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7走出舒适区需要勇气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338字
  • 2021-08-29 16:30:09

小川小川,你长大后想当什么啊?

这是小学时候必然会出现的一个事件。

长大后你想成为什么人。

不管是以前的科学家,解放军,还是现在的网红和明星。

当时回答问题的小屁孩们基本都没达成这个理想,甚至许多人忘了当初自己的答案究竟是什么。

就这一点来说,柳川还是不错的,至少他还记得自己的答案。

成为一个能帮助他人的人。

一个小时候看起来崇高,现在怎么看都觉得虚伪的答案。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是源于杜甫那首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里“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的情怀?

并不是,

柳川对这句话的印象是(1X岁的天空里)的(石X枫)说的。

只是觉得自信且桀骜地在未来理想里写下这两句话的话,必然帅的一批。

从某种意义上说,柳川现在达成了一半的理想。

包租公,确实是一个帮助他人的职业。

今天是苏晴搬进来的日子,

虽然房东有帮忙房客搬家的义务。

可苏晴这种情况,自己还是去看看吧,毕竟特殊。

柳川洗了个澡,整个人看起来稍微精神了点。

在醉酒的第二天被甩,感觉确实不好受。

可不管你信不信,一开始的揪心过后,柳川现在比起心痛,更多的是一种如释重负。

也算好聚好散吧,也算不再互相耽误吧。

祝她安好吧,然后,整理下情绪,日子还得照过。

嗯?

就在柳川出门时,留意到了。

空空如也的钱包?

难道是三九拿的?

喂喂喂,这可不太好啊。

不介意给她花钱和被这样提款完全是两个性质的事情。

还是有必要搞清楚比较好。

匆匆结完账后,柳川赶回了家,敲响了对面三九的门。

哎,不在么?

柳川看了眼现在的时间,差不多12点,昨天1点敲她门的时候刚睡醒的模样,昨天又被自己拉去酒吧了大半夜。

应该还在睡觉吧。

柳川想了想,排除了直接开门进去的想法。

虽然拿钱的事,往重了说是品格问题,影响一生,但实际上是怎样昨天醉了的自己也不知道,还是等晚点三九醒了再问问她好了。

回到了自己家,换下酒气很重的衣服,柳川给苏晴打了个电话。

“苏姐你好,我是昨天的房东。早上我有事不在,你现在搬进来了么?”

“柳先生您好,我已经搬进来了,”苏晴的声音沉稳而亲切,“您打电话过来是之前合同有什么问题么?”

“不是合同的事,你在家的话,我现在下来,当面和你说吧。”

确实没啥特别的事,就是柳川想到苏晴刚搬进来,多多少少会缺些东西,反正这栋楼里别的屋子家具啥的还挺多的,如果有需要的话搬去101也是举手之劳。

当柳川来到一楼时,苏晴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今天的她一身淡灰色的套装,化着淡妆,柳川不经意看了眼她的右腿,马上又收回了目光。

“苏姐你就没必要来门口了啊。”

未免尴尬,柳川虚搀着苏晴进屋,同时打量了下整个屋子。

看得出来,苏晴的行李不多,客厅靠近沙发的地方有个中等大小的空的白色行李箱,看样子就是装些日常的衣物,已经被收拾好了。旁边是一个浅灰色的公文包,这大概是工作要用到的吧。

别的,和昨天并没有什么不同。真要说区别的话,是客厅看的出来被稍微打扫过,不像之前那样略有蒙尘。

果然是个要强的大姐啊。

转到客厅正中,餐桌上摆着两道小菜,看来不单是收拾了屋子,还开了火。

“打扰你吃饭了啊,抱歉抱歉。”

“正打算吃呢,柳先生吃没吃饭,不介意的话可以一起。”

“已经吃过了,谢谢啊。”

虽然宿醉刚醒不久的柳川现在确实挺饿,但这种情况下的蹭饭还是不太合适。

“我来这是想看看你这有啥缺的,苏姐你也知道的,这栋楼其他屋子也都是我的,有的东西干放着不用也是浪费。”

“柳先生有心了,不过我确实用不到。”

苏晴颇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柳川,

“像您热心的小房东真的挺少见的。”

“苏姐,加个小字可就不算夸人的话咯。”柳川挠了挠头,“我就普普通通一个房二代,您算是我的衣食父母,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吧。”

“那我也实话实说了,虽然我之前也没接触过多少富二代。不过你给我的印象挺不错的,热心,也有礼貌。”

用的是你,不是您。

虽然课本里告诉我们,用“您”比用“你”,更有礼貌,更尊重人。

但尊重这东西,同时代表了一种距离。

“什么富二代不富二代的,都是一样的人啊。”

柳川苦笑,突然很有倾述的想法。

也确实,有些事,跟熟人,哪怕是最好的朋友都说不出口,但你却愿意跟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说起。

“苏姐愿意听听故事么,一个不成熟的少年的故事?”

“父母离婚加女友分手啊...”

在听完柳川的倾述后,苏晴皱了皱眉,

“爸妈的事你确实很难左右,后面的,确实是青春的烦恼啊~”

“苏姐是不是也觉得我很渣来着?”

柳川苦笑。

“这倒不至于,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总把渣男绿茶啥的放嘴边,一群没被社会毒打过得小鬼,懂些什么啊。”

聊开之后,苏晴倒是没一开始那么拘谨了,想了一下说道,

“感情上的事只有你们自己清楚,我不评价。但想找到一个心水一辈子的人,本身就不容易。”

“至于那姑娘说的不懂得规划未来,我觉得这方面老弟你确实好好可以想一想。毕竟房子是爸妈留给你的,你也不可能靠收租过一辈子啊。你还年轻,可以多尝试些东西,说不准就会发现自己想做的事。”

“知道吗,对一个普通人来说,自己的工作正好是自己喜欢的事,那已经是很了不起的幸福了。”

“老弟你有比一般人更多的机会,要懂得珍惜。”

得,已经从柳先生变成老弟了。

柳川发现了,苏晴其实是个蛮健谈的人。

这种乐观的性格,有感染力的说辞,说真的柳川还挺羡慕的。

至于她的建议嘛...

柳川不置可否笑笑。

毕竟,爸妈留给自己的,可不仅仅是一套房子。

毕竟,那些留下来的东西,真的够自己吃一辈子。

自己真正的想做的事情是什么,至少,自己现在还不知道。

也许,当明白这是什么的时候,自己才会真正变得成熟吧。

“对了,一直没问,苏姐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不知不觉聊了好久,柳川觉得自己不该再占用别人的用餐时间了。

“是一个偶尔会被人骂的工作哦,”

苏晴狡黠一笑,

“下次有机会,跟你讲讲姐姐我的故事吧。”

嘛,哪怕混熟了也改不掉爱打哑谜的小习惯啊。

雏田庄的租客都不是泛泛之辈,天湖苑57幢,也不当落后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