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28.5 妇人之仁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717字
  • 2022-06-27 17:11:35

“徐家子弟,胆识确实不凡。”

安国邦抚掌大笑后赞叹道。

徐帆的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这次见面安国邦确实有试探他的想法。当然,鸿门宴什么的他是多虑了,徐家的能量毕竟摆在那,安老爷子来菰城也是为了避免将来与徐家发生冲突。

和安成君不同,安老爷子对菰城的情况一直都有关注,也了解徐帆和自己那个外孙的感情相当不错。人都是有亲疏好恶的,徐帆会站在柳川那一边安国邦并不感到奇怪,可让安国邦吃惊的是,徐帆居然敢当着他这个安家家主的面承认这件事。

徐帆是谁?讲的好听点是徐家的三少爷,讲的难听点就是徐家一个外放的庶子。当然,从法理上说,徐帆也有可能成为将来的徐家家主,但所有人,包括徐帆自己也清楚,这个概率差不多也就是彩票中头彩的概率。

在得知了安少曦和徐帆接触后,安国邦之所以会在第一时间就来菰城,那是因为他担心安少曦私联其他家族继承人这种略带挑衅的行为会引起徐家的不满,至于徐帆本身,安国邦是不甚在意的。

可在简单接触之后,安国邦却发现,这个原本他并不放在眼里的徐家老三,并不是个简单的角色。不单能硬抗他的气势威压,做到不卑不亢,进退有据,而且心思活络,胆识颇佳。

在来菰城之前,徐帆之前一直是住在京城的。按理说,这么优秀的小子在他们的圈子里早该冒尖了,就比如他的孙子安少曦,在六岁时就有神童之名,现在风头也极盛,隐隐有京城圈子年轻一代第一人的苗头。而徐帆则不然,在今天之前,安国邦只知道徐家有这么个老三,容貌颇为俊美,至于其他的,基本都是空白。

【年纪轻轻就知道敛锋了,不错不错】

安国邦心中感叹,不过这句话他是不好当面夸赞徐帆的,只得折中一下,夸了个胆识不凡。

“安爷爷谬赞了。”

徐帆也知道今天自己不应该表现得太过聪明,但在安国邦面前耍小聪明也不是个好的选择,万一被抓现行的话更是平白丢了印象分。

“小家伙之间兄弟情深,相互扶持,很好很好。”

安国邦赞赏之后话锋便是一转,

“徐少爷,你说要帮我的外孙,这很好,可有一点你别忘了,老头子我还没说要把这小家伙带回安家认祖归宗呢。”

“安爷爷,我帮柳川,和他是否是安家少爷无关。”

徐帆说的是他的心里话。

“老夫也猜到徐少爷你会这么说,柳川这孩子,有你这个朋友也是他的福气。”

此刻的安国邦显得很和蔼,就像一个得闲找小辈聊天的邻家老大爷,

“说是第二个问题,老头子我问得有点多的,那么,现在是最后一个问题。”

“徐少爷跟我说说我的这个外孙是个怎样的人吧,也跟我这个做外公的说说这小子的一些事。什么事都行,就当我们两个随便聊聊天。”

安国邦的最后一个问题很简单,甚至都算不得是个真正的问题。

但这个天并不太好聊,徐帆是知道家族测验这一套的,徐帆是个怎样的人安国邦手上肯定已经有了相当详尽的资料。在这种情况下,安国邦还和他聊这个未免有些多此一举了。

徐帆可不敢把安国邦当成是一个闲着没事就想聊聊天的老大爷,他梳理了一下思绪,便把自己和柳川相遇以来的事,则要和安国邦分享了一遍。在聊的过程中,徐帆做到了不偏不倚,至于聊完之后安国邦怎么判断,这就不是他能影响得到的事了。

“哦,这么看来,这孩子还挺善良,是个好人是吧。”

听完徐帆的讲述后,安国邦总结了一下,只不过从这些话里,徐帆分不清他对这样的柳川是认可还是不满。

“也不只是这样,以前的川...柳川是很锐意进取的,就是他爸妈分开之后,对这些方面就没那么执念了。”

徐帆说着说着差点顺口说成川儿。他倒也不是不能这么叫柳川,只不过在安国邦面前,徐帆在遣词用句上不可避免的讲究了许多。

“这么看来,这孩子逆商也不太行啊。”

如果说之前的话是难分好恶,这句话一出来就可以很明显感觉得到,安国邦对现在的柳川,是不太满意的。

“性情中人吧。”

对此,徐帆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嗯,性情中人,也好也好。”

安国邦闻言笑笑,徐帆也不清楚他的这句“也好”是真好还是客套。

“老夫的四丫头,也就是柳川他妈,现在是去找那小子了,估计是要吃完晚饭后再来这。这时候也不早了,徐少爷也留在这吃饭吧,我安排下面的人给你安排。”

安国邦向徐帆发出了邀请。

“承蒙安爷爷美意,我今天不巧已经有约,下次一定陪安爷爷一起。”

徐帆并没有约好的饭局,但他明白,继续待在这里并不是合适。柳川会来,而他还不想这么快就以徐家少爷的身份和他相见。

“那确实可惜。”

安国邦客套一句,接着说道,

“老夫的三个问题都已经问完了,徐少爷有事的话可自便,老头子我就不送了。”

“那是,不敢劳烦安爷爷。”

徐帆微一鞠躬,然后离开了会客室。

待得徐帆确实离开后,安国邦敛去了脸上的笑意。

他的表情变得很凝重,站起身来,也离开了会客室,然后走进了二楼靠近楼梯的一个房间。

看着还在过道间犹豫着的柳川,打扮成扫地老大爷的安国邦不由摇了摇头。

一如徐帆的判断,柳川的资料他早就看过了,他这个外孙是个什么性格,负责这次家族考验的人员也跟他汇报过好几次。可知道归知道,在听完了徐帆对柳川的评价后,安老爷子还是起了自己再试一试这个外孙的念头。

测试的结果,很不好。

从对扫地老大爷的态度来看,柳川确实是个温文有礼,待人和善的人,但从他在过道间踟蹰的情况来看,柳川性子里的冲淡平和和优柔寡断也是暴露无遗。

这样的性格去要是生在一个普通人的身上,那当然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但要是生在安家的继承人之一的身上的话,却是件相当不妙的事情。

道理很简单,京城那些家族间的博弈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别看现在大家是一团和气,要是其中一家真的出点什么大事的话,别的家族伸过来的不会是救助的援手,只会是催命的利刃。

别说安家了,哪怕是徐家,或者更厉害的江家,那些家主哪个不是如履薄冰,生怕自己家族变成那只被群狼分食的羊。

安国邦很清楚,要是哪一天他不在了,安家的继任者一定要是个坚定无畏的旗手,那些性格柔弱的人,根本就不配当族长。

【要么还是把这孩子带回去吧,就当一个普通的外孙这样养着】

安国邦寻思道。

他原本是有把柳川作为安少曦竞争对手培养的意思的,毕竟大部分的时候有竞争才有动力,安少曦现在虽然也非常优秀,但要是有一个能对他家主位置产生威胁的存在,相信是能促使安少曦变得更加强大的。

安国邦心中是对安成君有所亏欠,安国邦确实也挺想自己这个外孙能回到京城的,但在安国邦心里,安家才是被他放在第一位的,第二位就是他的亲孙子安少曦。

牺牲自己的外孙成就自己孙子这种事,他干得出来,也正打算干。

但现在,他却有些犹豫了。

要是柳川确实是有一定成为家主的可能和潜质的话,他把柳川推到那个位置也说得过去,毕竟说到底这世道便是物竞天择,胜者为王。

失败者,死了也就死了,这是合理的代价。

可事实上,柳川根本不是这块料啊。

这种强行的献祭,对安少曦的成长未必有所增益,而对柳川而言,却又太过残忍了。

想到这里,安国邦不禁哑然失笑。

他这个枪林弹雨里走过来的人,临到老了,居然妇人之仁起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