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40.5西楚霸王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3181字
  • 2021-10-19 16:14:52

“喂,你有病吧?老跟着我干嘛。”

项羽看着身后一直跟着自己的那个男人,憋了很久实在忍不住开口怼道。

“怕你迷路啊。”

那个男人好脾气地笑着,和善而友好的笑容让他原本就帅气得过分脸上又添上了几分圣洁的光辉。

有一位先贤说过,美人这词并不是专门用来形容女人的,在中华国古早一些的时候,这个词用来形容男性更多一些,所谓魏晋风流嘛。此刻在项羽面前的,无疑就是一个绝顶的美人,要是这人是女的的话,基本只能用祸国殃民来形容了,当然,这人实际上是个男的,那要不对称点,赐他一个倾倒众生的名号?

“无聊。”

项羽翻了个白眼,也不甩他,自顾自接着往前走去。

身后那个人或许能倾倒众生,但这里面绝不包括项羽。

她讨厌男人,更讨厌长的好看的男人,像身后那个人这样的,是属于被判了死刑并需要立即执行的那一类。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仇男和女拳都是一种病。

而从结果导向的角度来看,万事皆有因。

项羽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变得特别讨厌男人的,但导致这情况的原因她还是大致清楚的。她自己的生身父亲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大帅比,这个混蛋大帅比还莫名其妙给他自己的女儿取名叫做项羽。

当然,给自己的子女取名是当爸妈的权利和自由,但取名时不过脑子就是另一种说法了。项羽这个名字本身没啥问题,男女也都能用,可问题在于,西楚霸王在中华国的知名度可是相当高的,你让自己的闺女顶着这个名字去上学,去交朋友,是嫌校园霸凌事件不够普遍,想再人为增加点难度么?

事实证明,这个混蛋大帅比成功了,从念幼儿园开始,项羽就碰到各种拿她名字说事的小鬼,而她相对应的解决方式也很简单,谁敢笑她,她就揍谁。

都说软的怕硬的,横的怕不要命的,那时候的项羽凭着一双拳头和一股狠劲,愣是打成了大姐大,孩子王。

小的时候,女的确实比男的能打,那时柳川也是被金子晗欺负的够惨。可随着年纪的增长,女孩子和男孩子先天上的体能差距就显现出来了,那些之前被项羽打哭的小鬼肯定不服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项羽当初怎么揍我们的,怎么都得让你连本带利全还回来。

于是,在项羽念小五那年,那一天,有十多个人,把她围在墙角,开始肆无忌惮的报复。

该说是托那时网络还不发达的福么?那些围殴她的小鬼除了言语谩骂和拳脚相加外并没有做出其它出格的事。这不是不想,而是不懂,要是换到现在,项羽的清白分分钟也就没了。

那次被殴打,在她脸上留下了好几处到现在都没能完全褪去的伤疤。

也是那次被殴打,不久之后妈妈选择了和那个赐予自己不幸名字的男人离婚,带着自己来到了现在的这个家。

很巧,她新的爸爸也姓项,她也从家里的独女,变成了两个弟弟的便宜姐姐。

新爸爸是富爸爸,他是杭城的房地产巨头,十年前就有了过亿的身家。以他这种钻石王老五的身份,娶了项羽妈妈这种并没有身份背景的二婚女人,项羽实在是找不出除了爱情之外别的合理的解释。

新爸爸对妈妈挺好,在外人面前恩爱的像是原配夫妻一样。但他们恩爱是他们的事,身为拖油瓶的项羽,和自己的两个便宜弟弟可不对付。

妈妈改嫁那年,项羽十岁,她的两个新弟弟,分别是七岁和五岁。

你能想象这么小的孩子就冲着项羽骂他是来抢家产的场面么?

虽然当时她的新爸爸就好好教训了这两个小兔崽子,但项羽觉得,他做的这些只不过是做给自己妈妈看的。

他爱自己的妈妈,爱屋及乌也顺带给了自己点关怀。

可项羽并不想要这种关怀,新爸爸始终不是亲爸爸,哪怕亲爸爸是个人渣。所以,当新爸爸让她改个名字的时候她拒绝了,项羽这个名字虽然给她的童年带来了很多苦难,但上天既然安排她叫这个名字,她就要活出一种配得上这个名字的人生来。

不得不说,有个富爸爸还是有很多好处的。

占卜,武术,乐器,只要她想要去学的,富爸爸都会尽可能去满足她。当然,项羽自己也争气,占卜方面不提,杭城青少年女子组搏击冠军她连拿了三届,和沐流儿她们一起组成的AF乐队在杭城也打响了名气,公演的观众一次比一次多,她也有了自己的粉丝后援会。

后援会么,里面的女粉丝当然很可爱。

不过那些喊自己老婆的郭楠么,项羽笑笑,男人,从来都不是好东西。

可明知道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的自己,当初为何还要去怂恿沐流儿去直面她的魔星么?

这个问题的答案,说简单也简单。

项羽她讨厌男人,但并不会要求别人要像她一样讨厌男人。她虽然喊沐流儿老婆,但这并不代表她是拉拉,“老婆”只是很正常的闺蜜间的爱称。

她让沐流儿直面她的魔星,是知道一个人只有亲身经历挫折才能得到成长,这种经验是任何人的言传身教都没法直接给与的。

再说了,当时她给沐流儿的占卜结果是会遇到魔星,魔星不是渣男,至少沐流儿的人生安全还是能得到保障的。

可该说是人算不如天算么?

项羽她没想到沐流儿会把自己半开玩笑的话当真,真的去亲了那个人。她更没想到的是,这件事的过程会被别有用心的人偷拍下来,闹得沸沸扬扬。

那个叫柳川的在搞什么玩意啊?

天知道昨天项羽在看到哭成泪人的沐流儿时有多么愤怒!

虽然细说起来沐流儿强吻柳川这件事,可能她要背更大的锅。可这又如何,你柳川也是受害者又如何,你害得沐流儿大小姐哭了,你就是罪无可恕!

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开车从杭城赶到菰城,和小时候打架时一样,一个人,就她一个人去到菰城学院的男寝室楼那边堵柳川。

无视完全陌生的环境,无视周围人的指指点点,此刻的项羽心中只想着一件事,等柳川那个家伙出现,狠狠地给他一拳!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项羽等了差不多半小时后,有三个人从寝室楼里走了出来。

项羽并没见过柳川,但这时走出的三个人里中间那个实在是帅得过分了点。男人越帅越坏,帅的这么离谱的男人,不是那个弄哭沐流儿的柳川又能是谁?!

她气冲冲地走向前,想像自己原先的打算那样,先狠狠给他一拳。可等他来到“柳川”面前,才发现以她和他的身高差来说,她如果打出一拳,肯定打不到他的脸,相较于勉强出拳可能会打到一些奇怪的部位,她选择了出腿,狠狠地,毫不留情的上踢腿,目标是“柳川”的腰间。

这真要踢实了,“柳川”非得断子绝孙不可。

可出乎她的想象,面对她势在必得的一腿,“柳川”右臂下移,看似很轻松般就挡下了。虽然身子还是被腿的力道踢得后退了两步,但看来并无大恙。

居然还是练家子?

项羽略一惊讶,但更多的是不忿。

她可是来替闺蜜出气的,可没这么好打发!

一击不中,项羽使出了生平所学,拳脚并用,势要在“柳川”身上留下点深刻的印象,而“柳川”呢,虽然看着高高大大,但身手却是十分矫健,闪转腾挪间,愣是一下都没让她打实在身上。

原本的出气战变成了追逐战,可追着打着,项羽原本狂躁的心稍稍变得冷静下来。

冷静下来,就琢磨着事情有点不对了。

她当初给沐流儿占卜出来的魔星大概是家境优渥,相貌堂堂,但并没有显示是身手不俗,隐世高手啊。

她因为这人长的帅就认为他是柳川是很草率的行为,毕竟相貌堂堂和倾倒众生,差距也不是一般的大。

于是,项羽停手了,和那个人好好交涉了。

嗯,原来他是柳川同一个寝室的室友徐帆,至于她要找的正主,昨天根本就没回寝室。

行吧,闹了个不大不小的乌龙。

项羽性格也是豁达的,知道是自己的错,和大大方方和徐帆道了个歉。

因为刚才她和徐帆的打斗引来了很多围观群众,继续在这等柳川出现也不合适,于是她决定先离开这,再找机会来逮柳川,和他好好算算弄哭沐流儿这笔账。

是的,一切她都计划的好好的,除了一点变故外。

原本她都好好道歉了,那个柳川的室友不管接不接受,在她之后也该离开干他自己要做的事了吧。可事实是,他偏不,那个叫做徐帆的男人就像自己的事一样一直跟着自己,自己走他也走,自己停他也停,他难道不知道他现在的行为和个尾行的变态跟踪狂没啥区别?

在不知道几次赶他走失败后,在几乎绕了整个菰城学院走完一圈之后,项羽感到累了,疲惫了。

来到停车场,坐上自己的黑色法拉利,项羽猛踩油门,跑车发出轰隆的声响。

替闺蜜教训柳川这事,下回再说吧,现在的她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学校,赶紧甩开身后这个跟屁虫!

跑车呼啸着扬长而去,扬起一片烟尘。

在不远处的徐帆看着这一幕,脸上露出了一个奇异的微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