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16同病相怜的两个笨蛋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171字
  • 2021-09-13 12:05:30

拦住柳川的自然就是好久不见的菰城龙哥。

自从那天晚上的酒吧事件和尾行事件后,三九的身影就像一根倒刺,狠狠地扎在了我们龙哥那还有些幼小的心灵里。

有缘自会相见,这是自己当初在阿虎面前装的逼,也是后来每每想起都会让龙哥恨不得抽自己一顿的一次装逼。

装啥洒脱,装啥无谓,问个名字不香么?知道地址不香么?

现在好了,也就差不多一个礼拜没有再见到三九,搞得我们龙哥是干啥都不香了。

和小弟去逛吧哈皮?在家发呆,不去。

小弟说有漂亮妹子快来?他甚至想一拳揍过去。

反正,完全就是一副一见钟情后,单相思重度中毒的模样。

作为菰城富二代混混圈子里的头目,龙哥这样“不务正业”的状态不单他手下的小弟们急,他的父母更急。

以前出去惹是生非好歹是年轻健康有活力,现在成天闷在家里又没人照看,万一哪一天抑郁了,自杀了,该怎么办?

龙哥,他可是实打实的九代单传!

为此,龙哥的老爸,菰城北奥集团的董事长,刘董,在向龙哥的小弟们了解到情况后,作出了一个曲线救国的决定。

就是给龙哥安排相亲。

龙哥,真名是刘成龙,今年刚好十九岁。

这个年纪不说心里有没有三九,能忍得了父母的包办婚姻?

前天装病推掉一次见面。

今天被管家拖着到了见面地点后,龙哥一个尿遁,溜到了外面,正想走呢,就碰到了后面走出来的柳川。

虽然刘成龙严格意义上都不算见过柳川,但他还是很确定,眼前这个男的,就是当初三九身边的那个人。

毕竟,柳川今天,正好穿着那天去酒吧的衣服。

“我们认识么?”

柳川看着一步步走近自己的刘成龙,虽然不解,还是礼貌问道。

“你...上礼拜是不是去过城市酒吧?”

刘成龙斟酌着字句,总之先确认一下肯定是对的。

“城市酒吧?”

柳川略一迟疑。

上礼拜自己确实拉三九去酒吧喝酒,当时自己心情很差,也不记得具体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不过第二天醒来是在城市酒店,那应该去的就是城市酒吧了。

这个黄毛少年叫住自己,是因为当时在酒吧里发生了什么事么?

“对,城市酒吧,你去过的吧?”

刘成龙显得有些激动,又向前走了两步,

“那时,你和一个小姑娘在一起的,对吧?”

三九?

刘成龙说话和态度让柳川不是很舒服。

是那天自己醉倒的时候,这个人和三九发生什么事了么?

是三九被他搭讪了么?

也怪不得柳川多想。刘成龙虽然当了好几天家里蹲,今天被管家逼着来相亲,穿的也挺有范的,但一头乱糟糟的黄毛还是没打理,“混混”的底子还在。

“是的,请问有什么问题么?”

柳川思考过后,还是坦诚回答。毕竟刘成龙这么问肯定是认出自己了,否认基本没啥用,干脆实话实说看看他到底想干啥。

“那个,我...”

出乎柳川意料,刘成龙显得有点扭捏,挺像个害羞的小男生的。

“没什么问题的话,我还有事先走了。”

不管是装纯情还是别的啥,柳川可不惯着他。

“等,等下。”

见柳川说走就走,刘成龙忙拦住,这下话也变利索了,

“我想问问那个姑娘的名字。”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她!”

柳川定定看着眼前这个家伙。

梳理了一下思绪,大致确定刘成龙应该确实是一个对三九一见钟情的纯情小伙,而不是琼瑶剧中毒的大傻瓜。

柳川很喜欢三九,现在面前出现一个对他说也喜欢三九的男人,按理说他应该会不爽的吧。

嗯,完全不会。

出奇的,他对眼前的这个刘成龙是一点敌意都没有。

没办法的啊,三九长的顶漂亮,性格也很有意思,自己尚且hold不住,更何况这种小伙子呢。

“我是很想告诉你答案,不过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

柳川叹了口气,不知道是不是酒精还没挥发吧。他很自然伸出手拍了拍刘成龙的肩膀,后者竟然也没拒绝和反抗。

“怎么可能?”

刘成龙显然不信。

一起去酒吧,完了还送你去酒店的妹子,你说不知道她的名字,搁谁能信?

“想知道为什么的话,找个地方聊聊?”

柳川继续拍了拍这个算是同病相怜的小伙子,给出一个提议道。

阿四餐馆二楼的包厢里。

之前撞到柳川的沐流儿一个人坐着,旁边一个四十来岁,管家模样的男子一直在向她道歉。

“沐小姐真的对不起,我已经让人去找少爷了,一会就能到。”

“安叔不用自责了,应该是刘少爷对我不感兴趣吧。”

沐流儿也不知是不是自嘲,她十指交叉,微笑,但看得安叔心惊肉跳。

“沐小姐可别这么说,是我家少爷的错,您再等一下。”

安叔擦着额头的汗。

自己家的少爷也真是的,前天那个相亲推了就推了。今天这个是老爷千叮咛万嘱咐的一定要好好对待的杭城大小姐,万一惹她生气了,怕是连家里的生意都会受影响。

“好吧,那再等十五分钟吧,再久就是没缘了。”

沐流儿还是微笑,让人不知道心情好是不好。

答案是,还不错。

和刘成龙是被逼相亲的情况差不多,她也是昨天接到父亲的电话,被通知了今天有这个相亲。

父亲的话是说的好听的。

什么反正你去菰城念书了,和菰城本地的“豪门”见个面,就算不成多个朋友也是不亏的。

行,那就去吧。

并不是因为是父亲的要求。

沐流儿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去的原因很简单,因为确实不亏。

刚来菰城,为了自己的事业,她需要打开人际关系。

一点三十,是约定的时间。

在菰城学院的开学典礼结束后过来,时间本身很充裕。

没想到的是自己的班主任在典礼过后还把整班人弄到班级开班会,一开还没完没了。

没法,眼看着时间要来不及了,她只能请假先走,还因心急走的快了点结果还把人撞伤了...

结果呢,自己急匆匆的进包厢想道歉,现在都两点十五了,想道歉的人还没出现。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这样等于自己什么都没付出,对面就欠自己一个人情了。

真,挺好。

也不是啥都没付出。

沐流儿突然想到刚被自己撞倒那个人。

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自己话去检查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