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5我真报警了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220字
  • 2021-08-27 17:07:16

菰城的混混都是这么弱鸡的么?

在龙哥他们走后,三九不由自主想翻个白眼。

说是混混,更像是模仿混混的小屁孩,自己学校里跟自己表白的那些男生,都比这群人勇敢。

装啥混混啊,回家玩泥巴不是一份更有前途的职业?

不过现在这情况也挺麻烦,三九看了眼完全不像还能醒来的柳川,打了个哈欠。

这家伙拉自己出来时就过了十二点了,先是喝了一个小时闷酒,又来了龙哥这么个小插曲,一通乱七八糟下来,三九看了眼自己的手表,凌晨三点二十。

这个点,是夜猫子,也困啊。

三九坐着,拨弄着柳川的脑袋。

先用手捏住柳川的鼻子,放开,捏住,又放开,反复几次。

柳川轻咳了几声,依旧没有醒来。

麻烦事,自己回去睡觉简单,但这个冤大头醉死在这儿没人照看,万一被人杀人宰了阉了,自己总归会良心不安。

早知道让龙哥那群人帮忙把他扛回去了,现在自己一个人,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需要帮忙么?”

在三九发呆时,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传来。

抬头,是之前龙哥事件时来过的那个服务员。

“这位先生看起来醉的不轻。我们酒吧和隔壁的城市酒店是同一家,需要我替两位安排个房间休息么?”

服务员彬彬有礼。

不过,谈的,也是生意。

“好的,谢谢,麻烦你了。”

三九想了想,答应了。

把这家伙扔酒店然后自己回家,也是个办法,总比在这浪费时间等他醒来强。

服务员很热心,帮着半搀着柳川到了隔壁酒店。

按理说,开房需要所有入住者的身份证信息。

柳川好办,三九从他身上摸出钱包,身份证在,现金也有不少,付个押金绰绰有余。

可三九未成年啊,也没身份证啊。

服务员和酒店前台交换了个眼神。

有提成嘛,挣钱,不寒碜。

“2605,含早餐,十二点前退房。”

前台把房卡交到了三九的手里,意味深长笑笑。

服务员把柳川和三九送到了2605屋前,也意味深长笑笑。

这几乎一模一样的笑容让三九觉得这两人肯定有一腿。

服务员给他们开了个大床房,房间布置的挺有情调的,还有个大大的落地窗。

三九站在窗前,从26楼往下看去,菰城的夜景尽入眼底。

比不上大城市的繁华喧嚣,却有自己的灵犀于心。

如果能一直住在菰城,也许也挺不错的吧。

三九看着被安置在床上,鼾声渐起的柳川。

帮忙脱衣服让他睡得舒服点?

想啥呢,完全不可能这么做的好吧。

自己脑抽发疯喝酒,浪费姑奶奶我这么多时间,还得替他收拾烂摊子,没收他钱已经很仗义了好不好?

想到这,三九突然觉得有点口渴,在酒吧里柳川自顾喝酒,她就一开始喝了点冰水。

未成年不喝酒,但在酒吧叫饮料,三九觉得有点LOW。

看看这里有点啥喝的吧。

三九打开了房间里“冰柜”的门。

...

......

啥玩意?啥玩意?啥玩意?

三九看着柜子里那些奇形怪状,反应过来自己打开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冰柜。

而这间所谓的大床房,应该有个更让人脸红心跳的专业名称。

酒店前台和服务员那意味深长的笑容...

明白了,三九明白了。

但这又是什么鬼啊,我看起来那么像S么?

投诉,必须的!报警,必须的!律师函,必须的!

三九有点凌乱,缓过神来后,把“冰柜”门狠狠关上。

真的是流年不利啊!

在出门前,三九把柳川钱包里的钱一扫而空。

是精神损失费哦!

末了,又是恶狠狠地瞪了柳川一眼。

从城市酒店出来时,三九的眼神凶的要死,把那个曾经意味深长的前台吓了个够呛。

凌晨4点的菰城比较安静,道路上做夜宵的小摊渐渐撤了,做早餐的摊位陆续开工。

各种食物的香气传来。

三九摸了摸肚子,好家伙,别人是气饱,她是气饿。反正收了笔精神损失费,那就吃点吧。

于是,三九在一个卖生煎的摊位前坐下,点了十个生煎吃了起来。

离这个生煎摊不远处的一个街角,两个青年男子远远注视着三九。

正是之前离开的龙哥和他的一个小弟。

“龙哥,我们这算啥,尾行啊?”

看着三九有滋有味的吃着生煎,小弟摸了摸自己的肚皮,他也饿了。

在酒吧龙哥小小吃瘪离开后,一伙人原本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但大伙才一散伙,这家伙就被龙哥单独叫回来,和龙哥两个人在酒吧附近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待着,一待就是半个多小时。

龙哥是老大,老大叫自己做事,自己照办就是了。

可没理由的瞎等着,龙哥也不说些什么,这也难受啊。

在之后,之前他们一起搭讪的那个妹子带着服务员一起扶着那个醉鬼出来了。

那时,小弟感觉到龙哥的眼神一下亮了起来。

龙哥的小弟聪明的不太多,但被龙哥单独留下来的肯定不是笨蛋。

事实上,他不止不是笨蛋,还是圈子里的第二把交椅,虎哥。

看自己大哥这个表现,虎哥就寻思出来了,龙哥这是发春了,还是很严重的那种。

看到妹子进酒店,咬牙切齿,看到妹子不到半小时又出来了,又暗自松口气。

虎子确信了,龙哥这病得确实不轻。

我们是混混哎,做事需要这么斯文么?

龙哥现在的情况完全像个暗恋中的小男生,不对,是暗恋中的小变态。

偷偷跟踪这种事,太跌份了。

“虎子啊,你说她和那个男的到底啥关系?”

龙哥说的很小声,生怕一条街外的三九听到一样。

“还能啥关系,那个关系呗,”虎哥想也不想,但看到龙哥不善的眼神后,悻悻改口道,“也说不准是兄妹亲戚啥的。”

“哎,我们走吧。”

龙哥叹了口气。

“啥?”

虎哥觉得自己听错了,因为按他的理解,自己老大今天是应该要目送那妹子回家,偷偷记下地址的。

“我是觉得吧,有的事情强求不好。”

龙哥笑了笑,不看他一头乱糟糟的黄发的话,很是有点小帅。

他是那种从小到达没受过啥挫折的人。

交往和玩过的妹子,好几只手也数不过来了。

三九确实挺有意思的。

让他忍不住想多了解她一点,想多看她几眼。

男人嘛,对掌握不住的总会产生征服欲的。

但确实没啥必要。

自欺欺人没必要,仗势欺人,抢人女友更没必要。

菰城不大不小,有缘自会再次遇到。

不过,要是能知道她的名字,就好了。

下次问名字时应该更讲礼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