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47次元壁这玩意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314字
  • 2021-11-22 18:16:31

在说完了周瑜斩蛟后,杜子腾老师又讲了几个经他独家改编的故事。可能是这学期第一堂课的缘故,今天到场的学生们都不怎么活跃,四十分钟的课堂时间基本就是杜老师一个人在讲台那边说边表演,真要整点师生互动了,也是按着名册随机点卯就算。

这节课正经的课题是南北朝史,杜老师之前说的《周瑜斩蛟》虽然扯了点,但大致还是贴切主题的。

中华国的古人们啊,总是喜欢搞借物讽人那套,这种根性是骨子里的,不以身份为转移。就好比周处斩蛟的作者刘义庆,作为宋武帝刘裕的侄子的他被封临川王,也当过荆州刺史,可这哥们虽然是皇亲国戚,一生也历任要职,但在本职工作的政绩上却是泛善可陈,唯一传之于后世的反倒是作为副业编撰的《世说新语》。

柳川他们寝室一起来上杜老师的课本意是来打混的,不过柳川自身倒是对历史还是很感兴趣的。很久之前不是有新闻报道过,子女明明喜欢的是历史,但爸妈却强行让孩子去学更加实用也更能赚米的专业,柳川家虽然不缺钱,但差不多也是这么个套路,安排好的专业,安排好的学生会,前面也说过,不再赘谈。

一堂课的时间,说快也快。

柳川经历了从一开始的目瞪口呆,到之后听得渐入佳境,真下课了反倒有点意犹未尽起来。

大学和高中的区别之一就是老师不会拖堂,杜子腾老师看来是这个论点的忠实拥趸,下课铃响了后没等学生下来就率先走出了教室,让原本打算和他再讨教讨教的柳川一下失去了目标和方向。

“还挺有意思的。”

柳川心中默念,继而环顾了一下四周。

左侧的徐帆和柳晟在摆弄手机,至于另一边的任翔,这家伙在课上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睡了过去,至今没有醒来的迹象。

“喂,醒醒,开饭了。”

叫醒这事只能是身为“中间人”的柳川来办了,他使劲摇了摇任翔,后者迷迷糊糊抬起了头,不知嘟囔了一句什么,然后又把脑袋放回了课桌上。

...

柳川一时有些气结。

任翔这家伙吧,性格虽然挺好,但平时的行为确实是太废宅了点,不管是上课还是干别的事都是无精打采的样子,只有回到寝室,回到他的电脑旁,他才会恢复精力,两眼放光。

一般情况下,任翔是整个寝室最晚睡觉的那个,至于他到底几点睡,柳川也不清楚,毕竟熄灯后任翔都是缩在被窝里的,至于揭被窝这码事,或多或少有些不好的印象。

说真的,要不是很多时候寝室的另外三人都带着他,任翔离开寝室的次数比现在肯定要直线下滑。说真的,要不是很多时候寝室的另外三人帮他在各种课上签到,以任翔的真实出勤率,学年评价想要及格完全是痴心妄想。

身为室友,不止是他,徐帆和柳晟都尝试过让他别那么沉迷在二次元了,世界那么大,青春这么美好,都耗在这种虚渺的事上,不亏么?

可每当这个时候,任翔总会微笑着,但很坚定地和他们三个说道。

“你们不懂的。”

说完之后,他会优雅转身,毅然,决然,继续他那朝圣般的行为。

确实不懂啊。

怎么会懂啊。

人和人之间,最难的不就是互相理解么。

“喂,醒醒,你追的番更新了!”

柳川又摇了摇任翔,不过这次换了个说法。

柳川的声音并不大,可原本熟睡如死猪一般的任翔在听到这话后先是背部一抖,接着就是一个猛子起身,掏出自己的手机登录批站操作起来,一点也没有刚才半睡不醒的模样。

“哎?没更啊,川哥你耍我啊?”

操作一番后的任翔有点埋怨的看着柳川,不过他也明白柳川这么说也是为了叫他起来,他也不怪柳川,埋怨的原因单纯是番剧没有真的更新而已。

“总不能一直睡着吧,之后还有课呢。”

柳川拍了拍任翔的肩膀,

“走吧,老大他们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走出历史选修课的教室,一行四人来到另一栋教学楼,开始下一堂课的学习。

大学的课程和高中比起来确实少了不少,但绝不是能上半天玩半天那种,柳川他们这学期的课程安排大致是一周五天,其中三天满课,两天半天课。

前几天柳川确实触发了一堆事件,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学校里。这一方面嘛,是他点背,遇到偷拍这种事总得避避风头,另一方面嘛,也是亏得开学头几天课程安排不多,不管是出去唱K还是买车都有充裕的时间。

这种相对悠闲的时光属于特例,像今天这样各种上课才是在菰城学院念书的常态。

毕竟有一个前提是约定俗成的,大学是来学习的地方,不是让你来玩和谈恋爱的。

这节课是金融专业的专业课,不过柳川的心思不在课上,反倒放在了身边又睡成一条死狗的任翔身上。

当然,这么说不代表柳川是GAY,对室友有些龌龊的想法,而是代表了柳川正在认真考虑,如何才能真正帮自己这个室友一把。

他柳川能帮十多年不见得小学同桌,当然也不会忽略同住一个屋檐的兄弟,虽然一个是萌妹,一个是邋遢汉子,但柳川也不是见色忘友的人是吧。

可,怎么帮他呢?

柳川和别的室友之前的办法是想让任翔体会到现实世界的美好,比如给任翔介绍个妹子,让妹子去感化他。

这种想法是一直存在的,所以前几天商其双提出寝室联谊的时候柳川也想过带上任翔,不过嘛,经过了这样那样的事情,这次说好的联谊基本是黄了。

黄不黄也无所谓吧,柳川心里也明白,任翔这种情况,想让他喜欢上一个现实存在的妹子是不太可能的事,至于有妹子喜欢上他来拯救他这种桥段...

拜托,现在妹子都那么现实,也都不瞎,虽然有点抱歉,在柳川看来任翔身上确实没有任何值得妹子看上的地方。

那么,换个思路。

和大禹治水一样,改堵为疏如何?

任翔不是喜欢二次元么,那就给他提供更多接触二次元的环境,柳川知道玩二次元的都有小团体,也会有各种活动。

完全可以给任翔创造条件,让他参与到这种活动里啊。

虽然这么做实际的意义可能不大,但至少让任翔多接触点新朋友,多参加点半次元的活动,这样也总比他一直一个人窝在寝室里看电脑好吧。

先走出去。

这可是某位老人的智慧啊。

想到这,柳川反倒苦笑起来。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柳川自己并不玩这个圈子,也不认识这个圈子里的人,帮任翔介绍,似乎也没啥门路啊。

唉?有一个人好像可以问问。

柳川想到这,打开微信通讯录,点开一个头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