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24人类高质量幼驯染upup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846字
  • 2021-09-21 10:30:00

站在201室的门口,柳川稍微犹豫了下,还是选择了敲门。

按昨天开小号观察的结果看,金子晗的直播时间应该是晚上的7点到午夜的12点。不管金子晗现在在没在用手机打游戏,直播的时候给她打电话终归是不太好的。

“外卖放门口就行了。”

随着敲门,屋里传来金子晗的声音,不过她并没有来开门。

行吧,那就等等吧。

柳川把外卖挂在门把手上,不自禁回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属于在记忆皮层下浅埋,平时肯定不会想到,但一遇到媒介就会像洪水一样肆虐而来的那些回忆。

自己很小的时候,是不怎么能见到爸妈的。

更准确点说,从开始有记忆起,一直到在善同的念小学的那段时期,自己都是和爷爷奶奶一起住的。

如果说菰城是中华国里不起眼的一个城市,那么善同就是这个不起眼城市里面最落后的一个镇子。低矮阴暗的平房,到处是鸡屎水坑的小路,如果不是自己的爸妈一个月偶尔会开车来一次,这个小镇上连部轿车都没有。柳川记忆里的善同是个山沟沟一样的地方,从与世隔绝的角度来说,也没错,在他还住在这个这个小镇的时候,善同和外界唯一有联系的是一个孤零零的车站,早晚各有两班去菰城的车,想去别的地方,想都别想。

很小的时候,自己完全是一个乡下孩子,追逐,打闹,玩泥巴。

玩的是正宗的泥巴,又臭又脏,涂在脸上好半天才能洗掉。虽然泥巴洗掉了,泥巴臭味的消散就比较随缘了,不过也不要紧,别的小孩身上也是差不多的味道,在一起上课的话也很难分清到底是谁身上脏。反正都脏,也等于不脏,法不责众的道理,自己倒是从小就懂了。

是的,再差的地方也有学校。

再苦不能苦学生,再穷不能穷教育,这点是大家都认同的。

所以,善同有小学,也有初中,虽然现在看来,不管是硬件,还是师资,和援助山区的学校比,也就勉强好上一丢丢吧。

这么说起来,和金子晗的认识应该挺早的,毕竟都是一个小地方的人,可能很小的时候就一起玩过,不过太小时候的记忆是真的没有了。印象比较深还是在成为了同桌之后吧,你问为啥会是同桌。大概自己那时候成绩挺好的,金子晗成绩挺差的,一好带一差,先富带动后富这一手,小学老师还是整得明明白白的。

不知道现在的小学男女生之间是怎么个相处方式,记得自己那时候,班上的小屁孩们是紧守男女之防的,一条条三八线被划在课桌上,昭告着彼此领土的神圣不可侵犯。

不过也不全是如此,至少他和金子晗的桌上就没划那东西。之前也说过得啊,小时候的金子晗就是个假小子装扮,一点都不像女生,要是真划了那东西才可笑是吧。

等会,自己那时确实是经常被她揍的,可她为啥要揍自己呢?

就在柳川蹲着回忆的时候,201的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

“呀!”

由于是蹲着的缘故,金子晗在开门的时候可能没注意到门外还有人,等发觉有人一声不吭蹲在门口时,条件反射般发出一声惊呼,然后狠狠一脚踹了出去!

擦?!

这算是回忆和现实的重合么?

自己回忆归回忆,好端端的蹲下干啥?

不过也不等柳川懊悔了,金子晗的一脚已经踹到了他的脑袋上,一脚把他踹了个踉跄。也好在她现在穿着的是拖鞋,要是穿着高跟鞋,说不定就成命案现场了。

“是你啊...”

金子晗这才发现自己踹到的人是柳川,想要上去安慰一下,不过马上又回过神来,有些狐疑地问道,

“你不是回学校了么,怎么在这里蹲着?”

有些话她没直接说出来,但柳川也听得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不就是把自己当成不怀好意的流氓了么,不过仔细想想,自己大半夜默不作声蹲在女孩子家门口,确实也不太妥当。

“不是你想的那回事,再说,我有钥匙,哪有那么麻烦。”

柳川赶紧解释了一下。

因为确实是有道理的实话,金子晗寻思一下也没错,看向柳川的眼神和缓了许多,略带歉意道:

“对不起啊,还疼么?”

当然疼,要不你让我踹一脚试试?

柳川腹诽一句,不过表面上还是挤出个笑容。

“凑合,小时候被你揍习惯了,现在重新体验下也挺好,哈哈。”

“不是吧,你这么记仇?”

金子晗大概是没想到柳川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有点讶异,不过还是凑近了柳川,看了看被她踢到的额头。

“都紫了啊,我给你擦点药酒吧。”

额...

因为靠得太近的缘故,柳川可以很清楚的闻到金子晗身上好闻的味道,这是哪个牌子的洗发水和沐浴露呢,总之不是泥巴牌的。

因为金子晗比柳川要矮大半个头,所以她要看柳川的额头必须把柳川的头往下掰,这也导致了柳川的目光不可避免的顺着略微宽大的睡衣到达了一些不太好描述的地点。这丫头虽然人变得漂亮了许多,但某些地方的发育好像挺一般的吧,柳川有些失礼地想到。

额...

虽然尽可能去分心了,但实际的情况很恶劣啊,一个穿着睡衣的漂亮妹子差不多等于缩在你怀里,还捧着你的脑袋,柳川能忍住不就势亲下去就已经不错了好吧。

不过可不敢再亲了好吧。

几小时前被亲一次现在还脑壳痛了,自己要是主动亲出去不知道命还有木有。

不过好在金子晗应该是没注意到柳川心里的挣扎,带柳川进屋后就去找药酒了。

回过神来的柳川是在屋子的客厅里,金子晗没让他进直播的主卧。

也正常,没几个女主播会在直播的时候让男的出现的吧,虽然自己是挺想看看自己昨天整来的设备究竟成效如何的。

稍微打量了一下房间,和被租出的时候差不多,搬进来的金子晗不知是没空呢还是懒得打扫,客厅的地上桌上还是灰灰的。柳川收起想帮忙打扫的想法,自己现在好歹是以一个病号的身份进来的,一会金子晗拿药酒出来看到自己正在扫地,还是会有点尴尬的吧。

“这是从老家带来的药酒,效果很好的。”

没一会,金子晗从主卧出来了,手里拿着个红色的小瓶子,里面是淡绿色的奇怪液体。

“祖传配方啊,那我一定要试试。”

虽然这液体看起来挺可疑,但柳川不好意思推辞,再说自己的老同桌也没理由害自己吧。

不过说来也奇怪啊,金子晗现在不就做点直播么,带药酒干啥?

等会,柳川突然反应过来,金子晗的直播时间是晚上7点到12点,就算睡个懒觉,早上9点起来,那么整整一个白天她又在干什么?之前他没感到奇怪是想着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白天都在上学,可金子晗刚回来的时候就说自己已经辍学了啊...

那她白天...

“躺下,躺好,别乱动。”

金子晗半带命令的让柳川躺着沙发上,好让自己给他涂药酒。

再次靠近的娇躯让柳川无暇多想,只能继续扯话题转移注意力。

“你不是还在直播么,不要紧的么?”

“是啊,不过涂个药酒挺快的,没事的。”

“给你找出来的这套设备用的还满意么?”

“挺好的啊,水友都说画面清晰了很多...哎,你别乱动啊?啊,对不起...”

在涂药时柳川的脑袋总动来动去不肯正面自己,这让金子晗有点恼火,忍不住给了柳川一个“头汤”,不过听到后者的痛哼还是让她停下了作业,有些歉意。

“我说,老同学啊,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来着。”

折腾了差不多五分钟,终于涂完药的柳川舒舒服服地躺在沙发上。

“问吧。”

金子晗收拾药酒,柳川的不配合导致撒出来不少,她得去洗个手了。

“你小时候为啥一直揍我呢?”

柳川终于说出了这个在门口回忆时一直没想通的问题。

听到这话,金子晗的身子明显一震。

好啊,柳川你这家伙,原来都不记得了么?

气愤转头,金子晗想好好给柳川一个深刻的教训,可等她接近柳川的时候,发觉轻微的鼾声传出,才这么一会,柳川居然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原本打算挥出的拳头,变掌,再变指,在他的额角轻轻划过。

真是个笨蛋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