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46周瑜斩蛟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496字
  • 2021-11-15 15:29:22

“我们先来点名啊。”

“林峰!”

“到!”

“吴卓羲!”

“到!”

......

略显老旧的课堂里,一个穿着有点古怪的家伙正在讲台前点着名。

之前也说过,菰城学院是所偏军事化管理的学院,校规相对比较严,不单有必须打卡签到的晨练,朝晚自习也是有的。

可能有些人喜欢忽悠高中学子,苦就苦这几年了,等上了大学了就轻松了。对于这种不着调的言论,菰城学院坚决给予回击!考上大学绝不是你松懈的时候,也许和高中相比,是会轻松一些,但也仅仅只是一些。想在大学里随便混混几年就拿个文凭,在别的学校可能可以,但在菰城学院,你想多了,你要是不遵守校规校训,不参加学校活动,分分钟大过处理。

菰城学院的校规校训,共分四大块,八大纲,二十四条注意,要是把这些内容具体列出来一方面是太水文了,另一方面我怕以后现在写了之后忘了会产生前后矛盾,于是就不多说了。

大家记得一点就好,菰城学院对教师讲课时的衣着是作了一定的要求的。尽管没规定一定要穿西装正装职业装上课,但干净得体是必须的。可现在站在讲台前的这个人,你说他衣冠不整么,也不完全是,至少衣服还是整洁的,面容也打理过。

既然干净上没有问题,问题是出在得体上了吧?

这么说也确实,不论什么时候穿着类似睡衣的衣服来上课肯定是不妥的,特别是脚上还配置大黄色拖鞋一双的时候,你说你穿的不是睡衣也没人信啊。

这个穿着睡衣,有点屌屌的人,正是菰城学院里的历史选修课老师,杜子腾。

当一个人的名字取得有谐音梗的时候,很容易成为他人取笑逗乐的对象,比如经典案例史珍香。杜子腾这名字,写出来当然很大气,但读出来,十有八九还是直接会歪到肚子疼上去,我们的杜老师年轻的时候没少因为这事被人整蛊过,但后来,他琢磨出个事来,要是自己特立独行点,再给自己人为增加几个标识,不就能把肚子疼这码事给遮盖过去了?

这道理,听上去真像一个道理。

于是,他开始每次上课都穿“睡衣”,于是,他改进了讲课的内容。

今天他所讲的,就是个周瑜斩蛟的故事。

“今天我和大家说的这个故事叫做周瑜斩蛟。”

杜子腾老师点完名,清了清喉咙,开始了他的演绎,

“话说很久之前有个痞子叫做周瑜,这个人很不是个东西,成天坑蒙拐骗,欺男霸女,打爹骂娘,要多无耻有多无耻。当时,周瑜所在的村子的长桥底下有一条独角蛟龙,旁边的山上有只吊睛白额猛虎,加上周瑜,三个坏东西臭味相投,磕头结拜成了兄弟,一同欺负百姓。乡亲们把这三个狗日的称之为三害。突然有一天,周瑜不知是不是吃坏了什么东西,先上山削死了他的大哥吊睛白额猛虎,又下水去扇他二哥独角蛟龙的耳刮子,独角蛟龙也不是好欺负的,你扇我耳刮子我就回扇,于是蛟龙就和周瑜的水里对扇耳光,扇着扇着就都没影子了。村里的人寻思这两个祸害是同归于尽了,兴高采烈的喝酒吃肉放鞭炮,又吃又跳又搂又抱,比青楼一条街还快活。结果没成想,还没高兴多久呢,周瑜就拎着蛟龙的头从水里跳上了岸,乡亲们一见他,又都跑的没影了。周瑜这时候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这么不招人待见啊。于是他痛改前非,天天早起帮乡亲们刷马桶,捡煤球,还扶老奶奶过马路,在他的不懈努力下,乡亲们都慢慢接受了周瑜。开始请他一起喝酒吃肉逛窑子,。从此,周瑜成为了一个对大家有用的人,整个村里的人一起幸福的吃酒喝肉逛窑子...”

杜子腾的故事并不长,他是一口气不带喘的把故事讲完,中间还摆出了几个把式,想给大家示范下周瑜如何斗恶虎斩蛟龙。

先不提杜老师展示出来的把式像不像样,在他讲完第一个故事的时候,整个教室是一片寂静。

包括柳川在内的二十多个小伙伴都惊呆了!

是的,柳川也来上了历史选修课。虽然对金融专业来说,这门选修课不会带来额外的加分。可柳川选这门课也不是冲着期末加分来的,而是冲着这门课的讲师杜子腾杜先生来的。

杜先生是去年来到菰城学院任教的,不到一年功夫就以非常有特色的课堂内容和精彩的故事评说在菰城学院打响了名气。菰城学院是要求每个学生至少要选三门选修课的,去年的时候寝室里大家是各选各的,今年几个人合计了一下,决定一起来听听杜子腾老师讲课。

结果,这一堂课还没说完呢,才刚说了第一个故事呢,包括徐帆在内,寝室里的四个人都是瞠目结舌。

“老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斩蛟的不是周瑜,该是周处吧?”

柳晟算是缓过来比较快的,不过也没敢直接举手质疑,而是先向徐帆确认了一下。

“确实是南朝人刘义庆写的周处斩蛟,不过,杜老师这么说也挺有趣的,我也差点以为周瑜也斩了个蛟。”

徐帆微微一笑,对杜子腾略显粗俗的胡扯改编还是有些欣赏,他又看了眼皱着眉的柳川,压低声音道,

“川儿你是觉得杜老师这么说不太好么?”

“嗯。”柳川点点头,也是压低了声音,“毕竟这是历史的选修课啊,杜老师这么瞎说一通,对真想来学知识的同学可不友好。”

“川儿你听到杜老师说周瑜斩蛟的故事,就信了么?”

徐帆微笑反问。

“那肯定不能相信啊,周瑜火烧赤壁,太有名了。”

柳川回答道。

“这就对了,没人会相信太离谱的故事,但在杜老师的故事里却很多人收获了快乐,这不就是件很好的事么?”

徐帆笑着说道。

听完老大的说话,柳川的目光扫过课堂里的各个学生,果然如徐帆所言,大部分都是笑着的。

教书育人,教的不一定是死的书本上的知识,更多的是教会学生如果保持良好的心态,拥有自己的逻辑,获得发散的思维。

杜子腾老师的故事虽然乍一看很不靠谱,但具体分析一下,那些知道周处斩蛟故事的人,得到的自然是会心一笑,而那些不知道周处斩蛟的人,真有心的话也很容易获得正版的正确的故事。一部分人得到了欢笑,另一部分人学会了自我求知。

这么说来,虽然有点牵强,杜老师也算是一代宗师。

嘛,其实就是种换位思考的逻辑。

昨天柳川逞强,不顾自己是初学者的身份,硬是上了金子晗的少允孤儿院车,结果,车毁人亡...

他确实是很愧疚的。

他原本是想着先真真正正和金子晗玩几把游戏,再向金子晗坦白自己就是潇暮清秋。结果,打完游戏,他反倒开不了口了,他觉得自己明明就不怎么玩孤儿院,结果还这么支持金子晗的孤儿院直播事业,会不会显得太奇怪了些。

但其实,这完全是他想多了,他玩的菜就不能支持金子晗好好玩孤儿院了么?他自己对孤儿院没啥感觉,但对老同学的感觉是真的啊。

我就是想帮你,怎么啦?

没人有意见,也不会有人有意见。

有时候,霸总一点,不香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