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23你说是过渡就是过渡吧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755字
  • 2021-09-20 13:46:10

在给柳川打完电话后,徐帆让柳晟把来查寝的学生会干部们都“请”了出去。

和大部分管理较严格的学校一样,菰城学院也是有学生会查寝的,不过查的基本是刚入学的新生,像今天这样整整六个人跑来大二的寝室,不用说肯定是被领导指派特地来逮柳川的。

面对这种情况,徐帆一点不慌,很自然的和六个学长对视着。

查寝,尽管查,查完,走好不送啦。

徐帆和柳川一样,并没有在学生会担任什么职务,不过他本身算是个名人,还是在开学典礼上敢上台硬杠CEO的主。区区几个学生会生活部的干部,在普通学生面前可能会逞逞官威,在他面前,是一个屁都不敢多放。见柳川确实不在寝室里,几个人程序般的看看墙壁,看看地板,再开开卫生间的门,流程走完就出去了,甚至都没敢留一句狠话。至于出了寝室后还在楼梯旁盯着这里什么的,徐帆让柳晟关上门,他们乐意当看门狗,就让他们去当。

“老大,这次川哥会没事的吧?”

问这话的是任翔,别看这小子平时一副死宅样,但真遇到寝室哥们出事的时候,也不会再整什么二次元至上。

“不是小事,不过也能处理。”

徐帆还是泰然的。

不同于柳川相对悲观的想法,徐帆觉得这事虽然已经惊动了校方,但其实不是什么恶性事件。

当众接吻,毕竟不是当众啪啪啪,被偷拍传播,对当事人声誉当然会有影响,但大部分学生也就看个乐子,对校方的声誉影响也并不是很大。不过现实就是这样的,哪怕只是一件小事,都可能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成为他们寻求自我利益的敲门砖。就好比刚才被他赶出去的六个人,他们是真的受校方领导的指派,还是自发行动想去讨好领导,谁又知道呢。按鲁迅的说法这些都是吃人血馒头的人,虽然事情性质没那么严重,本质确是一样的。

这样的人,不少,现在是查寝的六人,明天呢,后天呢,在这件事的热度淡去之前,肯定会有不少人会跳出来,打扰到柳川和那个妹子正常的校园生活的。

所以,处理这个事情的关键,就是让校方明确一个说法,出个公告什么的。只要校方明确了态度,没了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以现在这个时代的热度更新情况,也就个把礼拜的事情,这件事就会被大部分学生抛之脑后了。

“不过,川哥也真是的,啥时候泡到这么漂亮的妹子了也不和我们说说。”

柳晟似乎没留意到沐流儿就是中午时间柳川撞到的人。他玩着手机,正在看学校贴吧这件事的最新进展,看了一会突然惊呼道,

“好家伙,妹子的信息被人查到了,是这届音乐专业的新生。照片也有!叫沐流儿,还别说,是真的漂亮啊!”

“晟哥,现在就别看八卦了。”

任翔对柳晟这种吃自己哥们瓜的情况有点不满。

“你懂啥,我不看,谁来带节奏,谁来给川哥控制舆论导向啊?”

柳晟说的是大义凛然,不过看他乐呵呵的样子,也不知这话是真是假。

“你不就搀别人身子么,那可是嫂子。”

任翔有点不依不饶。

“知道啦,知道啦,我也就看看。”

柳晟有些意犹未尽的放下手机,重又看向徐帆,

“老大,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接下来,交给老大呗。”

徐帆笑笑,和回答柳川时一样的自信非常。

在随便找了个由头让柳晟和任翔离开寝室后,徐帆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不一会儿,电话接通了。

“徐...徐少爷您好!”

电话那头似乎是没想到徐帆会给他打电话,接起电话的时候还迟疑了一下。

“没打扰到阴校长您休息吧?”

徐帆笑道,他拨出的电话,打给的正是菰城学院如今的校长--阴有功。

“不会不会。”

电话里的阴有功显得有些惶恐,语气也十分尊敬,

“徐少爷打电话过来,是因为您室友的事吧。”

“正是,阴校长真是料事如神啊。”

徐帆随便恭维一句。在打电话前,他就知道阴有功会猜到他的用意,毕竟想要当上校长,可不是单凭资历就能混上去的。凭资历极限也就混个副校长,差点的是教导主任,真正的学校一把手,哪个不是老谋深算,老奸巨猾的。

“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晚点,最迟明早,一定会让徐少爷您满意。”

阴有功就差拍胸脯领军令状了,不过他这么说了,徐帆也就安心了。

没错,他徐帆是帝都一个大家族的少爷,会来菰城学院读书是因为一些比较特别的原因。这点,阴有功是知道的,甚至他能成为校长也是徐帆背后的家族暗中推了一把。

不过,话虽如此,徐帆却从没打过阴有功的电话。就他自己而言,是一点都不想主动去联系阴有功的,毕竟求人帮忙,就会欠人人情,人情欠的容易,偿还就不容易了。

可这次不同,这次是为了兄弟。

“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接完徐帆电话后,阴有功回过身来,满脸堆笑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子。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平常这个时候阴校长要么是家里看书,要么是和几个老友打打麻将。

他这个年纪了,又是一个大学院的校长,工作之余,享受享受,也很正常。

不过今天的他可没工夫享受了,在接到这个男人的电话后,他就在家等着这个男人的到来,不单如此,等人到了,阴校长还拿出了珍藏已久的上等茶叶给他泡上。

三十万块钱一斤的茶叶,一般的贵宾都用不上。

当然不是一般的贵宾。

来的是杭城沐天集团的总裁,沐天行。

沐天集团市值数百亿美元,在杭城都算得上一线的大集团了。一般的综合性集团基本都会涉及房地产,不过沐天集团并没有,整个集团的侧重点在传媒这块,囊括了几十个子公司,其中也包括了沐流儿的天筱娱乐。

更准确点说就是,沐流儿就是沐天行的女儿,天筱娱乐就是挂在她名下的公司。

“没事,只是这件事得劳烦阴校长你多费心了。”

沐天行回应道,虽然是富甲一方的大亨,他言谈还是非常有礼的,对阴校长也很客气。

“令千金的事情,我一定好好处理,一定让沐总您满意。”

这次阴校长是真的拍了拍胸脯,很用力,不知是不是连欠徐帆的那份也算了上去。

“那行,我就不再叨扰了。”

沐天行喝了口阴校长给他泡的茶,起身告辞道,

“阴校长就不必送了。”

离开阴校长的家,沐天行又一次拨打了沐流儿的电话,结果还是打不通。

这丫头。

沐天行摇了摇头。

其实他并不是太赞成女儿来菰城上学的,和杭城比起来,距杭州一个小时不到车程的菰城实在是太小了,也太破了。

以沐流儿的成绩,以沐家的财力,别说是杭城的高级学府了,就算是帝都,新都的顶级大学,只要沐流儿有这个想法,他都有办法送她进去。

可不知是叛逆呢,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沐流儿偏偏来了菰城,来了菰城学院这个毫无格调的二本。

行吧,菰城就菰城,二本就二本,念书什么的,随女儿高兴吧。

沐天行是想的开的,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很宠沐流儿的。

开玩笑,不宠她的话,会直接为了她一句要组乐队就给她专门弄个公司么?

可,都说女儿是老爸的贴心小棉袄,但沐天行觉得,比起贴心,自己的这件棉袄用扎心形容更合适一点。

这才几天啊,这才离开自己几天啊。

自己的宝贝女儿就和一个莫名其妙的小子亲上了?!

还一直不接自己的电话。

真不知道爸爸有多在乎你么?

“沐总,我们现在是回杭城么?”

司机看沐天行进车后有些发呆,提醒说道。

“行吧,回去吧。”

沐天行揉了揉眉,他的女儿他是了解的,不接自己电话,多打也没用。

不过那小子...

沐天行知道自己不该记恨或不满的,但难免的吧。

就像父亲总不会喜欢自己女儿的第一个男朋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