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3偶遇熟人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479字
  • 2022-01-25 13:00:11

待得杜子腾真的走远后,柳川静下心来分析了一下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大概算是了解到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自家丫头准备的便当,令人惊惧的分量,如果每天都是如此的话,对杜子腾老师来说确实也是一种折磨吧。

如果你非要说把便当直接倒掉也不是不可以,但这种辜负闺女心意的事,没几个爹地会干的吧。与之相比,把食物分享掉的负罪感相对就轻得多了。

想到了这一节的柳川不由好笑。

没想到自己今天蹭个饭还变成做好事了。

明天的话,答应杜老师再蹭一顿饭倒是没问题,但如果说让他当个长期吃白食的,柳川肯定也接受不了。

毕竟,也不可能一直来天台吧。

毕竟,总得走出去的吧。

作为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人,偶尔消沉一段日子是完全可以被理解也完全可以被原谅的。但凡事都讲究一个量,过犹不及的道理柳川也是懂的。

【看来是不能偷懒了呢】

柳川心中默念。

原本他是打算再多休整几天,想想明白的,但偏偏这么凑巧在天台休整的时候遇见了杜子腾。

天台这个据点是不能再待了,但明天直接落跑也有点对不起杜老师。

那就,再苟一天吧。

在明天的这时候和杜老师也好好道个谢。

也是亏得他吧,让自己不得不更早从自我放逐中走出来。

一念及此,柳川也没了继续在天台睡觉的兴致了。

他掏了掏衣服和裤子的口袋,发现只有饭卡和寝室的钥匙。

说来,前两天的自我放逐够狠的啊,居然直接戒网了,甚至连手机都没带。

那,要不先回寝室去拿手机?

嗯,也不用那么急吧...

柳川现在本能的有点排斥手机,因为他很清楚,只要自己拿回这东西,肯定又要牵扯出一大堆的事情,而那些事情,绝大部分都是属于不管不行的。

明天再说,明天再说。

柳川否决了去寝室的打算。

现在的状态挺好的,柳川并不想浪费可能余生仅有的逃离社交圈的一天。

离开天台,漫步校园,偶尔擦肩而过的也是不认识的同学。

这种超然物外的状态挺好的。

可人活于世,又有几个能够真的超然物外的?

要是古时候,还可以找个荒山野岭去当隐士,可现在土地都国有制了,不管你躲哪都躲不过卫星追踪了,想当隐士是完全没有门路了。

这个道理,柳川当然懂。

他现在看似是随心漫步,实则也是在梳理明天要面对的诸多事宜。

今天不拿手机,一方面确实是不想直接去面对那堆破事,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能有多一天的缓冲期。

首先是要和给刘成龙打个电话,道个歉。

虽然本意是不想节外生枝,但在知道了沐流儿就是刘少的相亲对象后还对他隐瞒自己认识沐流儿这件事总归是自己的不对。

现在回想起来,要是自己在发现这件事的时候,就和车里和刘少摊牌,是不是就没有了之后闹心的医院篇,沐流儿是不是也就不会走了?

明明知道开诚布公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途径,却总免不了自作聪明觉得就算隐瞒下去自己也HOLD得住,自己可以。

可真的行吗?

行个屁!

最后搞得一地鸡毛,枉费刘少之前还一口一个柳哥叫得真心。

这么幼稚的自己哪配当别人的哥呢,完全就是弟弟!

之后,是和寝室里的兄弟们当面好好道个谢。

虽然这两天绝大多数的时间柳川都没和室友在一起,但室友暗中替了他做的那些事,柳川也是或多或少有些感觉的。

柳川之前在菰城学院里的一年里最大的收获,可能就是这几个好兄弟。

再之后,自己和金子晗好像有几天没联系了,也不知道比赛失利后她现在的直播情况怎么样。

虽然在自己的帮助下,金子晗在批站的决战孤儿院区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主播了。可初具雏形的粉丝团其实是很脆弱的,直播界的内卷又是那么的严重,那些体量比金子晗大的多的主播,不也有不少是因为一点疏忽就被封杀了么?

柳川当然相信自己的同桌不会犯那些原则性的错误,但网络世界里可不是只有好人,要是金子晗真的遇到黑子和喷子那种恶意抹黑举报的行为,她应付的来么?

是的,柳川这么想可能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但金子晗直播的成长,有很大一部分是源自他的推波助澜,帮人帮到底,这也是柳川的处世之道了。

至于别的,管七海之前提的那个中秋才艺展示大会的,据说班里已经在准备了。身为班级的一份子,完全不知道班里打算弄个什么节目似乎也有点说不过去。

再别的话...

柳川摇了摇头。

到这里他也懒得多想了,因为再想下去也没有用。不管是世界还是事态都是动态的,在不断变化的,明天他能把前面几个想到的事处理好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借让一下,借让一下。”

就在柳川暂时理清思路的时候,随着几声急促的呼喊,有好几个人向他迎面走来。

那是几个看起来颇为健硕的男生,有背着物件的,也有合力抬着物件的。而柳川此时,正挡在他们前行的路上。

本来嘛,作为一个讲道理的人,柳川遇到这种情况肯定是会主动让开的。

但今天的他却没有让。

因为就算还隔着挺远,柳川还是认出了这个队伍最前面的那个汉子。

黝黑的肤色,健硕的身材,除了那个人外根本不做他想好么?

“林峰。”

柳川冲对面呼喊了一声,为首的汉子听到喊声后加快了脚步,几步就来到柳川面前,正是他的同班同学林峰。

“啊,川哥,嗯,好。”

林峰是个很少见的单纯质朴的汉子,见到柳川的他想和柳川来个击拳礼,但无奈此刻他的双手都拿着东西,你说为了打招呼就把东西放下明显也不太合适。于是林峰在略微诡异的扭动了几下身子后终于憨憨的向柳川问了声好。

“啊,是柳川同学啊?好久不见。”

这时候,别的几个汉子也到了柳川跟前,这里面大部分的人柳川都不认识,但刚才发生的那个人,柳川是认识的。

不单认识,甚至可以算是熟悉。

庄伯尧,柳川的同伴同学,学生会现任的副主席。

说起来确实是挺久没见了,上次和他有交集还是在迎新活动上?

哦,开学典礼的时候,应该也在同一个班级的方阵里,不过那天没和他说话,可以忽略不计。

“好久不见了,庄同学。”

柳川对庄伯尧这个人没好感也没恶感,但因为柳川之前也是主席团的一员,还是不太想和这个人打交道。

“那啥,柳川同学你现在有空么?我这正好有点缺人手,你看,能不能来帮帮忙?”

庄伯尧也并不知是不是没察觉到柳川话语里的冷淡,向柳川半是诉苦半是解释道,

“现在中秋活动快到了,整个学校都忙,学生会那点人根本顾不顾来。这不,又下通知说要开始搭建舞台了,这哪还有人啊?我都只能去田径部借了!”

柳川听着庄伯尧的诉苦,再看了眼周围这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

看来在自己不闻天下事的两天里,学校里这个中秋大会的热度很高啊。

至于让他帮忙搭舞台这事...

咱虽然有点武力值,但干这活计也不专业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