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45.75谁都不傻(长章节)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3934字
  • 2021-11-06 12:30:10

“我的我的。”

EXO战士在语音里喊着,随着他雪童子探草被秒,紧接着是下路的一波团灭,金子晗的玩具车队毫无意外遭受了今晚的五连败。

本来嘛,打游戏有输有赢很正常,孤儿院的匹配机制是你开五黑车排到的也是五黑车,既然都是五黑,就有玩具车被坦克车撞烂的可能性,但今天的情况明显不太一样,车队里水友的心态从第一局输的时候的很不甘心,到第二第三局输的时候的分锅确定,再到第四局和第五局输的时候的荣辱不惊。

在某个人提出退出车队被金子晗拒绝后,那之后进行的游戏大家都明白的,赢不了才是正常结局。

根据木桶理论,一个团队的下限是由团队里最菜的那个人决定的。当一个MOBA游戏的对战双方里有一个人是对面稳定的提款机,那这一方确实是很难赢。

“真的对不起大家,今天我状态不太好。”

五连败后,金子晗出言接锅道,虽然车队里的水友和直播间里的观众都明白,真正该背锅的应该是潇暮清秋,直播间里唯一的那个提督。

【是我拖累了大家才对。】

好在当事人也不是全无逼数,游戏结束就在直播间里打字道歉。

说来在三连败的时候潇暮清秋就打字说要退出车队不玩了,是金子晗一意孤行说再打两把,会赢的,同一个车队的水友一方面看潇暮清秋是提督,主播给点面子也正常,另一方面听EXO战士说之前他打的挺好的,这三局大概是不在状态。车队司机和资深乘客都发话了,别的两个水友能怎么办,只得顺水推舟。

事实证明,当你的车队里有个确定的菜鸡时,不该有任何心存侥幸。前三局虽然输了,好歹有来有回吧,第四局在潇暮清秋惯例不到一分钟送了一血后,那两个水友的心态完全是崩了,一处崩处处崩,这句连一蛇都没打就被对面推平了基地。接下来的第五局更离谱,完全被碾压,击杀数0比18,被对面整了个零封!

如今这种情况,要么把潇暮清秋踢下车,要么干脆今天就不开车了。

金子晗看了看现在的时间,作出了后一种选择,于是开口说道:

“今天没带大家赢很抱歉,在比赛输了我不该直接带水友的,确实没什么状态。”

“现在也快12点了,要不今天就这样吧,我先下播了,明天晚上,大家有空的话可以继续来这玩。”

“还有,就是特别给潇暮清秋的。我们的提督大哥可能比较害羞,一直都不怎么说话,不过大哥你真的不用太在意输赢的,大家一起玩,最重要就是个开心。”

【是啊,之前好几天没来还以为大哥你失踪了呢,大哥能来就好,就是对心姐最大的支持了。】

EXO战士附和着打字。

【谢谢,大家晚安。】

隔了一小会,潇暮清秋也打字回应。

断开直播,手指无意识在孤儿院的游戏界面上划来划去,当回过神来,金子晗注意到自己已经点开了和潇暮清秋的私聊界面。

是不是该给他发个什么信息呢?

金子晗想了下,还是关闭了这个界面。

她上次通过批站给他发的信息他都没回,再说,如果她真想联系他的话,打个电话不是更直接?

潇暮清秋就是柳川。

这是刚才她作出的判断,虽然正确与否还没和本人确认过,但根据潇暮清秋出现的时机再结合他的所为所为看,这个判断只有理论上才会有谬误存在。

她小时候确实成绩挺差,长大了学习也不好,但学习不好不代表是笨蛋,像商其双这种双商都低的毕竟是凤毛麟角。

和柳川这么多年后的再次相遇应该只是个意外,但自己下午刚和他说自己在批站播孤儿院,晚上潇暮清秋就出现在了她的直播间,这未免太巧了点,更别说还在霸少挑衅的时候直接开了个提督回怼。金子晗自认凭自己表现出的技术,还不值得受陌生人这样的追捧。

当然,就凭这点并不能说明潇暮清秋就是柳川,世上也确实有巧合存在。金子晗虽然觉得直接开提督有点不妥,当时也并没有把潇暮清秋和柳川联系在一起,特别是在和霸少SOLO后她和潇暮清秋组队打了几局,从那几局看,潇暮清秋的孤儿院技术挺好,至于柳川,至少从下午咖啡店的表现看,他之前是没玩过这个游戏的。

一个野生的肯支持自己的大哥,这是当时她对潇暮清秋的定义。

所以她给潇暮清秋发了那条站内信,她里面说的话是认真的,也确实打算在拿到第一桶金的时候还给她这笔提督的钱。开直播结果收了礼物还琢磨退钱,是不是有点又当又立?金子晗当然想要礼物钱,但潇暮清秋开提督的时候明显有和霸少赌气的成分在,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就算她只是女子,原则上的问题还是不能含糊了。

可当第二天搬到租的房子,看到柳川给她整的那套设备时,她第一次把潇暮清秋和柳川联系到了一起。

她并不太懂那套设备的具体价值,但现在是2019年啊,信息透明化的很,随便拍个照,模糊搜索一下,名字啊,价格啊什么的就出来了。

十二万七千,这是她查完整套直播设备的价格,而且不管是主机还是配件基本全是最新型,柳川之前跟她说的设备有存货完全是鬼扯,这些明显就是在她租好房子后,再给她买来装上的。

十二万七千啊,这还只是设备,还不算这个重新装潢过背景的房间。说真的,在查到这个价格的瞬间,金子晗是有点想跑的,十几年没见的同桌一下变成了有一栋楼的土财主已经够惊喜了,结果这个同桌还一下给自己砸了那么多钱。

他是想干啥?图啥?

金子晗没法得出除了自己身子外别的答案。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直接打电话去质问柳川的,可正要拨出电话的时候,她停下了。

或许,她想多了。

也许柳川真的只是有钱到不在乎花个几十万帮帮自己的直播呢?也许柳川虽然图自己的身子但并不是想把自己当金丝雀呢?也许,他和自己一样,这些年来偶尔都会想起自己小学的同桌,然后会心一笑呢?

也不是...不可能吧?

想到这里,金子晗有些脸红了。

但看着这些崭新的设备,她也有些气恼。

柳川这家伙,明明是新买东西却跟自己说是旧货,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个笨蛋吗?

就在金子晗满心等着柳川会有所表示的时候,柳川一整天都没反应,别说电话了,连个短信都没给她发来。

眼瞅到傍晚了,她实在忍不住拨通了柳川的电话,可刚一拨通,她马上又挂断了。

她,并没有想好该和他说些什么。

是问他为啥给自己买这么好的设备,还是干脆点,问他是不是喜欢自己?

哎,有些尴尬啊。

结果最终她只是发了条今天搬进去了,设备好厉害,很感谢之类的信息。

叮咚~

没多久,一条信息到了,金子晗看到是柳川来的,深吸了口气。

【满意就好,祝直播顺利,有事再联系。】

啥?就这?

金子晗差点气的摔了手机。

自己等了大半天,柳川你就给这么个回复?

吔屎啦!

强迫自己把柳川的事先从脑子里清空出去,金子晗开始了直播。

一分钱一分货,柳川斥巨资整的设备确实比她用手机直播的时候强多了。金子晗是个分得清公私的人,直播是她现在选择的事业,不管给她提供帮助的人,是柳川,还是别的什么人,对她的直播有好处,她都照单全收,大不了以后再偿还便是了。

有了硬件,金子晗把她直播间的风格稍微优化了下,虽然和别的直播间比起来,还是略显简谱。在调试屏幕的时候,EXO战士提议要不开摄像头,金子晗本身并不是严格的遮脸党,但看着柳川给她准备的摄像头,她莫名起了逆反的心理。

也很合理吧,凭啥你对我不闻不问,我就得按你安排的全部到位,到哪都没这个理吧?

这天的直播很顺利,她带着水友拿到了7连胜,还受到了批站官方的信息,邀请她参加明天开始的孤儿院PK助力赛。

一切都很完美,除了肚子突然咕咕叫了起来。

这也得怪柳川,金子晗从搬来这房子后就一直在等柳川给她电话,都没好好吃东西,直播到现在,肚子当然饿了。

于是金子晗打开手机叫了个外卖,然后去洗了个澡。

柳川租出的201确实设备齐全,但洗漱用品当然是租客自备的,金子晗美美洗了个澡,吹干头发,换上了较为宽松睡衣,这时,敲门声也响起了。

“外卖放门口就行了。”

穿着睡衣的金子晗自然不好意思去开门,提醒外送员后又等了差不多五分钟,估摸着差不多了,再来到门口准备拿外卖。

吱呀---

金子晗推开了门。

可就在她开门的瞬间,她留意到门外有个蹲着的黑影!

“呀!”

金子晗出自反射的一声惊叫,不过她的反应也很快,直接一脚向黑影踹了过去。

菰城的治安虽然很好,但类似的新闻金子晗还是看到过的,歹徒冒充外卖员破门,然后实施抢劫之类。

大半夜的在别人门口蹲着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人,不管是要劫财还是劫色,金子晗现在需要做的是尽快让这个家伙失去战斗力,然后报警!

“砰--”

金子晗这一脚踢得很实,把那个黑影踹得倒退了好几步。

可当屋内的光线照在黑影的身上,她才发现,她刚踹到的黑影,居然是她今天心心念念的柳川。

有没有搞错啊?

可不管有没有搞错,看着被踢得正在哼唧的柳川,看着柳川被踢得发紫的额头,金子晗有些心软了,原本想质问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先把柳川带进屋擦药酒再说。

可能确实是很疼,柳川被擦药酒的时候也很不安分,不过看着柳川吃疼的表情,金子晗心中还是有些得意。

哼,放我鸽子,还蹲我房门,只吃一脚,还是便宜你了!

“我说,老同学啊,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来着。”

涂药中,柳川像是没话找话说着。

“问吧。”

金子晗很慢很慢的给柳川涂着药水,大概还有些报复的成分。

“你小时候为啥一直揍我呢?”

柳川问出了问题。

可这问题,差点让金子晗把整个药酒都撒在柳川的脸上。

好家伙,小时候骂我男人婆不当我女生的帐,这就不记得了?

金子晗是真的想象小时候那样再揍他一顿的。

可还没等她出手,身下的柳川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这就,睡着了么?

看着已经熟睡的柳川,金子晗突然想好好看看他的脸,可手指划到柳川脸上的时候她又停下了,只是默默看着他,良久良久...

金子晗甩了甩头,打断了自己的回忆。

第二天柳川就走了,然后又是一天多没啥反应,与之相当的,是潇暮清秋一直的神隐。

所以,当今天潇暮清秋出现的时候,她是激动的,激动得完全掩盖了比赛失利的苦恼!而之后和她组队,看着一直被杀的那个笨若菜鸡的潇暮清秋,金子晗在乎的不是比赛的输赢了,而是潇暮清秋的这个表现,和不玩孤儿院游戏的柳川变得吻合了起来。这也是为啥金子晗明知道带着他肯定会输,连输三把后还是不让他下车的原因!

虽然她不知道柳川上次请了枪手,这次却亲自上场的原因。

但她已经确信,柳川,和潇暮清秋,肯定是一个人无疑。

那么,问题来了。

她这个电话,该不该打呢?

如果打,又该用哪个名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