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10庄生搞事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386字
  • 2022-03-16 11:00:00

“雷雨第二幕,第三镜,开始。”

随着中秋节的临近,各个班级准备的节目也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

原本么,柳川班里准备的节目是话剧《雷雨》,话剧这种东西只需要参演的几个人好好负责就行了。但班主任老秦觉得就这样只有少数几个人参与的话体现不出集体荣誉感,同时也担心演话剧的那几个同学闭门造车没法好好用心。于是乎,今天特地把全班同学都叫到了一块,演的人好好演,不演的人就负责看和挑刺。

柳川他们寝室自然也被叫来了。

不过大伙虽然能理解到秦老师的良品用心,但对于挑刺的任务却都是兴致寥寥。都到这份上了,没几天就要上台表演了,真挑出刺来又能如何,难不成还能换演员么?

就好比庄伯尧演的周萍,那么多的台本台词,换一个人的话表演前根本背不下来。

话剧的表演算是中规中矩,演员们吐词清晰,而得益于话本本身的普及性,观众也能明白他们究竟演的是个什么的东西。至于情绪啊,语调什么的也不好太去苛求了,大家是金融专业,不是戏剧专业,真能表演这么专业谁还来菰城学院啊。

总的来说,就是观感一般,平平无奇,和柳川一开始预计的差不多。

“说起来,老大,我记得雷雨这话剧表演完得好几个小时吧,能有这么长表演时间,还是到时选一段上去演?”

观摩了一会话剧后,柳川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准确来说,演完雷雨需要四个小时。”

徐帆微微一笑,给柳川解释道,

“表演肯定是要演完的啊,不然我们班不连基本的苦劳都没了么?”

“这次的中秋大会的开幕式虽然也在体育场,但这次参加表演的班级那么多,就算每个班的表演时间只有五分钟,一天时间也是不够的。所以在各个班级提交表演节目的时候,学生会就做了初步删选,适合舞台表演的就在体育场表演,别的节目就在自己班里进行,由管七海旗下的员工负责实时跟进。”

“哦哦,原来是这样。”

本来柳川还好奇为啥依庄伯尧这么精明的性格怎么会选择话剧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节目,还亲自披挂上阵,这一个失误丢脸可是丢大发的啊。

但如果节目不在大舞台表演,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这后面的可操作性那是不要太大,对庄伯尧而言,基本就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了。

“我要一个人离开家,过后,再想办法,跟父亲说明白,把你接过来。”

饰演周萍的庄伯尧在棒读着台词,这表演,实在是有些辣眼睛。

“也好,那么今天晚上你也只好到我家里来...”

和庄伯尧对戏演四凤的是洛欣雨,也算是柳川的一个老朋友。

因为暗示商其双自己在追求她,柳川曾怀疑洛欣雨和之前偷拍事件有关,但一则柳川没有什么实证,二则洛欣雨实质上也没表现出特别奇怪的地方,昨天柳川整理未接电话和信息的时候确实也有洛欣雨发来的,但只是关于这次班级活动的通知。

可能是我多心了吧。

这是柳川现在的判断。

相较于庄伯尧,洛欣雨的演技明显好出不少,这也可能是因为洛欣雨演十八岁的四凤算是本色出演,而庄伯尧确实驾驭不了三十岁的复杂得多的周萍。

“好了,大家辛苦了。”

随着第二幕的结束,秦老师先问候了几个演员,然后转向围观同学道,

“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说说,今天让大家就是来集思广益的。”

意料之中的一片沉默。

“都没看法的么?那你们几个自己说说看感觉吧。”

见观众沉默,秦老师又把问题扔回给了演话剧的同学。

“秦老师,那我先说几句。”

这个时候,庄伯尧还是很上路的,他先环顾周围一圈,然后清了清嗓子,

“首先,感谢秦老师和同学们的信任,能让我和雷雨小队的同学拥有这个代替班级表演的机会。这几天,我们小组一直在为怎么演好这部话剧所努力,据我所知,饰演老爷的方启新同学,更是把学习之余的所有时间都投入到了磨练演技上面...”

说话间,庄伯尧向方启新点了点头,被提及的后者有些害羞,但非常感动。

虽然是同一个班级,但大学的班里分小团体是非常常见的事。庄伯尧组建雷雨小队的时候选的基本都是和他关系不错的那些同学,尤其是这个方启新,更是他的头号拥趸。

这点其他的同学都是心知肚明的,但大部分同学都没什么意见,毕竟你的那伙人真出力为集体拿下了荣誉,该有的褒奖别人也不至于眼红。

可现在庄伯尧的说话方式却让相当一部分其他同学有点不爽了,你真要获得了什么成果那还好说,才施试演了一次就像在邀功请赏,什么玩意儿?

“但虽然我们都付诸努力了,但各位同学们应该也发现了,至少到现在,我们的话剧还不够完善,还有着很大的进步空间...”

不知道是不是意识到之前的话术有些问题,庄伯尧及时变换了话题,

“秦老师今天让同学们来观看我们试演,应该是希望大家的意见,能够更好的督促我们雷雨小队进步...”

“但我也知道,如果是要求同学们当面提出意见的话,不少同学可能会不好意思,或者也会产生不必要的矛盾。”

“因此,我倡议进行一次不记名的意见征集,而后再由秦老师和我们雷雨小队择优而录,同学们,觉得如何?”

庄伯尧毕竟是在主题团混到副主席的人,在揣摩老师心意和综合实际情况作出方案的方面还是很有几把刷子的。

这段话看似是说给同学们听,征求大家的意见,但稍微有点见识的就明白,这话完全是说给秦老师听的。

秦老师不是想集思广益但没人应承么,那好,庄伯尧就现弄一套方案包您满意。

“庄伯尧同学的倡议挺好的,那个,班长,你组织一下,收一下匿名建议条,之后送我办公室来。”

果不其然,秦老师在听到庄伯尧的提议后,根本没管什么同学们商量不商量的,直接就下达了指标。

这本也正常,也在大家的意料之中,花个几分钟写个纸条,也没人会去弹压。

可秦老师在说这话的时候,却稍稍出了点纰漏。

也不知道是不是潜意识,他口中虽然说的是班长负责收纸条,但目光所向,看的却是柳川。这个行为导致的直接后果,是全班人包括室友在内的几十道目光,跟随着七七汇聚在柳川的身上。

什么情况?

正和室友解释中午要去天台赴约的柳川被这个情形吓了一跳。

但凡班里有些事,班主任要求班长处理是很正常的事。

好巧不巧,金融专业的正牌班长正好被学生会叫去开会了,秦老师可能是忘了这茬,想找班长找来找去找不到就找到了柳川身上。

曾经的班长,也是班长嘛。

都这个情况了,负责收纸条的活计,就这样落在了柳川的身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