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装逼打脸,不存在的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592字
  • 2021-08-26 23:56:52

菰城一直是个民风淳朴的地方。

几百年前就有人题诗赞曰:

行遍江南清丽地,人生只合居菰城。

不过这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与古时候的恬静淡然不同,而今的菰城人更在意的是猎奇和吃喝玩乐。

不管是什么地方新入驻菰城的网红店,特别是吃的,前半年的生意没有不火爆的。至于半年后如何,有的倒闭了,别的大部分生意都被新的网红店所夺取。

内卷这玩意嘛,无处不在,懂得都懂。

好在挣钱这件事嘛,本身不寒碜,明明知道是被割韭菜,那些借钱都要往股市里冲的傻子不也多的很么。

现在天湖苑外的酒吧一条街,就是这些年间卷出来的产物。

说是酒吧一条街,但真正生意还像样的也就那么三四家。本来么,喝闷酒这种事,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更合适,可好巧不巧,柳川拖着三九来的却是整个菰城最大的那家,城市酒吧。

林子大了,鸟就多,场子大了,事也多。

就在三九琢磨着要不要先扔下柳川自己开溜的时候,几个染着黄毛,穿的有些嘻哈的半大小子,像是商量好的一样,从酒吧各处向柳川开的这个卡座走来。

得,遇上酒吧里百分之九十九会遇到的小混混找茬事件了。

可能有人觉得出酒吧喝酒就碰到小混混这种事很离谱,很套路,是每本都市小说里必然要打卡的桥段。但实际上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很多年前,在大家的印象里,酒吧是小混混聚集的场地。收保护费,争抢地盘,进行不可描述物品的交易,毕竟陈浩南这个名字那时还是挺有名气。

过了些年,在大家的印象里,酒吧又变成了419的温床和基地,寂寞的城市,寂寞的人,是平时太多责任的倾轧么,已经让人在互道晚安时都不敢问彼此的姓名。

其实,酒吧始终是酒吧,本身并没有改变。

就像网吧变成了网咖,又变成了网络会所,本质还不是一个上网的地方?

酒吧本身是让人喝酒的地方,不管是毕业的学生,还是一般社畜,高端金领,都不会每天泡在酒吧里吧。

那在爆满的酒吧里,剩下的还有什么人,不就是那些无业游民么。

一男一女两个小年轻开了个卡座,男的快把自己灌醉了,而女的又漂亮的不要不要,换你是小混混,你出不出手?

“嗨,美女,交个朋友啊。”

在小混混们把卡座包围了后,里面一个看起来是老大的家伙开了口。

他先是很嚣张的看了已经醉倒的柳川一眼,见没啥反应,来了个邪魅一笑,大喇喇的向卡座走去,打算坐在三九的旁边。

不过还没等他走进卡座,三九挥臂一拦,把他拦在了外面。

“我没兴趣和你认识,这里也不欢迎你,”虽然卡座被小混混们包围,已经孤身一人的三九倒是一点都不带怕的,她举手向附近的服务员示意,然后目光慢慢从这些人脸上扫过,“请你离开。”

她的话冷,目光更冷,领头的黄毛被这目光一扫,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美女别误会啊,我们没恶意的。”

见服务员正往这走来,黄毛打个哈哈,想让自己显得尽可能友好一点,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龙哥,在这一片也算有点名气吧,这次单纯是来交个朋友,没啥别的意思。”

龙哥伸出右手,见三九没有理他的打算,也不生气,继续笑笑,

“这样吧,美女和这位小哥今天在这的消费,都算我的,怎样?”

出来混,就算只是小混混,也会想办法给自己取个花名。这个家伙胆大很大,自称菰城龙少,让手底下的兄弟都叫自己龙哥。

也亏得是菰城治安良好,没啥真正意义上的社团,不然你叫自己龙哥,不得被真大佬们当小泥鳅给摁死?

其实嘛,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当地一些老板的儿子,属于从小到大都被隔壁家的孩子教育再教育的那一挂。这些人,有的是念到初中毕业也懒得念书了,有的是违反记录记过干脆辍学的,总之,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事实就是菰城多了不少无所事事的富二代。

这些人家里也不缺钱,也不需要这么早接触家里的生意,但要是让他们自己玩自己的说不准会惹出多少事来。

于是,“龙哥”的爸妈干脆牵头,这个是富二代,但不完全是富二代,是小混混,但不完全是小混混的圈子成立了。

让这些人一起先胡闹些日子,等大了收心了,就是一波娶媳妇继承家业。

说了这么多,概括起来就是,做小混混,龙哥和他的小弟们都不够专业。

搭讪美女对面不甩你,还乐呵呵给人买单,你到底是小混混还是舔狗啊?

“你来买单?”三九挑了挑眉,并不打算回应龙哥代表友好的握手。

“我说你这别给脸不要脸,龙哥和你交朋友这是看得起你。”

见三九一直甩自己老大面子,龙哥还没说话,身边的小弟们先不干了。

“叫你美女还真装上了,你当你是谁啊。不怕告诉你,就算是真的女明星,见到龙哥也得赔着笑脸。”

“那是,在菰城,龙哥就是这个。”

讲这话的小弟竖了个大拇指,邀功似的往上顶了顶。

龙哥一见,赶紧一皮坨给这家伙撂倒。

开什么玩笑,吹牛归吹牛,也得讲基本法啊,这个傻乎乎的家伙是怎么混进这个圈子的?一会回去就清理门户。

“这位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之前三九呼叫的服务员到了,看到龙哥这群人没什么出格的举动,也是暂时按兵不动。在酒吧,闹事的情况不可免,但城市酒吧作为菰城最大的酒吧,真有人闹事,酒吧那些退伍军人组成的安保人员也能处置得稳妥。

“这位先生想替我买单,麻烦你查一下,这个卡座的消费记录。”

三九很淡定。

“好的,请您稍等,”服务员拿出放在胸口的仪器一阵操作,“十七号卡座的今天的消费一共是七千六百元,如果需要具体的清单我会给您打印。”

他扫了一眼醉过去的柳川和桌上不少没开和喝到一半的残酒。

“当然,没喝完的酒我们会提供寄存服务,您可以在下次来时凭会员卡提取。”

“你听到了。”三九看向龙哥,出奇的,这次倒是带上了点笑意。

“啊,”龙哥迟疑了一下,反应过来三九是让他当场买单。

这女的有点意思啊。

虽然是个不怎么靠谱的混混团体,龙哥和小弟们调戏“良家妇女”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的消费就由龙哥我买单了,也就是个普通的搭讪套路,没几个人当真,就算最后真付钱,也是在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之后。

像三九这样的情况,他没遇到过,也没想过能遇上。

这情况,不像是被他们调戏,倒像是三九在讹诈他了。

“行,”龙哥掏出一张镶金边的卡,递给服务员,示意他刷卡。

龙哥本身不差钱,也不是没见过美女,相比精致的皮囊,有趣的灵魂对他的吸引力更大。

这时候,摆个阔,稳稳当当。

但服务员却没去拿POS机,只是无奈道:

“抱歉啊,我刚没看仔细,这个卡座的帐一开始就结掉了。”

服务员把金卡退给龙哥,

“请问,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

“你说想和我交个朋友,还说替我买单,现在看来单不用你买了,朋友也没必要交了,你说对吧?”

在让服务员离开后,三九微笑,但下了逐客令,

“如果没什么事,请你们离开,我朋友醉了,需要好好休息。”

龙哥拍了拍脑袋,有点欲言又止,但终归没再说啥,带小弟们离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