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4一个学弟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314字
  • 2022-03-10 14:30:00

“辛苦大家了,先休息会,我已经安排人去领盒饭了。”

菰城学院的体育馆里,庄伯尧带着田径部的猛男们在中央演讲台的区域热火朝天的干了两个多小时。

之前也说过,菰城学院的体育馆足够大,不管有什么大型活动都是在这里举行的。此时离开学典礼只过了不到一礼拜,因为知道之后要进行中秋大会的缘故,布置好的演讲台并没有拆。

不过中秋晚会到底和开学典礼不同,前者的演讲台只需要宽敞明亮,方便与会的师生能听清让台上领导的发言,而后者的舞台因为要承接几十个专业进行表演的缘故,抛开布置的风格不说,舞台的坚固程度和安全系数是需要进一步提高的。

庄伯尧和田径部的猛男们如今干的就是这码事。

检查舞台,加固地基,敲敲砌砌,十来个汉子两个多小时的工作量,可算是把能容纳上百人表演的舞台大致给加固翻新了一遍。

当然,这也仅仅是舞台的加固和翻新,具体的布置还没算。这也不能怪田径部的猛男们不够努力,毕竟他们就是被主席团拉来当苦力的。辛辛苦苦干两个多小时体力活就换一顿盒饭,要是没有为学校服务或许有额外加分的诱惑,谁会去干啊?

“赏脸一块吃个饭?”

安排好田径部的猛男休息后,庄伯尧走到舞台旁,对老早已经坐在那休息的某个人笑着说道。

在那休息的,自然便是柳川。

有一说一啊,柳川可不是抱着磨洋工的心思来的。他的本意是也想为舞台的搭建出一份力,可哪怕柳川的体力不错,打架也行,和田径部那些五大三粗的猛男们还是没得比的,相互配合起来也颇有些事半功倍的感觉。

这方面柳川是个敞亮人,知道自己确实不行也不会为了面子去死撑,干了十分钟不到就乖乖到一旁休息去了。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既然人已经来了,哪怕帮不上忙,哪怕做不了事,只要你继续待在这,肯定比直接走人大家面子上都来的好看。

柳川虽然对庄伯尧没啥好感,但对林峰观感还是不错的,于是便老老实实坐着,打算等他们干完活,再和林峰说一声告辞再离开。

这属于很基础的社交礼仪,也是柳川一直很讲究的礼仪。只不过没想到的是,还没等他去和林峰告辞,庄伯尧就来和他搭话了。

【怎么今天都是找我吃饭的?】

柳川不由腹诽了一句。

但既然别人都到你面前了,不给回应也不行。

“可以容许我拒绝么?”

柳川轻笑。

这话半是在开玩笑,半是真的在拒绝。

和人一起吃个饭对柳川来说不是个事,哪怕一起吃饭的对象是陌生人也没啥问题。柳川和杜子腾老师熟么?根本不熟,但这完全不影响今天中午他们在天台上对一份便当分而食之。

那么柳川拒绝庄伯尧的理由就很简答了---他,是真的,不喜欢庄伯尧这个人。

喜欢一个人也许不需要什么理由,但讨厌一个人的话,理由真的可以有很多。毕竟挑毛病这码事,基本上人人都有天赋。

是不爽庄伯尧长得比自己帅?还是不爽庄伯尧抢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位置?

这些原因不能说完全没有,但真要说更关键的原因的话,大概是之前柳川还在主席团的时候,庄伯尧的一些表现让柳川觉得,这个人功利心太重,做事也圆滑得过了头些。

当然,要想在主席团混得好,庄伯尧这种性格和表现不单没有任何问题,反而是加分项。

事实也是如此,不到一年就当上了副主席,不出意外的话,还是明年学生会主席的最热门人选,虽然在天朝,大部分大学的学生会权利不大,也就是个摆设,但就算是个摆设,一般学生对学生会主席还是有些敬畏,这个职务也确实能给自己在学校里谋取更好的福利。

“不方便的话当然不强求,不过柳川同学上次都没来聚餐,这次就一起吃个盒饭,不至于这点面子都不给吧?”

庄伯尧还是笑呵呵的,看不出心里具体在想些什么。

他提到的是之前迎新时候,柳川带着洛欣雨和柳晟落跑的事。当然,那件事本质来说根本不是落跑,只不过柳川懒得跟他解释得那么明白。

“呵,副主席的面子当然还是要给的嘛。”

柳川这次倒是没有拒绝。

他这么说并不是在意庄伯尧所谓的面子,只是因为他并不是傻瓜。从一开始庄伯尧让他帮忙搭台,到现在留他吃饭,要说庄伯尧没有点别的事情想和自己说,谁信呢?

不过至于具体是什么事,既然庄伯尧都不急着说,柳川自然也不急着问。

不急不急,跟他耍耍。

“盒饭来咯!”

正思量间,一个略显清脆的声音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辆装着便当的手推车,看着这车摇摇晃晃的模样,估摸着至少装了三十多盒便当。

帮忙搭舞台的虽然只有十来个人,但田径部猛男的饭量比一般学生肯定是要大的,庄伯尧在这方面还是考虑的周到的。

“吃饭,吃饭,谢啦。”

“不错,鸡腿挺大的啊。”

“......”

大抵是真的饿了,猛男们都不客气的拿起便当就地吃了起来。

“庄学长,这是你的。”

手推车在猛男堆里兜了一圈后推到了庄伯尧和柳川的面前,直到这时柳川才算看清了推车的人,一个清隽到有些消瘦的少年。

“还有这位学长的。”

看着递向自己的两份盒饭,柳川略一琢磨,只拿了上面的一份。

“啊,忘了介绍了。这位是崔安安同学,今年刚进团里的。”

庄伯尧给两人互相介绍,

“这位么,是柳川同学,安安你喊他学长也行,前辈也行,之前也是团里的。”

庄伯尧所说的团,是学生会主席团,那个柳川相当无感的地方。

“哦,柳川前辈好。”

崔安安听了庄伯尧的后,选择了后一种称呼,并向柳川友好的伸出了手。

“你好,不过以后叫学长或者柳川就好,那个称呼我不太喜欢。”

柳川礼貌性的和崔安安握了握手,但也丝毫没有隐藏自己对主席团的恶意。

“是我唐突了,前辈这个称呼还是由学妹叫出来才更有感觉吧?”

崔安安似乎是刻意曲解了柳川的意思,不过他的这个反应,让原本不太在意这次社交的柳川稍微对他产生了点兴趣。

这个学弟,似乎不像外表看起来这么质朴简单啊...

不过话说回来,刚开学就加入主席团的人,如果不是像自己之前那样的暗箱操作,就是本身抱有很大的功利心的吧,不简单,也正常。

嘛,不简单就不简单吧,认识个学弟而已,又不是妹子,难道还能再整出个支线出来?

此刻的柳川并没有意识到,奉行经验主义教条主义的下场,往往会很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