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6有点难绷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385字
  • 2022-03-12 10:03:00

“是你?”

发觉原本以为是小偷的人是柳川后,王珏倒是收起了去找把扫把揍人的心思,不过她看向柳川的眼神还是警觉,口气也是相当的不友善,

“你怎么会在这?”

“来帮忙跑腿的。”

柳川向王珏展示了一下自己手里的文件,然后把李石楠让他帮忙跑腿的事大致跟面前这位学姐解释了一下。

不过,依王珏在他讲述缘由时毫无波动的眼神来看,她是一点都不认可柳川的这个说法。

“柳川同学,你还记得校规里是怎么规定的么?”

果然,当柳川说完后,她顿时板起了脸,义正辞严道,

“非学生会工作人员,不得接触或诱导他人接触学生会相关文件资料,违者依情节轻重处以警告,严重警告,全校通报批评,性质及其恶劣者,记大过,留下观察...”

“打住打住,学姐,没那么严重。”

见王珏马上又要搬出一整套校规校训来,原本打算不和她多做纠葛的柳川还是忍不住开口打断道。

“这次是不严重,但下次呢,歪风邪气决不可长。”

王珏并不在意柳川打断她的话,但她此刻看向柳川的眼神居然带着点心痛的意味,也不知是不是有些恨铁不成钢,

“你之前也是主席团的干部,应该是更明白这个道理的。李石楠也是,怎么能让你来办这事,还是去校长室,要是让校长知道了,校长该怎么看主席团?”

校长哪会在意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啊?

柳川暗自腹诽。

按自家徐老大的说法,咱们的阴校长精明着呢,精明的人最擅长什么,不就是装糊涂么!

可这道理柳川懂,但他也明白自己不可能说服得了王珏。眼前的这个学姐,是古板,严苛到有些神经质的那类,其恐怖程度甚至能媲美他高中时候的班主任。

大学了,老师们都不怎么管你了,居然还能遇到这种管你管得这么过界的学姐。

柳川之前选择离开主席团,一方面固然是不想浪费时间在那些无意义的勾心斗角上,但其中是不是有几分想要远离王珏这个人,他自己也不好判断。

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王珏的这种性格,是相当不讨人喜欢的。不单是柳川,主席团的其他人,包括蒋傅盛在内,哪个没被她膈应过?是以,虽然这位王珏学姐长的也不差,但在主席团和学校里的风评,居然比被称做“校鸡”的李石楠还要更差一些。

“李石楠的东西你给我吧,我拿去校长室。你的话,给我写个检讨的保证书,如果不再犯的话这次也就算了。”

见柳川一直默然,王珏大概觉得他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居然破天荒的决定网开一面。

“哦。”

柳川深知配合从宽,抗拒从严的道理,很老实的把手中的文件递给了王珏。

虽然李石楠是拜托他把这东西带到校长室,但在柳川看来,这件事交由主席团副主席王珏来办肯定比自己更为合适。

此刻的柳川也意识到李石楠让自己办这事确实有些违和,也许她是明知道王珏就在主席团,但就是不想这事经过王珏的手。这可能有点阴谋论了,但也可能就是事实的真相。不过不管有没有这回事,单从柳川自己的立场来看,他是不想掺和到主席团的明争暗斗里的。再说就算把这东西转交给王珏,也算不上对不住李石楠的委托。

大概,没错吧...

“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交接完东西后,柳川试探着问道。至于王珏让他写的什么检讨保证书,他是不打算写的,王珏学姐虽然有点死板,但也不至于追着自己要这份毫无卵用的保证书吧。

“走什么走?还有事问你呢,这办公室门锁着你怎么进来的?”

王珏检查了一下文件,发现并没有拆开的痕迹也是送了口气,但这并不妨碍她对柳川继续“审问”。

“石楠学姐给的啊。”

柳川被问的有些无语了。

我都说是李石楠让我来拿东西的,钥匙当然是她给的,难不成你觉得我还能从哪偷来钥匙不成?

“这个李石楠,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王珏皱了下眉头,

“你把钥匙也留下吧。”

柳川老实把钥匙也交了出来。

“行了,现在你可以走了。”

王珏如此说道。

柳川如蒙大赦,忙不迭的离开了办公室,但王珏却是和他前脚后脚出来,并把办公室的门重新锁好。

一时有些错愕,但柳川很快反应过来。

哦,她是要去校长室送东西。

“保证书的话,给你一天时间,记得手写,到时我会来跟你拿。”

在留下这么一句话后,王珏离开了。

柳川闻言苦笑。

得,是自己小看她了。

她还真是会追着自己要保证书的那种人。

此刻的校长室内,阴有功正在招待贵客。

还是三十万元一斤的茶叶,和当时招待沐天行的是一个规格。

“果然是好东西啊。”

校长室的沙发上,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轻嗅了一下茶香,一脸享受的样子。

“哈,杨老弟是懂行的,别看就这么半斤茶叶,老头我为了这不知花了多少功夫多少人情呐。”

阴校长笑呵呵的坐在沙发的另一边。

和面对沐天行的恭敬和战战兢兢不同,阴校长面对这位杨老弟的时候就显得很是自然,还向对方显摆了一下自己的茶叶是如何的得来不易。

这次虽然也是贵客,但更多的应该是朋友。

“被老哥你说的我都舍不得喝了。”

杨老弟哈哈一笑,把茶杯放回茶几上,

“一会再好好品老哥你的好茶,先来谈正事的,我之前说的那个侄子。”

“啊?侄子?”

阴校长阿了一声,似乎有些懊恼,

“看我这记性,一时都给忘了,是叫崔,崔什么来着?”

“崔安安。”

“哦,对,对,崔安安。”

阴校长一拍脑门,作恍然大悟状,

“这娃儿我之前见过了,嗯,是个有上进心的好孩子。”

“老弟你放心,你侄子我已经安排进我们学校的主席团了,先历练个一年,之后当个会长啊主席什么的都没问题的。毕竟是老弟你的侄子嘛,能力上,品德上,我都信得过。”

“老哥你啊,何必跟我来这套呢?”

阴校长这么明显的表演痕迹,杨老弟当然看的出来。

安排关系户进学校的关键部门,不说每个学校都是如此吧,但确实也是很常见的现象。这种事当然是违规的,被查到的话说不准是要被双规的。所以,哪怕是暗地里,也不好太明说。

徐帆说阴有功是装糊涂的高手。

那是肯定的啊,换谁在校长这个位置,也不能不装糊涂。

但再能装糊涂的高手,面对某些情况也是装不了糊涂的。

就比如,杨老弟现在向阴校长说的这句话。

“老哥,我这次来主要是相向老哥你道个歉。其实呐,崔安安并不是我的侄子。”

听到这话的阴有功,眼神顿时变了,连话也说的不利索了:

“你,那,他?”

杨老弟伸出两根手指,一根指了指北方,另一根指了指天上。

阴有功的瞳孔巨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