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3爱慕拆妮子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142字
  • 2021-08-26 23:56:15

在和苏晴签好合同后,柳川把101室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一遍。

毕竟有三九的前车之鉴,虽然这屋子从来没有放过自己相关的东西,苏晴也不像是个会乱翻别人东西的人。但强迫症这东西,一时半会也治不好。

说实在的,虽然整栋57幢基本都空着,但柳川也没必要去把这些空屋租掉。每个月多个两万来块,对柳川而言,可有可无的吧。三九那屋是因为之前本就租出去了,而把201登记出租,是因为“赶走”三九后,一栋楼就剩自己一个住,多少有点冷清寂寞。

“世事无常啊。”

柳川叹了口气,结果三九没走,又多了个苏晴,大概是老天看自己太闲了,要给我找点事做。用赔了夫人又折兵形容不太合适,但一时也想不到更好的形容。

三九,三九哎。

虽然下午确实很气,但一觉睡醒后,特别是看到苏晴情况后,柳川觉得还是对他人更多点关爱比较好。自己年级虽然也不大,但冲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发火甩门怎么都说不过去。

打开手机,已经晚上11点多了,这个点,对面的小魔女应该还没睡。

“大小姐,夜宵打算吃啥,我给您点。”

三九没有手机,所以柳川在球球上给她发了信息。

三九的球球名叫三玖,头像是上半年一部11区新番的角色,带着耳机的,具体也弄不清。

用动漫人物当头像,果然是小女孩,柳川就不同了,他的网名是声声慢,头像是一副黑框眼镜。

(三玖:满汉全席。

声声慢:...正经点...

三玖:米其林三星。

声声慢:好的,沙县,淮南牛肉汤还是黄焖鸡?

三玖:你是谁,你不是十二哥哥,盗号狗司马!

声声慢:...《发送失败,您已被该用户拉黑》)

???

啥玩意,我请你吃东西还拉黑我?

这能忍?这能忍?这能忍?

这不能忍吧?

就在柳川打算去隔壁找三九好好理论一番的时候,karma再次响起。

柳川看了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想直接挂断,但想了想,还是点了静音。

屏幕在亮了好久后熄灭,须臾又重新亮起,良久后熄灭,周而复始,宛若闭环。

/不接别人电话是不礼貌的,就算当时没看到,看到后也得给那人回电/

柳川苦笑。

这个,还是多久前,那个人教我的呢。

/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爸妈商量,爸妈是不会害你的/

是的呢。

爸妈,爸妈...

爸!

如您所愿!

“喂,”柳川接起电话,让自己的声音像是有气无力刚睡醒的样子,“柳老板你懂不懂时差啊,现在BJ时间已经晚上12点了。”

“打扰你休息我向你道歉,之前跟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电话那边的声音很淡然,仿佛不是和自己的儿子打电话,而是和一个普通的生意伙伴。

“关于做卖国贼的那件事?”

“柳川,注意你的语气!”

“我的语气有什么问题么?我是一个光荣的中华公民,和您一个枫叶国的男爵说话该用什么语气?”

“你这是好好交流的态度?”

“我和您之间也没什么好交流的,”柳川咬了咬下唇,让自己的声音不会颤抖,“半年前,在法院里,不都说清楚了么?”

“......”

“你再好好想想。”

柳川挂断了电话。

别待在菰城了...我在枫叶国已经给你找好了大学...你过来...毕业后就来爸爸的公司...

真好啊,真好啊。

一步一个脚印,飞黄腾达的人生,就像从小到大,那个男人一直帮自己安排好的那样。

自己从来也没拒绝过,也从没想过去拒绝。

从小到大,那个男人陪在自己身边的日子屈指可数,却一直要求着自己去走他规划的路。

不止是要求我,也要求妈妈,

可结果呢?

半年前,一张冰冷的判决书,财产分割,协议离婚...

这是什么荒诞的喜剧?

自己得到了一大栋房子,一大笔钱,好几个产业,却没有了爸爸和妈妈...

那个男人,去了枫叶国,据说已经重新结婚了。

妈妈,回了帝都的娘家,因为一些原因,这半年间甚至没给我打过一个电话。

真好啊,真好啊。

结婚时都说过相伴一生的誓言的吧。

从小到大都教育我要好好学习,以后找到好工作要孝敬爸爸妈妈。

现在算TM的怎么回事。

现在的我还需要找工作么?手头的资产混吃等死一辈子不难了吧?

我倒是想孝敬你们啊,

你们TM的都给我回来啊!

擦,又哭了。

明明在半年前的那天,就告诉自己不能再哭了啊!

迷迷糊糊间,柳川走到402的门前。

砰---砰---砰---

大力敲打着门。

大半夜敲门可能会被邻居投诉,但整栋楼都是柳川的,怕个屁啊。

“这次反应好慢啊,我还以为十二哥哥你睡着了呢。”

打开门的三九笑吟吟的,已经换好了和下午不同的衣服。

毕竟在这住了快三个月了,之前也玩过对暗号拉黑的游戏,结果么,基本都是柳川直接带她出门吃,这算是两人间的小小默契了。

“哎,你怎么哭了。”

注意到柳川的异常,三九伸手想帮忙抹去他的眼泪。

但却被柳川一把抓住了手。

“走。”

柳川抓住三九的手,也不说去哪,也不管三九说啥,就这么往楼下走去。

姑奶奶我这算不算是流年不利?

在酒吧的卡座上,三九看着还在一杯杯给自己灌着酒的柳川,突然生出这么个念头。

在这里住了差不多三个月了,对面这个房东哥哥,三九自以为是很了解的。

冤大头,好脾气,临时菲佣简洁版。

可今天这个傻乎乎的家伙似乎不太对劲,不单在下午给自己甩脸色看,刚还一把攥过自己。

有一瞬间,三九甚至以为他打算干点少儿不宜的事情出来。

拜托啊,十二哥哥你有点常识好不好,我未成年啊,报个警你就完蛋了啊。

真有需求,你这么有钱可以花点的嘛,是的,花点,又花不了多少,哪怕嫖呢,哪怕偷偷摸摸呢?

不过发觉柳川并不是打算干那些事,而是把自己拉到附近的酒吧一条街,看他自己的灌酒表演后,三九反而更鄙夷了。

拉未成年来酒吧,同样很没常识的好不好?

看他现在这模样,不把自己灌醉是不会停了。

自己现在到底是开溜呢?还是开溜呢?开溜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