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1这事有点怪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517字
  • 2022-01-23 18:18:00

“号外,号外,菰城学院最新八卦,早来早知道咯“

菰城学院的贴吧里,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帖子。

虽然到了2019年,贴吧这个社交平台总体来说是已经没落了,但学校类的贴吧依旧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们扩列和找乐子的地方。

前几天柳川和沐流儿的帖子在几个小时就盖了上万楼也说明了至少在菰城学院,学生们还是挺闲的。

当然,火的帖子毕竟只是少数。

就像这个帖子虽然起了个煞有其事的标题,但帖子的主人在发帖后却一直没有继续跟新内容,让本来满怀好奇心想进来看看到底有啥八卦的学生失望不已,在留下了些无图言叼,兰州烧饼之类的跟帖后就又散去了。而这个帖子,也被无数新帖淹没,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我说晟哥,没必要吧?”

菰城学院新闻社的活动室里,李飞心不甘情不愿地把原本编辑好的帖子删除,忍不住向面前的人抱怨道,

“晟哥你也在这待过,咱讲点言论自由嘛。”

“少来这套,你挖别人的八卦我不管,整到我哥们头上就不行。”

柳晟推开了李飞递来的烟,在确认了一下这小子没有偷偷备份后,方才好言说道,

“你也理解一下,我们家那个少爷最近正愁着呢,你这个时候整个什么转学秘闻出来,不是成心和他过不去么?”

“这个不许,那个不让,真不知道咱这新闻社有个啥意思。”

李飞虽然嘴里嘟囔着,但还是依言关了电脑。他这么做一方面确实是给自己的老领导,柳晟一个面子,另一方面,从之前校方对偷拍事件的处理看,柳晟口中的那个少爷是相当的有背景,李飞自己就一普通大学生,也害怕惹到惹不起的人。

今天是2019年9月7日,沐流儿离开菰城的第三天。

沐天行的办事效率是很高的,既然他要带沐流儿回杭城自然是把转学的事宜也给一并处理好了。虽说大学生的转学流程并不简单,不单需要双方学校的同意,还需要报备省教育厅审批,但到了沐家这个层次,在这件事上来个特例特办也说得过去。沐天行之前来菰城的时候留了阴校长的电话,如今一个电话过去,阴校长便答应这事由他全权处理。

让秘书整理投递几个文件,和沐流儿的班主任稍微沟通几句,再把因为沐流儿离开而空出的床位补满,因为沐流儿本身在菰城学院就参加了一个开学典礼,和班里的人都不怎么认识,想消除她存在过得痕迹非常容易。

至于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偷拍事件,哪来的偷拍事件,完完全全是谣言,你看我们学校里有视频里的这个女生么?

总之,在校领导的有意为之下,这个屁股擦的很干净。沐流儿就像从来没有出现在菰城一般,除了,在一个人的心里。

“同学你好,请问我能坐在这里么?”

半迷蒙间,柳川听到了一个似乎有点耳熟的声音。

这里是教学楼的天台。

柳川以前不是很理解为什么在漫画或者小说里,学校里的人总喜欢往天台上跑,但真当自己在天台待了两天后他才明白这里的好处。

首先,当然是安静,其次,当站在天台触目远眺的时候,确实可以一抒胸中惆郁。

那天他是被老大开车接回来的,按照柳晟之后的讲法,那天的他和傻了一样,到了寝室后一句话都不说,他们一个不留意就发现他已经躺倒在了床上。

柳川不记得自己那天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明明那天自己是不该睡着的,可那时候,一种累了毁灭吧的情绪完全占据了他的大脑,是的,他在逃避,他不想去面对沐流儿已经离开的这个现实。

只有他和沐流儿才知道,在最后的最后,他是抓住她的手的。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抓她的手,可她反而挣开了。

柳川不记得那个瞬间自己在想什么。

是后悔,还是不舍,或者是应了那句老话,人呐,只有当失去之后才懂得去珍惜?

到最后,他不想她走了,当她不得不走。

这玩意,是不是有够讽刺?

是不是就如当初自己满怀心意准备向三九表白时,看到的却是她留下的一张便笺一样的讽刺?

呵呵。

人间,不值得!

从三九离开到沐流儿离开,之间发生的事如同走马灯般在柳川的脑海中再次浮现。这段时光可以说是柳川从小到大的经历里最最忙碌,可累的像条狗一样又能如何,看似做了很多事可到头来却发现原来自己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呵呵。

人间,不值得!

既然无论去做什么都没有意义,那干脆躺平得了。

第二天醒来的柳川就是这么干的。

饭照吃,课照上,但原本和室友的互动没了,空闲的时候,柳川回来到这个天台,就一个人,待很久很久。

柳川的这种不正常状态自然引起了室友的担心。

柳晟和任翔就很怕柳川会不会因为这次的事患上了玉玉症之类的心理疾病。再者,单独待在天台上这种行为太不合适了,万一有个想不开,或者不小心滑倒了,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

相比另外两个室友,徐帆对柳川显得更有信心。

在他看来,柳川只是一时还没转过弯来,最终还是能够恢复如初的。

不过嘛,治愈心伤这回事他们几个室友是帮不上忙的,只能靠柳川自己。真要说他们有什么能做的事的话,就是像柳晟刚才做的那样,帮柳川净化一下客观的环境,毕竟要是让柳川再看到沐流儿这个名字,天知道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

于是,柳川这两天在天台上待得是很惬意的,惬意到甚至不小心睡了过去。

“随便坐,天台又不是我家开的。”

被打扰到睡觉的柳川也不生气,现在的他对啥事都是没所谓的态度。至于会不会因为一句对话开启新副本这回事,他也无所谓了。

就算真有新副本,不接也就完事了。

柳川睁开了眼睛,怪不得之前觉得说话的声音有点耳熟,原来现在在他面前的肚子疼老师,哦,不,杜子腾老师。

“啊,杜老师好。”

无所谓的心态不会改变基本的礼仪,况且柳川对杜老师之前的授课还是很中意的。

“嗯?这位同学上过我的课啊。”

杜子腾依旧穿着他招牌的“睡衣”,但看得出来能被学生认出来,他也是挺高兴的。

天台很大,柳川之前睡着的时候是在正中间的,现在柳川起来了,杜子腾也没必要挨得很近。

他在柳川不远处坐下,将手中提着的东西放在了身边。

这是个有点像饭盒的东西。

嗯,柳川眯着眼又看了会。

不是有点像,完全就是饭盒啊。

之前他不敢确定是因为这年头谁还特意带便当啊。

“啊,这位同学吃饭么?要不一起?”

杜子腾注意到了柳川在盯着饭盒,但让柳川没想到的是,这位杜老师居然很是有点热情。

“不用,谢谢杜老师,我不饿。“

理所当然的拒绝,柳川可不想平白受人恩惠。

“不用客气啊,看你睡到现在肯定还没吃饭吧。”

杜子腾呵呵一笑,接着说出了一句让柳川惊诧异常的话,

“正好我家那丫头做的也多,我也吃不完。”

哈?

柳川看向杜子腾的颜色顿时变得有些怪异。

杜老师话里的丫头如果没有理解错的话应该指的是他的女儿。

可杜子腾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哪来的能做便当的女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