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6渣男本渣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018字
  • 2021-08-28 19:18:24

已经走了多久了呢?

记不清了,触目所及是无尽的黄沙,机械地重复着脚步。

没有食物,没有水,也没有风。

还能坚持多久呢?

或许当停下脚步,就是生命的终结吧。

逐渐迷蒙的视线,烧灼般的咽喉。

...

头,好痛...

柳川眉头紧皱,半颤着睁开眼睛,坐起,甩一甩头。

这里,是酒店?

努力的回忆。

那个男人,妈妈,愤恨,三九...

似乎想起来了。

柳川打量了一下整个房间,确定只有自己一个人后,露出一个苦笑。

醒醒,醒醒,自己这是在期待啥呢?

不过还是得谢谢三九那小丫头,不枉费这段时间对她那么好。

伸了个懒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重新躺下。

明明已经过去半年了,明明早下定决心不再因为这码事难过了。

柳川啊柳川,哪天你才能真正成熟呢。

是了,自己睡过去多久了?

柳川在床头摸到自己的手机,想看眼时间。

嗯?

三个未接来电?

是那个男人的吧。

柳川轻笑,无聊。

还有一条信息?

柳川点开一看,脸上霎时没有了笑意,手一滑,手机和地板进行了一个亲密接触。

《我们分手吧。

英》

what?why?oh shit!

老天爷你要干什么?

柳川捡起手机,深吸了口气,拨了那个自己已经一个多月没拨的号码。

(躺在你学校的操场看星空,教室里的灯还亮着你没走...)

她的铃声换了啊,还是那么喜欢JAY,听到等你下课。

柳川有点模糊,似乎回到了去年陪她一起看演唱会的时候。

电话接通。

...

电话接通了,英却没有说话。

“为...你还好么?”

想质问为什么,话到嘴边却变了样子。

“好。”英的声音很温柔,“也想通了一些事情。”

“那,能见个面么?我去找你。”

“没有这个必要。”

“柳川,没必要骗自己,真的。”

“不是那样...”

“不是哪样?是没拿我当备胎,还是你想说,你也是喜欢我的?”

“我早知道的,你当初说的喜欢那个人,根本就不是我吧?”

“...那又怎样?”

“我现在的女朋友是你啊,我也没...”

“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么?”

“柳川,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么呢?”

“仅仅是“现在”的女朋友,你有想过我们的将来么?”

“你说你以后可能会出国,问我会不会等你回来,我说会,我是真的会。可你呢,每次来找我,除了开房问过我的情况么?”

“你不懂的,你这种环境长大的人怎么会懂呢?”

“你自始至终,在乎的,只是你自己罢了。”

“即使是这个电话,也只是你不想违背自己的人设罢了。”

“真的,好好对待你的下一个女朋友吧...”

嘟嘟嘟...

忙音响起。

柳川把手机一扔,重重躺倒在床上。

世间最悲哀的事情之一就是,明明你想要去反驳别人,但因为对方说的都是无可辩驳的事实,到头来你甚至丧失了开口的勇气。

英说的一点都没错,想想柳川当初为啥会和她在一起。

第一个原因当然是图她漂亮,虽然不如三九那样第一眼就能惊艳到人,但五官端正挺拔,合在一起有一股英气,也有种浑然天成的美感。柳川知道自己是外貌协会的资深会员,嘛,在不犯法的前提下,谁不希望自己的女友能漂漂亮亮。

第二个原因是柳川知道当时英对自己很有好感,只要提出要求,被拒绝的概率无限趋向于零。这点说出来就很卑鄙了,和现在的明星睡粉没啥本质上的区别。哦,还是有区别的,柳川至少不需要付封口费,甚至他给英花的钱,并没有比给各个“姐姐妹妹侄女女儿”发的红包多上多少。

仅仅是现在的女友。

确实,在和英“交往”的这一年里,柳川并没有和别的女孩子有过超过一般友谊的行为。

或许,曾几何时,柳川也在心里称赞自己受得住诱惑,对感情忠贞不一。

真可笑啊。

一个自己并不喜欢,仅仅是为了满足虚荣交的女友。

在那不知是愧疚还是傲慢编织的幻梦里,谈什么忠贞,谈什么不一。

没有了水晶鞋的辛德瑞拉只是灰姑娘,剥开了假面的柳川算不算渣男本渣?

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

不提初中和高中时那些懵懂的情感,英算柳川念大学后第一个谈的朋友。

如果英不把话说开,也许一年的恋爱会变成两年,也许会三年,那种维持一个月固定见两面的异地恋。

但结婚么?至少体面上是完全不可能的。

不管是那个男人,还是妈妈,都不会允许自己娶个单亲家庭的灰姑娘。

哈,单亲家庭的灰姑娘不行,带六七个弟弟妹妹的灰姑娘应该也不行吧。

不对劲啊,柳川苦笑。

这是哪门子的灰姑娘情节,自己小时候喜欢的明明都是大小姐啊。

捡起手机。

屏幕上和英的合影。

删除?

柳川迟疑。

多少有点舍不得,哪怕一开始并不是真的喜欢,但相处了一年,一起经过的点点滴滴哪是说忘就能忘的。

“曾因酒醉鞭名马,何曾多情伤美人。”

这是英喜欢的话。

却没有想到,这句话也许从一开始就预告了这段感情的结局。

柳川早知道的。

她是外柔内刚的人。

她更需要的是一个像父亲一般在乎她,保护她的人。

而自己,在她眼里,更像是弟弟或者是孩子。

一开始的喜欢不喜欢并不是最重要的。

安全感,她所需要的是安全感。

一份明确的未来,一份明确的承诺。

这是现在的柳川无论如何都不能给带她的。

一段感情走到尽头,再来讨论对错意义不大。

但,终归,还是柳川对不起她。

至少,他原本可以对她更好一些的。

柳川摇头。

已经不知道是今天的第几次叹气了。

半年前父母离婚,

而现在,交往一年的女友离开了自己。

哈哈哈。

真的快是除了钱一无所有的人生了。

是,

或许有一群人会羡慕,

却,

一点都不值得羡慕的人生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