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45.875妯娌夜话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886字
  • 2021-11-13 12:56:33

杭城城郊,AF的秘密基地。

不知不觉中,沐流儿在这也待了三天了。虽然对刚入学的新生而言,才开学就连着翘课影响非常不好,会影响到期末的评定。不过嘛,沐流儿的翘课属于特殊情况,一个小姑娘遇到这种事情先休息几天,调整调整自己的心情完全说得过去。至于学校那边,有沐天行给阴校长打过招呼,一切都不是问题。

早睡早起,闲暇时看会书,要么就是和团员们一起练习,这就是沐流儿这几天的生活内容。

很简单,很纯粹,也很养生。

在撞到柳川之前,沐流儿本身就是个很纯粹的人。她没什么恋爱的打算,绝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音乐的探寻和AF乐队的成长上。沐流儿有一个梦想,就是能带领AF乐队登上帝都的凤巢大舞台,完成一场举世瞩目的LIVE。

凤巢大舞台是帝都十多年前为了举办奥运会特地建造的,奥运会之后成为了帝都的标志性建筑之一,也成了整个中华国公认的最高舞台。想在凤巢开上一场LIVE,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是一种荣誉,更是无数音乐人为之奋斗的人生终极目标。

AF乐队将来能上凤巢么?这说不好,但包括沐流儿在内的AF成员们一直是以这个为目标而努力着。

从杭城第一次LIVE的寂寂无名,到几次LIVE后的小有名气,这里面虽然也有沐流儿和项羽爸爸的一些助力,但更主要的是AF乐队的共同努力。现在乐队的网站也建设好了,乐队的成员们都有了各自的应援会。虽然身为主唱的沐流儿来到了菰城念大学,但在沐流儿的设想中,这也是把AF的影响力从杭城辐射出去的一次好契机。

这么说吧,如果不是凑巧撞上了柳川,又扯出了之后那一大坨事,现在的沐流儿很可能已经在菰城学院创立了AF乐队的分部,翻开她制霸全国的新一篇章。

从这个角度看,项羽把柳川称为沐流儿的魔星,确实很有道理。

可人活于世,最难捉摸也最难用常理判断的就是感情这回事了。

项羽占卜出沐流儿会遇到她的魔星,但她却忘了给自己占卜一下感情运势。

或者并不是忘了。

和医者难自医一样,易者,也不能勘破自家天机。

“哎,晦气!”

项羽把手机一摔,一头扎在房间的软床上,这个床上铺满着软软的靠垫,所以她这个类似冲撞投射的动作略显粗鲁,但至少不会伤到自己。

“又怎么回事啊?”

在同一个房间里的沐流儿看到项羽把手机扔到地上,发自善意帮她捡起。

手机的屏幕亮着,是微信的聊天框,虽然她也有些好奇上面的内容,但自小的修养并不支持她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去窥视别人的隐私。

“一个神经病罢了。”

项羽随口嘟囔了一句,现在的她倒是没把头埋在靠垫里了,不过抬起头的她也没什么好脸色,有点像有人欠着她百八十万没还,但她又不得不隐忍的模样。

“我说,老婆,要不你就别回菰城了。”

项羽接过沐流儿帮她捡起的手机,琢磨了片刻后这么说道。

边说着她还边凑近了沐流儿,伸出右手想给后者一个环抱,不过沐流儿对此也是早有准备,后退一步让她搂了个空。在沐流儿略带责怪的眼神下,项羽也没敢再多造次,摊了摊手,这次换成是仰面,重又躺倒在了床上。

“菰城还是要回的,都已经入学了,我又不是半途而废的人。”

沐流儿看着躺在床上的项羽,如此说道。

“切,学校转回杭城不就好了,别跟我说你那套推广的玩意了,真推广去沪城不香么?”

项羽不以为然,翻了个白眼继续说道,

“菰城城市又小,神经病变态又多,老婆你就听我一句劝,别回去了,啊?”

“喂,别躺着说话,你起来啊。”

沐流儿想拉起躺着的项羽,后者一开始有点抗拒,不过也是拗不过她,被拉起来好好坐在了床沿。

现在的情况是,项羽坐在床的前侧,沐流儿坐在床的后侧,和刚才有些调笑的气氛比起来,现在有点正经沟通的意思了。

“那个,老婆,我已经确认过了,那个事情被校方压下去了。”

先开口的是项羽。

“嗯,我知道,你之前说过。”

沐流儿点点头,虽然她一直都在这座别墅待着,没刻意去想这方面的事,但昨天项羽回来后和她说了在菰城学院的见闻,之后她登陆了菰城学院的官网,也看到了那个专门为她和柳川发的通知。虽然肇事者并没有被抓住,但这次偷拍事件确实已经过去。

“所以,老婆你是要回去么?”

项羽这次问的很认真。

“明天就回去了吧。”

沐流儿直视项羽的眼神,说的同样认真。

这两天,她确实过的很养生,但这两天,她同样有好好考虑过自己和柳川之间的事。从一开始巧合的相遇,到被项羽告知柳川很可能就是自己命定的魔星,再到又一次相遇,去试探,去尝试破解这所谓命定的情局...是该说旁观者清么?回过头来盘点一切的时候,沐流儿才发现一切事件的起因,源自自己的恐惧。

她害怕恋爱,她害怕恋爱会成为她在音乐道路上进击的阻力,所以,她会听从项羽那怎么看都不靠谱的建议,去一步步试探柳川,甚至连自己的初吻都搭了进去。

从这个角度看,那次偷拍事件的产生,为此要负最大责任的人,反倒是沐流儿自己。

因为害怕,结果失了方寸,这之后所造成的一切后果,都是咎由自取。

沐流儿可能不是那么勇敢的人,在偷拍事件爆发的时候她会恐惧,会哭,会寻求项羽的保护,但她也是个豁达的人,在想明白一切后会去解决掉那些因自己而起的事情,比如查清那个偷拍事件的真相,也比如,她对柳川那个未完的告白。想要解决掉这些事,她必须得回菰城才行。

“行吧,就知道你重色轻友了。”

项羽可能不知道沐流儿想了那么多,但看着沐流儿坚定的眼神,也知道她已经下定了决心。

如果沐流儿明天就要回菰城的话,她是会开车送她的吧。

不过说真的,菰城这地方,项羽是真的讨厌。

严谨点说,项羽讨厌的不是菰城这个城市,而是某个在菰城的人,是属于很典型的恨屋及乌了。

想到那个人,项羽不自禁使劲捏着手机,就像想把微信聊天另一头的那个人拉出来完全捏爆一般。

徐帆,这个可恶的跟屁虫,原本项羽以为离开菰城学院就不会再被他缠着了。谁成想他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搞到了自己的微信,然后就很不要脸的和她尬聊了起来。

那是真正的尬聊,在知道添加自己的人是徐帆后,项羽根本没打算理他,要不是那时正好乐队要一起练习了,项羽说不准就直接拉黑他了。可等她练习回来,她的聊天记录里就充满了徐帆发来的信息,从她打他时候的武功路数到她跑车的配色建议,再到沐流儿的魔星柳川的一些轶事。

粗略计算,不少于五十条信息,基本全是自言自语自问自答。

“变态吧!”

这是项羽的第一反应。但她还是没有拉黑徐帆,因为他发来的关于柳川的信息她还是有些兴趣了解的,毕竟关乎到她最好的朋友的感情问题。

于是,她稍微回了个信息,也让他别没事发太多信息过来。

可对她的忠告,徐帆明显是无视了,看到她回信息,又是一大波的信息轰炸。

这些信息里大多都是项羽没啥兴趣知道的,可这里面偏偏又夹杂着她所关心的一小部分内容。

因此,项羽只能耐着性子,从那里面找出对自己有用的信息,至于其他不感兴趣的内容,也无可避免的被动接受了一波。

就这样,被徐帆的信息骚扰了差不多两天。

有时候,项羽真的是不胜其烦,恨不得直接拉黑他算了,可在那些被动接受的那些内容中,她也发现了,徐帆见识非常广博,对她提的一些建议也确实有实际的操作性。特别是在她一不小心透露自己是AF乐队的贝斯手时,那家伙更是直接给自己整了个乐谱发了过来。

自称是原创乐谱,项羽看了下大概也是。

这个人虽然变态但强的有点过分,这是项羽对徐帆的评价。

拉黑大概暂时是不会拉黑了,可要是自己送沐流儿回菰城的话,挺大概率会遇到徐帆的吧。

哼!见到又咋了?

正好揍他一顿完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