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25.5你相信天定奇缘么(长章节)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5294字
  • 2021-09-24 18:55:42

撞到一个陌生的男人身上,还把他当成垫子压在身上,怎么看都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吧。

和大部分少女一样,沐流儿曾经也期盼过和命定的王子有一场浪漫的邂逅,不过随着慢慢长大,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也渐渐淡了。世间哪有那么多王子和公主的童话啊,就算有,也不可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像偶像剧里和那个他通过阴差阳错相识,这是开玩笑的吧?

只是一瞬间的胡思乱想,有了肉垫的沐流儿虽然身子有点麻麻的,不过没受任何伤。

那就快点起来吧,趴在别人身上可不像话。

“啊...”

“嘶...”

可能是手忙脚乱,也可能是刚才摔倒时候吉他盒的带子松了,在沐流儿起来的时候,背着的那个吉他盒滑落了下去,重重砸在了那个男人的腿上。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看着地上男子痛苦的神情,沐流儿是万分愧疚。自己装吉他的盒子材质挺好的,这么一砸下去,该不会把他的腿砸断了吧?

“那个,你自己能起来么,要不要叫个120?”

看着地上的男子挣扎的动作,沐流儿蹲在他身边小心翼翼的问。这要是真把人砸断腿了,她是真的过意不去。

“先别,等我缓缓。”

地上的男子并没有放弃挣扎,他的额头冒着冷汗,慢慢地,慢慢地想往墙边挪去。

他是想靠着墙站起来。

想到这里的沐流儿赶紧凑近去扶住她,帮忙他站直身子。

“呼...”

在沐流儿的帮助下,那个男子终于成功站了起来,沐流儿也松开了手,总算有功夫可以仔细打量一下他。

是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一个男生,穿着一身休闲服,不算太高,也不算太帅,但看起来还是比较顺眼的,有几分邻家哥哥的温暖。

“行了,没事了。”

做了一些舒展运动后,邻家哥哥的表情没那么痛苦了,

“那谁,没事了,走了吧。”

“真的没事了?”

沐流儿有些诧异,自己撞了他,自己的吉他还砸到了他的腿,他居然一点都不打算计较的样子。

这不太对吧,就算身体真的没被撞坏,一般人也会交换个联系方式什么的吧,自己好歹也算个美女吧,居然不趁机搭讪的么?

“真没事了。”

大概是为了显示自己真的没事了,邻家哥哥煞有其事的在他面前走了几步,然后转身想回身后的包厢了。

哎,居然是真打算直接走了?

沐流儿赶紧走近几步,把自己的名片递了出去。

“那个,这个给你。这个是我的名片。你还是去做个身体检查比较好吧,身体健康是第一的啊,费用我来承担,到时联系我好了。”

毕竟是自己撞到了人,而且沐流儿也知道,如果受到内伤的话当时是察觉不到的,是自己责任的话,她肯定是会负责到底的。

“好的,谢谢,再说吧。”

邻家哥哥似乎没怎么放在心上的样子,不过在看完名片后他的表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点惊奇,又有点狂热的样子。

是被自己的身份吓到了吧?

对此,沐流儿还是比较自豪的。

虽然天筱娱乐是爸爸给她专门办的公司,可她组的AF乐队,在杭城已经小有名气了,还举办过好几场小型LIVE呢。

“我没名片,我打下你电话吧。”

邻家哥哥边打电话边自我介绍说,

“我叫柳川,柳树的柳,孙笑川的川。”

噗,哪有这么自我介绍的啊?

真当人人都认识孙狗啊?

“好的,我知道了。”

不过沐流儿还是很有礼貌的回应了一句。

一时间有些缄默。

沐流儿盯着柳川看了会,觉得这样沉默下去气氛有点不对。

“那...”

“那...”

可能柳川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接过变成了异口同声。

不约而同的笑笑,沐流儿发现柳川笑起来还是挺好看的。

哎,这气氛不对啊,说好的没有童话故事呢?

沐流儿心里有些好笑,可能自己潜意识里还没完全排除掉这种想法吧。

“那我先走了。”

她冲柳川挥了挥手,

“记得去做检查啊。”

就像人的一生中会遇到许多过客一样,对此刻的沐流儿而言,柳川也就是一个看着还算顺眼的人。

也是个好人呢。

对世界常怀善意的人,运气都不会差吧。

-------------------------------------------------

【老婆,我跟你说啊,今天我算了一下,你会遇到坏男人,所以不准去相亲,听到了没有!】

沐流儿看着手机里自己好闺蜜发来的消息,一时也想不好怎么去回复她。

发信息过来的是AF乐队的贝斯手,项羽。

没错,你没看错,就叫项羽,和以前的西楚霸王一个名字。

不过这个项羽是个萌妹子就是了,虽然总粘着自己的她好像有点像拉拉。叫自己老婆叫得是一个顺口,在自己数次抗议无效后就由得她了。

相亲遇到坏男人,怎么可能?

沐流儿看着面前忙的焦头烂额的安叔。

遇到坏男人的前提是能遇到啊,而自己今天相亲的对象,北奥集团的刘公子,明显是放自己鸽子了。

【放心啦,相亲对象压根就没来。】

沐流儿打字,安慰着自己的这个好闺蜜。

【不可能,我塔罗占卜从来都没错过的,现在没来一会也会来。老婆现在赶紧回去,立刻,马上!】

没几秒她就收到了项羽的回复,这丫头不好好练习,一直盯着手机的么?

【再等十五分钟就回去。】

沐流儿继续打字。

不过自己这个闺蜜倒也不算吹牛,塔罗和贝斯都是她非常精通的东西,她之前给自己啊还有乐队别的成员都算过,其中大部分都是灵验的,活脱脱一个小巫婆。甚至被她们吐槽她不该叫项羽,应该叫张角才对。

【老婆你不爱我了!离婚!】

项羽又是一秒就回了信息,这速度,是打字机么?

“安叔,真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啊”

沐流儿向还在打着电话的安叔打了个招呼。

“沐小姐,这...”

看样子安叔还是想挽留一下,不过这次明显是他家少爷不对,人家沐小姐都等了差不多半小时了,怎么还能要求别人再等下去呢?

沐流儿离开了包厢,下楼前不由往自己刚才撞倒柳川的地方看了一眼,也很巧,那个包厢的门这时正好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三个男生。

哎,这个不是早上在开学典礼上,上台和管七海辩论的那个人么?

早上徐帆弄出的动静有点大,让他原本就很大的名气又在全校传开了,加上确实帅的离谱,所以沐流儿也有印象。

就像男人爱看美女是天性一样,女人爱看帅哥也很合理。

沐流儿多看了徐帆几眼,徐帆大概是注意到她的目光了,也回以一个友善的微笑。

不过,也仅此而已。

沐流儿不至于花痴到主动去搭讪徐帆,徐帆是对这种注视的目光已经见怪不怪了。

沐流儿的目光从徐帆身上移开,旁边的两个男生里没有之前自己撞到的那个叫柳川的。

自己要不要上去问问他们柳川的情况呢?

沐流儿刚想上前,但一下就反应了过来很不对劲。

很不对劲啊,自己为啥要这么关心那个叫柳川的呢?

就算是关心他的伤势,自己都已经给他联系方式了,等他联系自己就好了啊。

去问他可能的同伴他的情况?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等会,项羽之前的占卜是说今天会遇到伤害自己的坏男人,可好像也没说那个人就是自己的相亲对象吧?

难不成,那个人,会是那个柳川?

沐流儿皱眉,她并不算太信命运的人,不过这份关心还是来的太诡异了点。

她决定好好问问自己的这个闺蜜。

“哼,老婆你终于舍得打电话给我了啊。我跟你说啊,现在道歉啊,晚了!”

电话那头的项羽似乎在生闷气,不过沐流儿是了解她的,装的而已。

“跟你说正事呢,你之前跟我说的占卜,没开玩笑?”

沐流儿显得有些急促。

“我拿这种事跟你开玩笑呢,是真的,我算出来,你今天会遇到你命里的魔星,遇到他你就会心跳加速,不能自己..”

项羽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惊呼道,

“不是吧,你真遇到了,相亲的对象?”

“不是,是路人,也没什么心跳加速,不能自己。”

沐流儿斟酌着用词,

“不过,好像是有点想去关心那个人的事,这是个什么情况?”

“完了完了完了...我绿了,我被绿了...”

“说人话!”

“心跳加速,不能自己就是个比喻,你觉得自己想去主动关心一个路人,这还不够明显么?”

电话那头的项羽明显有点丧气。

“那现在怎么办?”

“那就得看老婆你自己怎么想了。”

“嗯?”

“如果真是那个人,就算现在还是路人,你们迟早还会再见的,如果你想这样,就如此如此,你想那样,就那般那般...”

沐流儿听着项羽跟自己说的那些内容。

这有点离谱了吧!

根本不可能会那么做的吧!

-------------------------------------------------

当得知一件原本以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正要发生,而且必将发生的时候,该是个什么心态呢。

反正现在的沐流儿心态是有点崩的。

虽然是玄学,虽然很扯淡。

难道自己就这么撞到了自己的王子么?

回到学校,她洗了个澡,冷静了一下心情。

她倒也不是排斥恋爱,只是,她根本没准备好啊,而且这种类似古早偶像剧的展开,离谱了点吧。

更别说项羽刚和自己说的那些...

要是真的再次遇到柳川了,自己真的要那么做么?

菰城的九月很热,心事缠身的沐流儿也没什么食欲,在琴房练了会吉他,挨到七点左右肚子实在受不住了,就出去买了块面包充饥。

适度的练习倒是分散了她的心情,嘛,真遇到等遇到再说吧,菰城虽然不大,但也没那么多偶遇吧。

这时候,她的铃声响了。

Shavadava In Amazing。

哎,是谁这时候打自己电话呢?

她正想拿出手机看看,身旁的一个声音让她差点僵立当场。

“沐...同学?”

她记得这个声音,记得这个声音的人,但她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遇到了柳川。

“是你啊,等等,我先接个电话。”

当沐流儿发现坐在离她很近长凳上的柳川时,心乱如麻的她还是回以一个看似镇定的微笑。

可当她发觉打电话给她的也是柳川时,瞬间有点绷不住了,表情管理大失败,完全是哭笑不得的情况。

“真挺巧的啊。”

沐流儿笑着把手机展示给柳川看。

不过心里却是在埋怨,这家伙也真是的,明明都看到自己了还不挂掉电话,这算什么呢。

算魔星啊。

她的脑海里又响起了项羽的话。

【反正就是会把你伤的深深的,最后遍体鳞伤的那种。】

那有没有办法化解呢?

【杀了他!哦,杀人当然是不行的。走肯定也是不行的,魔星什么的逃不掉的。我倒是有个办法,老婆你可以试试。】

想到项羽说的办法,沐流儿坐在柳川旁边的凳子上。

“是啊,挺巧的,我还真没想到你也是菰城学院的学生。”

面对再次相遇,柳川倒是显得挺高兴的。

“因为名片么?觉得我是一个职业乐手啊。”

沐流儿酝酿情绪中。

“确实是,女孩子的年纪一般看不出来。不过我之前也奇怪,天筱娱乐不是菰城的,菰城也很少会有乐队来弄演唱会啥的,不过你在这读书的话就都说得通了。”

柳川看起来还是比较健谈的。

“以前没有,我来了就说不准了哦。”

沐流儿暗自深吸一口气,基本把情绪调整好了,

“不过我也没想到撞到的人会是校友啊,那么,大概,学长?”

“我是大二金融专业的。”

柳川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

“那确实是学长了,重新认识一下吧。菰城学院大一音乐专业新生沐流儿,以后请柳川学长多多指教了。”

情绪调整完成,沐流儿直接换到了柳川的长凳上,身子贴的柳川很近。

这就是她那个非常不靠谱的闺蜜提供的作战思路。

主动出击,吓退他!

你问如果吓不退怎么办?

本来就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吓退最好,吓不退说明孽缘太深,躺平就好。

“近了点哈。”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吓退作战起了效果,柳川还真拉远了和沐流儿的距离,面带微笑道,“学妹以后也请多多指教了。”

【如果对面被吓退了就要乘胜追击。】

项羽的忠告再次响起。

“噗...学长,你,不会是,处男?”

“那,有恐女症?”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玩笑啊,就是我看到学长你这反应,很像那啥。对对对,很像漫画里的纯情男主哎。”

一波三连走起,大部分男人对太过热情的女人都会产生警惕并敬而远之。

不过,这样还不够。

“学长,你不觉得我们的认识,本身就很像漫画一样么?”

沐流儿目光炯炯的看着柳川。

“确实吧,所以呢,是你想泡我,还是希望我来泡你?”

这次,柳川的态度似乎变了,不再逃避,反而印上了她的目光。

【如果这时候对面反挑逗你,说明他心已经慌了,这时候再加把火,烧死他丫的!】

后面可能带了点私人情绪,无视吧。

“不介意的话,我泡你吧。”

沐流儿心中暗念无数次我是荡妇我是贱人,然后摆了个尽可能诱惑的姿势,把咬了一半的面包递给柳川道,

“泡一个人的话,是不是先该请你吃个饭。吃吧,别客气啊。”

【如果这时候他还敢反抗的话,也是回光返照了,找机会给她个狠的,绝杀!】

啥叫狠的?

【这个看情况而定,抱他亲他都行吧,呸呸呸,我在说些啥啊。】

柳川真的还会反抗?

如果他没落荒而逃的话,自己真的要亲他么?

沐流儿有点犹豫了。

说真的,当真面强吻一个男孩子,她真的做不到啊!

哎?

柳川似乎要咬面包了?

他还闭上了眼睛!

一瞬间无数思绪冲击大脑,沐流儿把心一横,双唇贴上...

-------------------------------------------------

这是沐流儿的初吻。

鬼使神差也好,鬼迷心窍也罢,她就这么主动A了上去,还亲了好久。

就这导致在这一吻之后她整个人有点晕乎乎的,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了。

“你有病吧。”

...

“按正常套路,接下来不应该是学长你过来抱住我么?”

“偶像剧套路啊,命中注定的相遇,命中注定的重逢,然后一吻定情...”

“要不作为赔礼,我让你亲回来好不好?”

“你看,你关心我喜欢的人,我却不在乎你喜欢的人。这么看来,你很在乎我,而你喜欢的人在你心里也没多大分量啊。”

“那,交往试试呗?比如开个房间试试深浅长短之类的咯。”

等柳川落荒而逃后,沐流儿回想起自己说过的这些话,整个脸都涨红了。

她可真没有刚才表现出的那么开放,或者说,她本身是个偏传统的人。

这件事告诉我们一个深刻的道理。

假酒害人,不对,是闺蜜害人,听闺蜜瞎扯发疯和喝假酒撒泼并没有啥本质区别。

可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就因为项羽说柳川是自己的魔星,自己要“吓走”他?

为了吓走他,做一些不是自己本身会做的事,甚至赔上了自己的初吻,代价也太大了点吧...

可自己为啥要吓走他呢?

平心而论,她对柳川的观感并不差,就算真的和他交往也没什么的吧?

毕竟,都亲过了是吧。

等会,这有点悖论了。

因为想吓跑他去亲他,结果因为亲了他反而觉得和他交往也挺好的。

这哪跟哪啊?

说真的,沐流儿也弄不清现在的自己是怎么想的。

下次再见到他,先和他道歉吧。

沐流儿暗自决定,只是现在的她还没意识到,这件事之后的发展,早已超乎她的想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