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44三个建议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584字
  • 2021-10-30 12:58:17

“川哥你在看些什么呢?”就在柳川给金子晗捏一把汗的时候,和徐帆交流完武术学习的柳晟把头凑了过来,“哎,决战孤儿院的比赛直播?川哥你还看这种的啊。”

“就是上次说的那个朋友,今天她有比赛,我就看看。”柳川随口回应一句。

“哦哦,就是上次川哥你让我陪打的那个EX啊。”柳晟也是想起来有这么一回事,他是个游戏爱好者,见有比赛就打算一起看看。不过嘛,两个人一起看比赛直播很正常,但盯着一个手机看确实不太方便。柳晟在柳川这看了一小会就缩回了头,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了直播间,“让我看看小姐姐打的啥位置,哎,不错啊,刚看就杀了对面一个。”

嗯?金子晗击杀对面了,柳川闻言一惊。记得刚自己看的时候,金子晗玩的白狼已经被压得要生活不能自理了,自己和柳晟才聊这一小会工夫,她反倒击杀对面了?

柳川收回注意力,重新看向直播间。

确实,比赛的场面和刚柳晟叫住自己的时候不同了。金子晗的白狼已经回到了下路的防御塔前,等级也来到了三级,而对面的以津真天正在死亡倒计时,再结合画面旁边的战绩图看,正是她操控白狼,击杀了以津真天。

“精彩的击杀!“解说小丘也为刚才金子晗的操作喝彩,他接着补充说道,”没想到龟龟战队打野的支援来的这么快啊。旺仔你有没有注意到,犬神原本正在打上河道的达摩的,见到白狼被针对,他是达摩还没打完就赶来支援下路了,看来龟龟战队对这个射手单下的打法也是做好准备的。”

“刚才犬神的支援确实暂时化解了白狼的危机,但他和以津真天是互换的,还损失了很多的刷野时间。”旺仔接上了话解说道,“而橘子战队的以津真天虽然阵亡了,但他的下野区可以让妖狐吃掉,他复活去吃上野区,整个橘子战队的经济是不受影响的。”

“确实啊,比赛进行了差不多4分钟,橘子战队已经领先龟龟战队一千多经济了,领先的经济还都在射手位,龟龟战队的局势还是不容乐观。”

“这两个解说说的倒也没错,小姐姐这边阵容拿的有点逆版本,确实不太好赢。”

柳晟看了一会,附和了下解说的看法。

“那现在胜率几几开?”

柳川见柳晟懂行,开口问道。

“乐观点说,二八?小姐姐这边二。”

柳晟稍微想了想后说道。

略微思考,大概是在考虑柳川听完他这话的感受。

乐观点说才二八,不乐观点说是不是就是零十了?这不等于是明说输定了么?

虽然柳川也知道,竞技类游戏,普通玩家和职业选手之间有壁,也知道不会因为金子晗是自己小学同桌,她比赛就能无往不利,就算他柳川是这个世界唯一的男主,也不会有这种金手指福利。可知道归知道,真要他接受金子晗二轮游这个现实还是有点难的,毕竟谁都希望能更进一步的啊。

柳川拿起苹果手机,金子晗自己的直播间里倒是不少人在给她加油打气,并没有像霸少那次,对面选手的粉丝来这嘲讽的情况。不过,这也并不能说明那个叫FEN的人的粉丝素质比霸少的高,更可能是他的粉丝根本没把和他对位的金子晗当一回事。

前职业队的明星选手,对位名不经传的小主播,正常来说,确实不用小题大做。

“其实川哥你也不用太在意输赢,这种非正式比赛队伍之间实力相差很大的,满心小姐姐只要能打出自己的水平,哪怕输了也能圈波粉,不亏的。”柳晟是知道一点柳川想给金子晗刷流量这事的,见听到二八开后柳川不说话便出言安慰道。

他说的也是正理,能拿冠军对刷流量来说当然是最好的情况,但只要能被展现出自己,被足够的人看到,至少也当得起一句这波不亏了吧。

“你们聊什么呢?”

就在这时,徐帆也从自己的床位那凑了过来。

看来柳晟之前确实是守诺没和徐帆说过柳川看直播的事,但现在是老大自己凑过来问了,也没必要特地保密,就大致说明了下情况。

前女友,捧红...

从柳晟嘴巴里说出来事情经过确实没错,但他用的那些措辞让柳川差点忍不住先按住他一顿暴打。

“哦,是这么回事。”

徐帆听完柳晟的讲述后微微点了点头,睿智如他自然知道柳晟的话里哪些是正经的,哪些是添油加醋的俏皮话。之前柳川觉得徐帆不像徐帆,有一方面也是因为从那天上午开始,徐帆变得稍微有点“自私”,对他们三个室友的关心和建议少了许多。可今天不同了,和柳川他们坦白了部分心事的徐帆变得轻松了不少,又重新成为了以前那个可靠的老大。

这不,来自老大的建议这就来了。

“川儿你如果真打算好好捧她的话,有没有考虑在直播平台组个工会之类?”

这是这个晚上徐帆的第一个建议。

直播工会,顾名思义就是卡在直播者和直播平台之间的一种存在。打个比方,如果你给喜欢的主播打赏了一个付费礼物,价值一百元,那这一百元里,差不多有五十元是归直播平台,三十元是归这个主播所在的工会,仅仅只有二十元才能真真正正被主播拿到手中,当然,还是税后。

听起来是不是很坑?但就算很坑,大部分的主播还是会选择加入工会,因为虽然他们的提成变得少了,但从工会得到的其他扶持,基本能抵消这部分的支出。工会的具体具体有点复杂,有报团取暖的,有收割韭菜的,有唯我独尊的,诸如此类,在这不多做叙述。

提这么一嘴是因为,组直播工会这事嘛,也曾经出现在柳川的构想中。由于家庭的变故,他完全有资金搞一个工会,顺带捧捧自己的老同学,而且这算是一种投资,并不算是败家,但也由于家庭的变故,大米这东西在柳川看来挺没所谓的,投资还是败家对他而言区别真不大,更多的是怕麻烦,就算他真组个工会,估计干的也是挂名付款的活。

“川儿你如果觉得她打游戏很好的话,有没有考虑整个职业战队之类?”

这是这个晚上徐帆的第二个建议。

现在已经是二零一九年,普罗大众对电竞的包容度和之前比起来那是好上太多了,不单有各种游戏推出了比赛,还诞生了涉猎各种游戏的职业俱乐部。十年前,如果你说你是打电竞的,大部分人会觉得你就是个犯了网瘾的无业游民,那时的条件确实苦,打个比赛还需要自费餐旅,那时的电竞冠军,真的只是代表一种荣誉。十年后呢,如果你说是打电竞的,基本不会有人看不起你,毕竟电竞这东西,都已经作为表演项目进

入了亚运会,位于顶端的职业选手收入,已经让曾经嘲笑他们的普通上班族们望尘莫及。不过,光华之下,也有龌龊,现在的冠军,代表的不单是荣誉了,现在的比赛嘛...哈,多的也不提。

和组直播工会一样,组战队对柳川来说也不是个事,毕竟如果有必要,他甚至能拿出近亿的资金,整一个一线游戏的王牌战队这笔钱或许不够,整一个决战孤儿院的战队,绰绰有余。

不过真的有这个必要么?目前不会,但如果金子晗亲自和他请求的话,柳川也拿不太准。

“川儿你如果真的要一直帮她的话,还是应该让她知道到底是谁在帮她。”

这是这个晚上徐帆的第三个建议。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