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11逼上梁山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347字
  • 2022-03-18 14:13:29

人的一生中,每个时期的运势都是不同的。

运势这东西,往深了点说是封建迷信,但简单理解的话,就是逃脱不了的好运和霉运。

刚刚开学那会,我们的柳川同学是去哪哪就触发副本,根本没个消停,到最后柳川干脆是摆烂认命。

那时的柳川,是被一张名为桃花的大网所罗织。

现在,桃花暂时应该是没了,但柳川觉得包围周身的大网还是没有撤去。

如今,包裹着他的大网,名为权利。

柳川看着收起来的一沓纸条,有些无奈的敲响了秦老师办公室的门。

“请进。”

距时隔大半年重新踏足主席团还不到一天,同样是时隔大半年,柳川又一次来到了菰城学院的教导员办公室。

和半年前差不多光景,六个老师一个的办公室,柳川的班主任秦老师在最里面。

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和自我意识过剩吧,柳川在经过别的老师的办公桌前的时候,感觉他们都有意无意的注视着自己。

半年前的自己,应该是会微笑应对,然后和他们说句老师好的吧,毕竟那时的柳川顶着天之骄子的名头,在师生间的风评都很好。

可半年过去了,面对着同样的注视的目光,柳川却感觉非常扎人,让他只想快点逃离。

好在,就算在办公室的最里面,秦老师的办公桌,也不远。

“秦老师,这是你要我收的意见条。”

柳川很恭敬的把手上的那沓纸条放在办公桌上,然后后退一步,静候秦老师的批示。

秦老师抬了抬眼镜,也不看柳川交上来的纸条,像是闲话家常道:

“嗯,好的,辛苦了。柳川你也别站着说话,随便坐吧。”

“啊,好。”

柳川是真不想在这多待,但老班都开口了,该给的面子还是得给的。

教导员办公室别的不多,多余的椅子还是有的,柳川就搬了一把,坐在了秦老师的身边。

“前几天看你精神不太好,现在是恢复过来了么?”

说闲话家常,秦老师是真的闲话家常,他一边随意翻看着柳川交上来的纸条,一边和柳川搭着话。

“之前是有些我自己的问题,现在好多了,谢谢秦老师关心。”

柳川算是从容应答。

“嗯,能恢复过来就好。你们年轻人呐,遇到事情容易着急容易冲动,老师我年轻时候也差不多,这种需要时间的磨砺,你多历练历练,也就好了。”

秦老师看来是很有和柳川详聊细聊的想法,原本还在翻看纸条,聊了几句后就把别的事情放下了,端正坐姿直面着柳川,

“柳川同学,我是一直很看好你的,你办事很妥当,责任心也强。柳川同学,既然你有这个能力,把它用在更恰当的地方不是更好么?”

“秦老师你谬赞了。”

听到秦老师这么说,柳川的心是拔凉拔凉的。

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之前那些人是劝自己回学生会,按现在的这个场面看,秦老师怕不是想让自己重新去当班长了。

当然,柳川是知道秦老师一直是有这方面的想法的,但现在提出来还是让柳川感觉到非常变扭。

就很怪吧这玩意,一下子成了香饽饽的感觉,要知道一天前自己还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废人状态啊。就好比是一个游戏,版本是要更新的,但也没这么快的吧。更新太快很容易让人产生逆反心理,原本可以轻易收割的韭菜可能也要坏菜。

“唉,你这个人呐,应该更积极向上点的。”

秦老师叹了口气,有些无奈道,

“周舟这孩子吧,听话是听话,但做事不知道变通,庄伯尧呢,心思又太重,我们班里,还是你最适合当班长。”

“那个,秦老师,我打断一下,如果说是班长的话,徐帆同学肯定是比我更好的人选。”

秦老师说的周舟是现在班里的班长,柳川现在也是在当他的背锅侠。

柳川知道秦老师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因为在柳川离开主席团,卸任班长后,秦老师已经和他谈了不少于五次,那么多次谈心后,柳川以为秦老师已经放弃了,谁知今日又旧事重提。

不得已,柳川只好拿老大出来挡枪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虽说是拿来挡枪,但徐帆的能力和魅力确实在自己之上,排除个人意愿的话,徐帆确实才是最适合当班长的那一个人。

“徐帆?那不一样的...”

可能是沉浸在情绪里,秦老师在措辞上没太注意,在说到一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不对。

他偷瞄了柳川一眼,见柳川没发现他说话有什么不妥后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柳川,

“之前学生会的蒋同学来过我这,这个是他给你的。”

“哈?”

蒋傅盛,他又搞什么飞机?

有事短信电话不能说,还弄个大信封给自己的班主任,有病啊?

柳川是真的不想接这个玩意,但秦老师已经把这东西放在他面前了。

“看看吧。”

班主任如是说道。

行吧行吧,也没啥可怕的吧。

柳川不想去招惹麻烦,但面对躲不了的麻烦,还是不吝于去接受并解决的。

信封很薄。

柳川拆开。

里面的信纸更薄,只有两页纸。

其中一页是...举荐函?

依照校规里,学生会主席的特许举荐权,举荐我当学生会的临时督导委员?

蒋傅盛你是不是有什么大病?

我不记得以前在主席团的时候有惹到过你啊?

另一页就更荒唐了。

举荐函好歹是电脑打印,还盖着学生会的公章的。而另一页居然只有手写的四个大字。

“欢迎回家”

emmmm...

这有点恶趣味了吧。

“蒋同学的这封举荐函是一式三份的,一份留存学生会档案,一份在这,还一份应该已经递呈给校长了。”

就在柳川被这两页纸整的有点凌乱的时候,秦老师非常配合的来继续补刀了,

“程序上来说,蒋同学的举荐是正式且合理的,我这已经通过了,校长那边应该也会批准。”

“秦老师,不会说,他举荐你们同意我就非当这个什么督导委员吧?”

柳川在试着反抗,

“没有硬弓上霸王的道理的吧?”

“是霸王硬上弓,柳川同学,而且,这里可是菰城学院。”

秦老师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潜在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菰城学院嘛,没那么正规没那么讲人权的啦。

“卧槽?”

柳川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什么叽霸学校啊这是。

“老师之前劝你回班委也是因为这个,柳川同学不想掺和这类事老师我也理解,也不强求。但这次既然要回学生会了,那么多个兼职也好,你不妨再考虑考虑。”

秦老师倒是没在意柳川的粗话,他的话说得很和缓,但字字诛心。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

在柳川本人并不知情的情况下,不得不去学生会当奴才了?

这么离谱的剧情作者是怎么想出来的啊?!

嗯?说到举荐函的一份要递交给校长?

难道?

正在柳川感觉到事情并不简单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