯中,只是白水。

“哈,崔少你这人啊,别的都好,就是凡事都太正经了,吃喝玩乐也不耽误正事不是?”

见崔安安始终一筷未下,蒋傅盛稍稍收起笑容,他从身侧放着的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崔安安,然后说道,

“崔少你交代的事,已经给你办好了。只是,我有一个问题,崔少能给我解惑么?”

“蒋会长尽管问。”

崔安安结果信封,眼睛略微一亮。

他并没有打开信封,但对蒋傅盛的态度比之一开始的淡漠明显好上了不少。

“为什么要牵扯到他呢?”

蒋傅盛将话问出口的瞬间,崔安安拿着水杯的手微微一滞。

两人相视一眼,仿佛有电光闪过。

“蒋会长之后会知道的。”

崔安安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微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