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59反目但没完全反目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343字
  • 2021-12-19 10:59:11

菰城中心医院,住院楼十五楼,特护病房。

此刻的沐流儿正躺在病床上,有些无奈的看着坐在床边的项羽,好几次想说话又咽了回去。

一般来说,像她这种被无毒蛇咬伤的情况是根本不需要住院的。柳川的急救措施虽然有点简陋了点,但效果还是有的,沐流儿到医院后也就是给伤口消了个毒防止感染。医生的意思是,在医院观察个把小时,没异常状况就可以走了。

可大家也知道,所谓的医院观察区不单人多,而且三教九流都有,还没等沐流儿进去坐下呢,项羽就皱起了眉头。

让还受着伤的沐流儿和这么一堆人待一起,万一没病都给整出个病了怎么办?

于是,钞能力发动。

医院的病房可能一直都紧缺,但特护病房却是除外的,几千块钱一天的价格一般老百姓承受不起,但对项羽来说,是个事么?

于是,原本马上就能出院的沐流儿,被项羽裹挟着住进了这间特护病房。

反对,抗性,统统无效!

用项羽的话说就是:

“我才惯着你一次你就被蛇咬了,这辈子别想让我再惯着你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沐流儿还能怎么办呢。

她的性子不算强,之前有什么事和决定基本也是和项羽商量的。现在面对项羽用“为她好”这个大义来干的这些事,她除了默默忍受,还能怎样呢?

只是,对项羽把柳川直接扔在荒郊野外的这种做法,沐流儿还是有点不满的。

沐流儿看了眼被扔在沙发上的柳川的外套。

他,现在还好么?

“如果你是想给那家伙发信息的话,我劝你还是算了吧。”

注意到沐流儿拿着手机迟疑不定的样子,项羽开口道。

沐流儿闻言手微微一抖,不过她也很坦然,承认道:“我就是想问问他,有没有找到车离开那。不管怎么说,你把他直接留在那里,总不太好。”

“切,我没揍他已经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了。”项羽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但看着此刻沐流儿的神情她的心莫名也是一疼,叹了口气道,“行吧,行吧,你想给他发信息或者打电话都行吧,就当和他好好告个别了。”

“啊?什么意思?”沐流儿不解。

“字面意思啊。”项羽稍微迟钝了一下,继而解释道,“我把你受伤这事跟你爸说了,他现在应该正往这边赶吧。”

“你爸原本就不想你来这念书,这回应该会把你直接带回杭城吧。”

“总之,你以后也见不到那家伙了,和他说说明白,告个别也好吧。”

......

短暂的沉默,然后就是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叫。

“项羽!“

沐流儿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怀着这么一种情绪大声呼喝这个名字。

但此刻的她真的是有点恨的。

“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

不带柳川离开也好,自顾自开特护病房也好,项羽做的这些,沐流儿都不会去怪她。可唯独不和她商量就让她爸过来这事,沐流儿没法原谅她。

坦白来说,她并不一定非得留在菰城,在今天来之前,沐流儿也考虑过是不是干脆就落跑了,留杭城不回来了。

可无论是去是留,都该是由她自己来做决定,别人替她安排好一切,不行。

这是沐流儿的底线,哪怕那个人是父亲,哪怕那个人是项羽。

看着沐流儿像只发怒的小狮子般看着自己,项羽先是一愣,她没想到沐流儿对此的反应会这么大。

都是你,都是你!

都是你,才让一向温柔可人,从不对自己说一句重话的沐流儿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此刻的项羽恨不得把柳川千刀万剐!

深吸了口气,项羽捏紧了拳头,指甲扣进肉的疼痛感让她躁动的情绪略微平复了些。

虽然自己本意是希望沐流儿能够好好的,但这种自以为对别人好的做法和当初给自己取名的爸爸又有什么区别?

人,是不是真的会活成自己讨厌的人的模样?

确实啊,自己凭什么去决定别人的选择,别人的人生呢?

想到这里,项羽突然觉得有点疲惫,叹了口气道:

“你想怪我就怪我吧。”

“另外我好心提醒你一句,想打电话现在就打吧,等沐叔叔来了,说不准连这个电话都不让你打了。”

是的,面对沐流儿的怒火,项羽认怂了。

也只能认怂啊。

因为个男人搞得针锋相对,然后把这么多年的闺蜜情全葬送了?

项羽也不舍得啊。

对她而言,沐流儿是半个救赎般的存在。

又有谁能比她更珍惜和沐流儿之间的感情呢?

两个人吵架,如果只能以一个人的认怂为结束,那么就让我来当这个认怂的人吧。

而面对项羽的认怂,沐流儿也渐渐冷静了下来。

虽然项羽这次处理事情的方式她很不喜欢,但说到底正是因为项羽在乎自己,想要保护自己,才会为自己做了这么多事。

而现在自己因为那种原因去责怪项羽,不就和条白眼狼一样了么。

项羽珍惜和她之间的友情,她,又何尝不是呢。

“对不起。”

沐流儿道歉,诚心诚意。

“我才该说对不起,我太自以为是了。”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这个比喻可能不太恰当。

但理解这件事确确实实是相互的,听得沐流儿的道歉后,项羽也觉得,自己之前的做法确实不太好,有些棒打鸳鸯的嫌疑。

她也是很清楚的啊。

对柳川那家伙,沐流儿确确实实是喜欢。

“说起来,之前也没好好问老婆你,你和那家伙,谈的怎么样了?”

项羽半是扯开话题,半是明知故问。

腿上都披着对方外套了,感情这不升温就有鬼了。

“他的意思是先从朋友做起,之前那样,确实太快了点。”

沐流儿说起这个时略带羞涩,但旋即面上又泛起愁容,

“但一会父亲过来,如果真要带我回去,我也没法...”

“都一样,我家的那个老头子也不会允许我看上穷小子的。这不,现在病房门口,你那之前的相亲对象还在等着呢。”

之前刘成龙和安叔想来拜访的时候,项羽不想让他们打扰沐流儿休息就骗他们说沐流儿已经睡了,之后,她也打开过几次房门,发现两人都在老老实实好好等着。

说道这里,项羽突然促狭心起,打趣道,

“其实我看门口那小伙挺不错啊,比那家伙可帅多了,老婆你不考虑考虑?”

“哼,我是看外表那么肤浅的人么?”

沐流儿轻哼一声。

不过经过这么一扯,之前剑拔弩张的气氛已经没了,两个人又恢复到以往好闺蜜的状态。

“老婆你啊,被猪油蒙了心了。”

项羽叹了口气,朝沐流儿努了努嘴,

“赶紧给你的心上人打电话,问问他在哪吧?万一着凉了或者被野狗吃了,我不得被某些人记恨一辈子啊。”

“都说不是心上人了。”

沐流儿嘴上否认着,手却不争气的按下了通话键。

此刻,敲门声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