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30.5秘密基地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320字
  • 2021-09-28 18:28:33

杭城城郊,私人别墅。

主卧中的沐流儿揉了揉眼睛,明明睡了足足有九个小时,但她还是感到非常疲惫。这是很没道理的事,这栋别墅的隔音做的相当好,房间里布置了能宁神安心的熏香,她身下是私人订制的舒适床垫,为她做这一切的人仅仅是希望她能安安稳稳睡个好觉。

可似乎愿望落空了呢,她睡得一点都不好,甚至做了好几个已经忘记的噩梦。

醒了就起来吧。

沐流儿伸了个懒腰,起床,移步,打开橱门。

衣橱里是各种各样的衣服,或可爱,或迷人,或帅气,但奇怪的是,每种衣服都有五件,而且看起来大小不一。

沐流儿并没有选择其中任何一件,而是看向衣橱角落,那里挂着她昨天过来时穿着的风衣。

演出服是只有上台表演时才能穿的,这是沐流儿一直坚持,并要求AF其他成员也一定要做到的。

没错,这座别墅是AF乐团合宿训练的秘密基地,虽然别墅的主人不是沐流儿,而是项羽。

也不奇怪吧,AF乐团的主唱是百亿级别企业沐天集团的大小姐,那么作为团里的贝斯手,项羽名下有一栋别墅,完全合理。真要是家境相差十分悬殊的人,也很难玩到一起并成为闺蜜。

项羽家没沐天集团那么大,但主要经营的正是沐天集团不涉及的房地产。

虽然项羽不是家里的独女,但她名下实际的房产并不少,仅在杭城就有五套,这栋别墅,在这些房产里面只是平平无奇。

穿上衣服,离开房间,沐流儿似乎听到一楼的练习室里传来敲鼓的声音。

“PRERA这家伙,很勤快啊。”

沐流儿有点感慨道。

AF乐队之前的鼓手因为一些原因离开了乐队,PRERA是没几天前招进来的新人。

一个十六岁,中俄混血的妹子,算是海归,加入AF乐队后就直接住在了这栋别墅里。

沐流儿和PRERA只见过三次,一次是面试时,一次是PRERA搬进来时,还有一次是自己去菰城上学,PRERA特地来送她。

说起来,自己还没和PRERA一起演奏过呢,不过听楼下传来的鼓声来看,这孩子基本功挺不错的,不比她的前任差。

说真的,沐流儿有点技痒了,她对音乐确实是非常热爱,不然也不会特地组个乐队出来。

可惜,自己的吉他昨天落在了菰城的学校里没带回来。乐手的乐器就好比剑手的剑,对他们而言,是最最重要的伙伴。这并不是说换了把吉他沐流儿就不会弹了,但能弹归能弹,但音色音质什么的,终归是没自己的那把顺手的。更别提有点玄幻的,乐手和乐器之间还存在着信任和羁绊这种东西。

菰城啊...

沐流儿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

昨天她受到项羽的蛊惑,亲了柳川一下,虽然事后稍微有点后悔,但她也是个坦诚的人,想明白了就决定直面所谓的魔星。

不过就是和男孩子交往么,就算自己是第一次,也没啥好怕的吧?

如果没有之后发生的偷拍事件传播,她可能已经第三次“偶遇”柳川,然后,正式的,认真的,好好和他表个白。

可惜,没有如果。

突然出现的偷拍事件完全弄乱了她的计划,也弄崩了她的心态。

之前也说过,她本身是偏传统的女孩,要不是项羽的整活,她是怎么都干不出强吻男生的事情来的。

可现在呢,她干的这件事一下整个菰城学院都知道了。

天知道她室友打电话给她,她看到这个视频后,内心有多么的崩溃!

再坚强的人也有他脆弱的一面,何况她根本没那么坚强。

逃,赶紧逃,这是本能的反应,也是当时她唯一的念头。

逃,逃离菰城,逃离柳川,只要看不到了,一切都伤不到她了吧,这样可笑的,鸵鸟般的想法。

可自己该逃去哪呢?

回杭城的家?

不行,父亲肯定已经知道这事了,现在的自己完全没想好怎么去解释。

啊,爸爸打来电话了,怎么办?怎么办!

恍惚间她想起了一个人。

她的话,一定能帮到自己的吧,一定能的!

等她再次回过神来,已经来到了这栋别墅前,是打车来的。

从菰城打车到这不算便宜,但一个女孩,半迷糊中还一个人打车,确实很危险,为此,项羽还仔细盘问了那司机好一会。

再然后,

帮她放水洗澡,帮她布置房间....

再然后,

就是现在自己的醒来。

虽然项羽从某种意义上才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但她为沐流儿做的这些事还是让沐流儿非常感动。

人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的感觉。

或者把知己改成闺蜜,姐妹,老公,都没关系。

沐流儿会心一笑。

不过,今天到现在都没看到项羽这家伙呢。

按以往合宿的经验看,她会在自己睡醒前就来到房间里陪着,然后在自己醒的瞬间,表演一出睡美人或者王子变青蛙的戏逗自己开心。

说不准是在看PRERA练鼓呢。

想到这里,沐流儿下楼,走到一楼的练习室。

练习室的门是虚掩着的,这也是为啥隔音效果这么好的屋子,自己能在二楼听到一楼的鼓声的原因。

“团长好。”

看到沐流儿进来,正在打鼓的PRERA停下手来。

因为是中俄混血,PRERA的头发天然是金黄色的,眼珠偏褐色,俄国那边的妹子发育的比较早,十五六岁和中华二十岁上下差不多,而十六岁的PRERA看起来还是挺青涩的,这方面是更像中华人。

“练习是很重要的,要把每次练习当做是上台演出一样。”

面对乐队的成员,沐流儿就显得比较严格,

“你上台演出时会因为别的事中断么?”

“不...不会!”

PRERA略一迟疑,随即大声回答道。

“嗯,你才刚来,有些东西你也不清楚,反正记得一点,在这里练习时你是最大的,再练习结束前没有人能命令你做别的事,明白了么?”

对PRERA的反应,沐流儿还是满意的,她组乐队是为了兴趣不假,但她并不想组一个玩票性质的乐队。

一旦付出,必尽全力。

这是她的座右铭,也是AF乐队的团魂。

“我记得了。”

PRERA点头,准备再次开始打鼓练习。

“也不用这么拼命,”

沐流儿对PRERA的态度很满意,但PRERA毕竟是个刚十六的孩子,她也不想虐待童工,

“吃早饭了没,没的话一起吃。”

“我五点多已经吃过了,羽姐在出门前替我做了饺子。”

PRERA回答道。

但她的话一下被沐流儿抓住了重点。

五点多的时候,项羽居然就出门了?

“项羽说了去哪么?”

沐流儿追问道。

“具体我也没听太清。”

PRERA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好像是说要去找人算账,去湖城什么的吧?”

湖城?

是菰城吧!

沐流儿一时也顾不得其他了,赶紧跑回楼上去拿自己的手机。

我的项羽大小姐啊,

你可千万别整太大的事出来啊!

沐流儿在心里暗自祈祷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