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61爸是爱你的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458字
  • 2022-01-15 10:15:03

“爸,您怎么来了?”

看着从病房外走进来的那个男人,沐流儿微微一惊,连忙把自己已经拨出的电话挂断。

鼓起勇气给柳川打电话是一码事,但在父亲面前给柳川打电话又是另外一码事,后面这码事,至少目前的沐流儿还办不到。

“我不能来么?我能不来么?”

沐天行在进屋前敲门一方面是礼貌,另一方面也是在做心理准备。

要说自己的这个闺女,自打来了菰城这个破地方就没个好,不是被野小子亲了还拍了录像,就是莫名其妙受伤住院。自己这次来先不提带不带她回杭城,至少也得跟她好好说道说道,让她能长点记性。

是的,沐天行原本是这么打算的。

可当他看到躺倒在病床上,脸色略有些苍白的沐流儿的时候,原本准备好的那些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都不重要了】

坐在床沿上的沐天行看着沐流儿,眼中尽是慈爱。

【别的怎样都好,什么都比不上女儿的安全和健康重要】

“沐叔叔,我先出去了,您自便。”

对沐天行,项羽还是尊敬的,也知道现在该留出点空间给他们父女俩。

“辛苦小羽了。”

沐天行微一颔首,待得项羽走出房门,重又把目光聚焦在沐流儿的身上,

“怎么,我都在这里了,你还不准备跟我好好解释解释么?”

“爸...”

沐流儿闻言不由有些慌乱,低下头不敢去看沐天行的眼睛。

自从偷拍事件之后,沐天行每天都会打很多电话给她,但她却一次都没接过电话。

这倒不是因为她和父亲之间的感情不好,事实上不论是沐天行,还是沐流儿的妈妈,自小到大对沐流儿都很是溺爱。沐流儿本身也很懂事,并没有因为父母的爱而恃宠而骄,而是一直都把自己能做的事都做到最好。自小到大,沐流儿都是同龄人之中的佼佼者。可爱,乖巧,懂事,无论是怎样的词汇用来赞美她都是恰到好处。这样的沐流儿,说句天之娇女也毫不为过。

可也正因为如此,当发生了那样的事时,沐流儿在第一时间根本不敢去接沐天行的电话。她很清楚爸爸是因为什么事情才会打电话给她,但她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该如何面对一直深爱着自己的爸爸妈妈。

他们,一定是会失望的吧...

自己变成了一个坏女孩...

自己是不是让他们感觉到丢人了...

真的,真的,她不敢去想象父母露出失望的目光...

“傻丫头...”

看着沐流儿像鸵鸟一样耷拉着脑袋,本来就已经气消得差不多的沐天行更是不忍再跟她说一句重话了。

“哪受伤了,现在好些了么?”

他轻抚着沐流儿的脑袋,眼中尽是慈爱。

“右腿这边,一点小伤,现在已经不要紧了。”

沐流儿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敢跟沐天行说她的伤口是被蛇咬的。尽管她也知道这事根本就糊弄不过去,待会只要沐天行一看病历本,一切都无所遁形。

可,能拖一会是一会吧,现在的沐流儿还没调整好状态来面对自己的父亲。

况且,要是被爸爸知道是自己是因为柳川的照看不周才被蛇咬伤的,父亲肯定会记恨柳川的。

哎哎哎,怎么自己又想到柳川身上去了呢?

沐流儿不禁暗自苦笑。

今天自己来菰城明明是想在这件事上做个了断的,可怎么到头来,自己好像变得迷恋起柳川来了呢?

不管什么事都会不自禁去联想到他,甚至开始在意起自己的父亲是否会对他有不好的看法,这完完全全是着魔了啊...

这,难道就是别人常说的恋爱脑了?

“再小的伤也不能马虎大意,受伤出血最怕的是伤口感染,你叔小时候就是磕破了皮没注意,最后得了破伤风,结果,哎...”

沐流儿的心理活动沐天行自然不会知道,这位杭城的商界巨鳄不经意间说起陈年旧事,一时也有些意兴阑珊。他算是白手起家的富一代,年少时的条件自然不像沐流儿这般优越,乡下农村的小孩嘛,磕磕碰碰很正常,本人不在意,家长也不关心,可他的弟弟,沐流儿的叔叔,正是因为那看似微不足道的伤口,最后染上破伤风而撒手人寰。

就算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每每想起这件事来,沐天行总会陷入自责之中,这也是为啥他听到沐流儿受伤住院会显得那么激动的一个重要原因。

他是真的怕啊,多年之前他失去了弟弟,他可不想多年之后自己又失去了闺女。

不过,应该是自己想多了吧。

如今的医疗水平,和沐天行小时候不可同日而语。而且沐流儿现在的状态,看起来也挺好的。

终归,是自己多心了吧?

就在沐天行觉得自己火急火燎赶来确实有点小题大做的时候,床边椅子上挂着的一件外套吸引了他的注意。

嗯,就是柳川之前借给沐流儿挡腿的那件外套。

沐天行可不是笨蛋。

在沐流儿病房挂着的带血的男式外套,女儿今天莫名其妙的受伤住院,还有刚在住院楼下看到的那个小子。

把这一切,串联在一起。

是那小子害我女儿受伤的!

这是显而易见能得出的结论。

“爸...”

沐天行突然的沉默让沐流儿感觉有点不对,等她发觉自己的父亲正盯着柳川的那件外套看的时候,沐流儿更是心慌不已。

可现在的她很慌乱,在叫了一声爸后根本不知道该和沐天行再说些什么才好。

“这件衣服...”

沐天行站起了身,走近拿起了挂在椅背的外套。

凑近看了他也更确信了,差不多正好就是刚才在楼下看到的那个小子的尺寸。

“是朋友,借..我...我的。”

沐流儿有些不敢用目光直视沐天行,现在她的心态有点像偷吃零食被抓包的小孩。

“是朋友呢?还是男朋友啊?”

沐天行控制着情绪,,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稳。

看着女儿局促的神色,他心里已经明白了个七七八八。

自己这丫头肯定是喜欢上楼下的那个小子了。

沐天行此刻的心情是复杂的。

首先,就像之前说的,身为一个父亲,肯定不会喜欢自己女儿的第一个男朋友,这种感觉就像自己种的小白菜有一天被猪拱了一样难受。可另一方面,沐天行也很宠沐流儿,对女儿的一些决定,他都是支持的,不然也不会专门给她成立个音乐公司。

就这方面来说,沐天行并不打算干涉沐流儿的感情。

门当户对,很重要,也没那么重要。

就沐天行来说,女儿看上的王子还是乞丐,其实没啥区别,只要他愿意,把乞丐装点成王子,根本不是难事。说白了,这些都不重要,他也不关心,他在意的是自己的女儿和她选定的那个人在一起之后能够健康,开心。

那个小子的话,五官端正,也有些正义感,也还行吧。

虽然沐天行在住院楼门口对柳川放过狠话,但他对柳川的观感并不算差。

当然,他也不会这么简单就认同沐流儿和柳川交往,必要的考验和观察还是不能少的。

他这么想着,放下了柳川的外套,注意力又转到摆放在小几商的病历本上。

说来,女儿到底是因为什么情况受伤的他还不清楚呢。

他翻开了病历本。

而后,瞳孔巨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