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14兄弟间也需要谈心劝解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018字
  • 2021-09-12 08:20:12

“所以老大你上台单纯就是好玩?”

“不然呢,这事既然已经在开学典礼上提出来了,就不可能再因为有多少学生反对而取消的。不过本身我也不是很担心那个什么教学改革,我们的校长可不是草包,不会答应

只让别人赚钱,实际上完全没用的项目的。”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菰城学院外的小吃一条街生意也红火了起来。

此刻在一家名叫阿四餐馆的私房菜店里喝酒吹屁的,正是柳川寝室的兄弟四人。

随着管七海演说的完毕,阴校长最后又来了一段总结,折腾了大伙一上午的开学典礼总算是落下了帷幕。

从7点30到12点30,整整五个小时的煎熬,大部分学生已经被整的又累又饿。

开学典礼结束,重视点纪律的班级是全班先回教室集合再解散吃饭。

而我们柳川的班主任,金融专业的秦老师就显得人性化的多,直接让大伙先散伙吃饭,等下午再回教室做个大扫除啥的。

嗯,虽然这事上大家都承他的情,可吃完饭下午再去打扫教室这件事,估计也就几个班干部会去执行。

柳川四个,就是没打算下午帮忙的那一挂。

开玩笑,那教室一学期自己都待不了几次,去打扫图个啥。

正好,这样一来时间就充裕了,昨晚没聚的餐,今天中午给补上。

他们四个人一共点了十道菜,叫了一整箱啤酒。

不过,同是聚餐,四人的状况却不太一样。任翔是一直在埋头苦干,柳晟也是吃的不亦乐乎。至于柳川和徐帆么,更多的是在喝酒,菜也就象征性吃上几口。

“不过,老大刚上台时我都呆了,还以为是去出风头的。”

柳晟夹起一块回锅肉放进嘴里,含糊说道,他目前的碗碟已经被骨头装满。

“老大还需要出风头么,我们整个金融专业最出名的就是老大了。”

柳川点点桌子,喝了三瓶啤酒的他已经稍微带着点醉意,

“我跟你们说啊,这桌菜,老板娘看在老大面子上,给打了个八折。你们说,说说看,除了老大谁还是能靠脸吃饭的?”

“川哥你其实也行的吧”

任翔啃完一只大鸡腿后插了一嘴,他的碗碟更夸张,几乎已经叠成了小山。

“不一样,不一样,别人是靠脸吃饭,川哥是不缺饭吃。”

柳晟开了个玩笑,他已经解决掉回锅肉,又把魔爪伸向了一整块T骨牛排。

看着大快朵颐的两个人。

柳川无语。

这两吃货,干脆吃死得了。

“你们俩啊,是不懂川儿的苦的。”

徐帆拿起酒瓶,和柳川来了个干杯的姿势,

“说起来,川儿你现在到底是怎么个想法,就等那个叫三九的妹子回来?”

“不然呢?咳..咳...”

柳川酒喝得有点急,稍稍有点被呛到。

“我是觉得人现实一点,多往前看会更好一些。”

对柳川的这个想当“望妻石”的想法,徐帆是秉持不支持不反对不建议的三不政策的。

“往前看好啊,那你什么时候给我们找个大嫂啊?”

柳川确实有点醉了,不过醉了也好,方便说些平时不方便说的话。

“是啊,老大也是时候给我们找个嫂子了。”

男女关系那方面的八卦柳晟是最感兴趣的,直接放下筷子起哄。

“嫂子...唔...嫂子...”

喂喂,任翔你倒是吃完了再说话啊,别噎着了!

“你们那,哪有兄弟们都单着身老大自己脱团的道理啊。”

徐帆摆了摆手,继而哈哈一笑,

“行,要嫂子也可以啊,等你们都不是光棍了,我一下子给你们找三个嫂子怎么样。”

“老大,你是了解我的,我这辈子只和纸片人过。”

最先表态的是任翔,看来已经把刚才噎着的东西吞下去了。

“老大,你是了解我的,我也就口花花,俗称有色心没色胆。”

接着说话的柳晟,他正在专心转着筷子,用着平时绝不可能有的认真劲。

“胆子可以练的嘛,一会有好东西给你。”

徐帆转向柳川,

“接着轮到你了。川儿,你怎么说?”

“我怎么说,我能说啥?我说,老大,哪有逼着自己兄弟找女朋友的?”

柳川又好气又好笑,

“行行行,我知道格式不对,重来啊。”

柳川拿起酒瓶,直接吹了半瓶,然后一脚踩在椅子上,作大义凛然状,

“老大,你是了解我的,我要么不出手,出手就是一窝!”

开心。

现在的柳川觉得很开心。

是很通透的那种开心。

是喝着廉价啤酒,玩着过时老梗却由衷的那种开心。

是有兄弟们陪伴的那种开心。

“是啊,我们川哥是谁,哪能缺妹子呢。”

柳晟啪啪啪鼓掌,可能是差不多也吃饱了,他也拿起一瓶酒吨吨吨灌了几口,

“这不,川哥昨晚还...”

“柳晟你说啥呢,是不是皮痒了。”

柳川见状直接横了柳晟一眼。

这家伙,昨天还说不说的,

现在这是啥,

这,这算啥?

“川儿昨天又干啥了?又被坏女人骗了?”

徐帆一听来了兴趣,颤巍巍走了两步,然后重重一拍桌子,

“晟儿速速如实报来,本王重重有赏!”

徐帆喝得一点都不多,根本不可能喝醉。

所以,很明显,他现在就是在装醉演戏!

“喳。”

柳晟很配合,入戏也很快,做了个太监专属动作道,

“启禀大王,川贵人昨日夜观批站,疑似与主播旧情重燃,望大王明察!”

“竟是这般么?”

徐帆起身,蹬蹬蹬连退几步,作掩面流泪状,

“川儿,你让寡人很是痛心啊!”

柳川满头黑线。

我说,你们有喝那么多么?

我们念的是菰城学院,不是中影和北电啊!

“我出去透透风。”

柳川打开包厢门逃了出去。

好家伙,天知道老大和柳晟的戏瘾上来还要拿自己开刷多久,惹不起咱躲得起,还是先溜之大吉好啦。

“哎,呀...”

可打开门还没走几步,柳川就听到了两声惊叫,

然后,

疼痛从四肢传来,自己已经被一团软乎乎的东西撞倒在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