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65段位不够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128字
  • 2022-01-19 11:30:11

卧槽,真来这套啊?

看着眼前一副你拿了钱赶紧滚意味的沐天行,柳川心中真是有万千匹羊驼飘过。

这种韩剧的展开,真是要多恶俗有多恶俗。

可问题是,韩剧里面,男女主不说私定终身,但至少得两情相悦吧。自己和沐流儿完全不是这种情况啊。

沐流儿是喜欢自己,也对自己表白了。

可自己呢,虽然要说自己对沐流儿全无感觉是自欺欺人,但自己和她的关系还远没到需要家长拿钱砸断的程度吧?

被蛇咬事件在一定程度上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和沐流儿说先从朋友做起也是柳川的主意。柳川的本意是想让这段感情先沉淀下再看看,让彼此双方也冷静冷静、毕竟做决定很容易,但人在冲动时候做的决定事后多半是会后悔的。

可人算终归不如天算,之后事情的发展完全是超纲脱纲的。

柳川到现在也没能理解,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自己非得和沐流儿的父亲面对面的?

当然,目前这情况虽然糟糕,也并非没有好处。

沐流儿她爸不是让自己拿了钱滚么,自己就按他说的收下钱,让沐流儿他爸把她带回杭城,彼此不再相见,不也省的自己继续在这段感情上举棋不定了么?

自己不是喜欢三九么,自己不是不想和沐流儿更进一步么。现在答应他爸的要求,不就直接解决问题了?还是一劳永逸的那种。

可,这不对啊。

就像在看韩剧时我们会去痛恨棒打鸳鸯的家长,这种因为一己的好恶去决定别人的人生的行为完全是恶霸的行径。

就因为我是你爸,我觉得你现在喜欢的人不对,我就替你赶走他。

站在沐天行的角度来看,这很正常,谁愿意自己的小公主蒙尘呢?

可站在沐流儿的角度呢?她会希望受到自己父亲和喜欢的人的联手欺骗么?这得是多么残忍的行为?

“请容我拒绝。”

柳川回答,在经过深思熟虑后。

气氛瞬间静寂。

沐天行的眼神一下子冷了下来,他并没有直接说话,只是用手指一下一下扣打着桌面,这种沉闷的响声,像是一声一声扣在柳川的心里,让他说不出的烦闷和恶心。

“小子,我认为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扣打了不知多少声后,沐天行终于开口了,柳川也从这种压抑的气氛中解放出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年轻人,你要明白,我现在并不是在和你商量,而是,告知。”

沐天行说着点起了一支烟,他的面容在烟雾笼罩下迷蒙不定。

“呼---”

柳川渐渐停止了喘气,他甩了甩头,让自己能够更清醒一点。

说真的,和这种大佬对峙真不是人干的活,没点心理素质的撑不过一个回合就得缴械投降。

不过,这也亏得沐天行对柳川恶感不深,甚至某些方面还有些欣赏,这也是他愿意和柳川坐下来谈话的原因。要是柳川在电梯里,或者刚才露怯的话,他才懒得和柳川多说,早就直接甩一张支票,然后走人了。

“沐叔叔,这么称呼您可以么?”

见沐天行对此不置可否后,柳川接着说道,

“虽然您说来这只是告知,但既然您坐在我的对面,相信您也是想听我说些话的。”

“你可以继续。”

沐天行吐出一个烟圈,示意柳川接着说。

“首先澄清一点,我和您女儿并不是男女朋友,所以您所说的那些,从根本上就弄错了。”

柳川构思了一下说道。

“不不不,年轻人,我之前说的是让你配合我,你也只需要配合我,别的不是重点,OK?”

沐天行轻蔑一笑,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中。

“行,确实是我失言了。”

柳川知道和这种老江湖打交道不容易,没想到才一开口就被对面来了个下马威,不过他也不气馁,坦言失策后接着说道,

“沐叔叔您能这么快从杭州赶过来,相信也是很心疼您的女儿的。确实,我现在可以答应配合您,您也可以带您女儿回杭城,但将来的某一天,如果您女儿发现今天发生的一切,她记恨我不要紧,但如果因此记恨上了您...我想,这也不是您希望发生的吧?”

“小伙子,不错嘛,还懂得以退为进。”

沐天行哈哈一笑,逗乐道,

“不过年轻人,你觉得是我这个爸爸了解女儿呢,还是你这个认识没几天的家伙更了解她?”

让XX飞里的黄老爷说过。

虾仁,还要猪心,好可怕啊!

柳川现在差不多就是这个感觉。

说真的,他一个没啥阅历的青年,凭什么去说服像沐天行这样的商界巨鳄呢。

就凭一腔热血?这不搞笑么?

“你们年轻人总爱说什么自由,理想,爱情,说白了还不是受社会的毒打还不够。”

见柳川一时无言,沐天行接着说道,

“你们可能觉得父母给你安排的路不是你们想要的,你们可能觉得一个人在世上最重要的是自我,你们这些人啊,都是被西方那些所谓的自由思想给毒害了。”

“中华五千年传承,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孝是排在第一位的。古人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著有二十四孝,我们也不提什么替父而死了,现在的人,连好好听句爸妈的话都做不到了?”

“在爸妈和朋友之间,选择更相信朋友?哈,你们这么做对得起含辛茹苦养育你们几十年的父母么?”

辩论的最佳效果就是把别人的话说完,让对方无话可说。

柳川和沐天行现在虽然不是在辩论,但本质也差不多。在柳川因为第一句话感到迟疑后,沐天行接二连三提出自己的论点,一遍一遍加固自己的防线,让柳川更加无从插嘴。等到一会柳川回过神来,也是大局已定,只得投子认输。

但柳川也并不是没有机会,沐天行的本职是企业CEO,忽悠人的本事虽然有些,但真和那些传销里的讲师大忽悠比起来还是有不少差距的。

他刚才的话术虽然一波接着一波,但却偷换了概念,要是柳川发现这点,至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呆若木鸡,毫无建树。

但这也怪不得柳川,说别的还好,要说父母关系的话,柳川自己也是一团糟,刚才沐天行的一席话,让柳川也陷入了对父母的愧疚感里,又遑论反击呢。

至此,胜负已分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