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55男人很贱的啦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324字
  • 2021-12-05 10:38:56

“溜出来这事,之后被我爸妈说了一通我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毕竟相亲连对面的面都没见到肯定算是黄了啊。”

刘成龙说到这面色稍微变得有点难看,

“但没想到刚刚我爸打电话跟我说,上次和我相亲的那个人现在就在菰城的中心医院,让我买点礼物去慰问慰问,大哥你说,都没见过面,我还放了她的鸽子,现在去医院慰问是不是太怪了点?”

接着刘成龙又和柳川聊了下自从4S店一别后他的情况。

算是出乎柳川的意料吧,虽然昨天买车的那笔提成确实算在了凌霜的头上,但凌霜还是私底下给刘成龙发了个1000元的红包。

刘成龙当然不差这一千块钱,但他知道明天家里有个项目安叔要去太湖和对面谈,本着多接触接触了解了解家里产业的想法,他向凌霜请了一天假,凌霜也准了假。

身为菰城的龙头企业,在太湖度假村的开放上,北奥集团的参与和投入不可谓不大,作为企业的CEO,也就是刘成龙的爸爸,刘董,刘国邦,已经去了杭城和那年的大企业进行对接。而里面那些杂七杂八的小项目,不少就外包给了本地的企业,安叔今天来谈的就是这方面的内容。

今天的谈判总体来说挺成功的,刘成龙之前当混子的时间有点长,在谈判上肯定是派不上用场的,他主要是混个脸熟,让跟着北奥集团混饭吃的那些下游企业认识认识太子爷长啥样。

当然,刘成龙出现还有一个用处,就是让以前跟着龙哥混的那些小弟的家长有由头劝自己家的那些宝货了。

你看你们老大都奋发向上了,你还当个二混子你有脸么?

从一方面看,刘成龙这个班翘的一举多得,功德无量。

刘成龙在娓娓道来,但自从他说了自己之前相亲的那个人在菰城的中心医院后,他之后说的那些话,柳川已经根本没心思再听下去了。

不会这么巧吧?

对不起,就是这么巧,不服你咬我啊。

关于刚和自己暧昧未定的学妹居然是自己小弟相亲对象这码事。

真是恶俗的轻小说书名啊!

这么恶俗,但偏偏是现在的真实情况,关键是现在刘成龙还在问他要不要去慰问下沐流儿,想到这里,柳川完完全全是凌乱了。

和他说去么?当然车就直接开去中心医院了,虽然到了医院后自己可以找个借口不去病房,但柳川很有自知之明,要是自己真到了医院,十有八九还是躲不过和沐流儿的再次见面。

和他说不去么?虽然自己的建议刘成龙未必会采纳,但如果自己真的这么说出口了,柳川感觉自己就是在有意瞒着刘成龙一样。他和沐流儿之间的故事,他自己都觉得扯淡,难道还和刘成龙去说。再说怎么和他说?难道跟他说,你那个相亲对象,初吻给了我,这事还被偷拍下来弄得全校皆知。这么说感觉自己就像绿了他一样。

等会,乱了乱了,刘成龙和沐流儿只是预定相亲,都没见过面,说绿还是离谱了点吧。

柳川稍微回过神来一些,看着依旧笑着对自己说着谈判会上事情的刘成龙,心里莫名泛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说起来,自己和刘成龙,算是蛮投缘的吧。

比如,都喜欢三九这码事。

再比如,现在这码事。

平心而论,站在客观公正的角度看,不管是三九,还是沐流儿,比起自己,刘成龙才是更好的选择吧。

比相貌,刘成龙更年轻也更帅气。

比身家,北奥集团的少主比父母离异,坐吃山空的自己强多了吧。

比感情,这个倒是难说,但从刘少爷为三九茶饭不思,最后浪子回头来看,应该也是个痴情的人,而柳川自己呢,虽然未必准确,刚一早还被商其双大骂渣男呢。

柳川苦笑,完全比不过啊,也完全一无是处啊。

柳川心里有点气。

他倒也不是气自己硬件和软件上比不上刘成龙,毕竟拼爹这码事总有一天会遇到自己拼不过的人。他是气自己想到万一刘成龙和沐流儿一会见面了,也看对眼了,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心里居然会有酸溜溜的感觉。

明明是自己拒绝了沐流儿,明明是自己下定决心,和沐流儿之间的事要等到两个人都冷静冷静之后再说,可一想到,沐流儿真的喜欢上了别人,这心里居然会有不甘心的情绪。

喂,柳川,醒醒!

你以为你是谁啊,妹子都要围着你转不成?

行了,行了,我知道的啊。

可知道又能怎样呢,男人,就是这么贱的东西啊!

“还是去医院看看吧,你爸专门打电话过来,肯定有他的考量。”

柳川纠结了好一会,还是给出了相对中肯的提议。

至于到医院了会怎样。

老样子,听天由命。

宾利车疾驰了差不多十分钟,就来到了菰城中心医院。

这是菰城唯一的一家三A级医院。

说起来原本的中心医院并不在这里,中心医院嘛,顾名思义是要建设在一座城市的最中心的。可为了配合太湖旅游项目的开发,菰城的领导班子一合计,就在这片还未开发完全的地段上建造了中心医院的新院区。

这么做,坏处当然不少,大哥比方,你是土生土长的菰城本地人,突然得了个病,想去菰城中心医院看看,结果在去的路上说不准就要花上一个小时。这事听来就有点讽刺。

但万物皆有正反面,相较于坏处,好处自然也是有的,比如在太湖郊区被咬的沐流儿可以快速就医,再比如他们来这的路上是一路畅通。

“我就不陪你们上去了。”

临到了医院,柳川还是决定再挣扎一下。

“行吧,柳哥你在车里等等,我和安叔很快就回来。”

刘成龙自然不知道柳川心里的想法,带着安叔下车了。

现在的宾利车里只剩下柳川和刘家的司机。

说来,刘成龙刚才只是给柳川介绍了安叔,并没有介绍司机。

“大哥,贵姓啊。”

左右无事,柳川就和司机师傅攀谈了起来,就和以前柳川打车时和的哥瞎侃一样。

开车的师傅姓范,三十八岁,并不是菰城本地人,不过祖籍川省的他来菰城也有十多年了,属于南漂。范师傅说,他刚来菰城的那几年确实苦,但自从当上了北奥集团的司机后,日子就好了很多,人到中年,别的倒也没追求了,就像再努力努力,给家里的娃创造个好点的条件。

本来柳川是抱着打法时间的想法和司机聊聊的,但越听越有些不是滋味。

范师傅说的是大部分普通家庭的情况,他们的那些苦难,很纯粹,他们的要求,也很纯粹。不需要太多抱负,也不需要太多理想,一家人好好的,就是最大的幸福。

柳川突然觉得心里有点闷闷的。

“范师傅,我出去透透风。”

说着,柳川打开了车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