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皆是考验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781字
  • 2022-06-23 15:04:13

柳川认识的妹子很多,但像这样不顾场合直接称呼其为“渣男”的只有商其双一个人。

这事说来也很冤枉,一般一个妹子喊人“渣男”,那人总得干过些渣了她的事吧,可商其双喊柳川“渣男”却完全是为别的妹子抱不平,而这个抱不平的情况本身就是被人为杜撰出来的。

柳川尝试和她解释过,但说服这个丫头明显不是件容易的事,再数次尝试未果后,柳川选择了破罐破摔,你爱咋想咋想吧,让这件事彻底变成了一笔糊涂账。哪怕是现在商其双和柳川的室友任翔的关系还算不不错,但在对柳川的称呼上,她还是不愿意做出任何善意的改变。

如果是在学校遇到,被商其双这么喊柳川也没所谓,早习惯了。可问题是,现在老妈正陪在柳川的身边,而听到商其双对柳川的称呼后,这位来自京城的老小姐是眼中一亮。

“这位妹子,在大庭广众下骂人可不太好哦。”

安成君上前几步,拦住了正一脸不善向柳川走过来的商其双。

她还给柳川使个眼色,如果柳川的理解没错,大意应该是这里都交给老妈,你快先去见外公。

把一切都交给老妈么?

柳川觉得不太靠谱。

自己妈妈那点心思柳川再明白不过了,柳川不是瞎子,看的到安成君在听到商其双喊他渣男时候那兴奋的表情。

母亲她啊别的都挺好,就是爱支配儿子的感情生活。

不过话又说回来,商其双和柳川是真没一点感情上的瓜葛。对现在的柳川而言,先见外公是正事,让老妈带着一点误会帮着挡住商其双也未见得是件坏事。

脑中思索的时间很长,但现实里的却只是一刹那。

柳川做出决定后迈步上了楼,至于老妈和商其双到底会擦出什么火花他暂时是不去多想了。

这家咖啡馆不知是有些年头了,还是刻意是做旧的装修风格,柳川爬楼的时候楼梯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让人听着有些烦躁。

和大部分的咖啡馆一样,这家咖啡馆也是一楼大厅二楼包厢的布局,等到了二楼看着十多扇紧闭的门柳川才意识到安成君只告诉了他外公在二楼但没说具体是在哪个包间。

这情况,总不能一个个敲门试过去吧,再说了,他也不知道外公长什么样啊。

“让让让让,唉,瓜娃子,你别挡路撒。”

就在柳川站在走廊上踟蹰不前的时候,一个身着咖啡厅工作服,一手提着水桶,另一手拿着拖把的老者从其中一扇门里走出,看架势是要去到另一侧的房间里。

“啊,抱歉抱歉。”

知道自己挡路的柳川赶忙后退几步,给老者让出了一条通路,也顺带看清了老者的全貌。

这是位颇为健硕的老者,虽然已经是一头白发,但一点也没带老年人常有的疲态。老者瞧着颇高,柳川估摸能在一米八以上。一米八,这个身高放在当下的年轻人身上当然并不稀奇,但考虑到这个老者看着至少有六十岁了,这个年纪,这个身材,当得上一句老当益壮。

是这家咖啡店的清洁人员吧?

这是柳川从老者这身行头得出的结论。

如果是这样的话,正好可以问一问他。

“老伯,我想请问一下...”

柳川斟酌用词,想向老者问问这些包厢里的情况。

“没空没空撒,没看我正忙着撒?”

老者的脾气似乎不怎么好,柳川让路后他便打开对门包厢的门,然后在里面清扫了起来,根本不理睬柳川的问话。

“呃,抱歉,是我唐突了,您先忙。”

老者对柳川的态度确实是不怎么友善,但柳川也知道问人事情,人家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的道理,并没放在心里,反倒是又给老者道了个歉。

“你这瓜娃子倒也有趣,我不理你你反倒给我道歉撒。”

老者似乎是被柳川的举动逗乐了,笑着道,

“也罢,娃儿你想问啥,先说来听听撒。”

“啊,老伯,我是想问一下,你知不知道今天二楼的哪个房间里有位老...老爷爷...”

突然被老者搭话,柳川本来想描述的再详细一点,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别人形容他这个从没见过面的外公。

“娃娃,你这种事问我这个扫地的老头,我哪知道撒。”

老者听到柳川的问题后摇了摇头,接着笑道,

“咋的,娃娃你是和人约了忘了门牌,这个你该去一楼问问前台撒。”

“好的,谢谢,您先忙吧。”

柳川点点头。

按道理说,这事找前台确实没错,可他还不知道现在楼下面老妈的商其双是个什么情况呢,再说,柳川感觉的到,母亲把自己和外公的这次见面看的很重,现在遇到点小困难就寻求帮助,并不是太好。

就一个个敲过去吧,外公如果是在等他的话,还是很好区分出来的。

话分两头,在柳川上楼后没过几分钟,一楼楼梯口的“战争”就已经结束了。

或者,把这称之为战争有些儿戏了,因为对阵双方的段位差得实在是太多了。

本来嘛,看着商其双喊柳川“渣男”然后气冲冲跑过来,安成君还以为这又是自己儿子在菰城惹下的什么桃花债。

不过,和金子晗比起来,商其双的长相和气质差了不是一星半点,这也让安成君暗自皱眉。

也就半年的光景,自己的宝贝儿子这是变花了,而且品味还下降了这么多?这样的小丫头也下得去手已经有点生冷不忌了吧,等再见时一定要好好念叨念叨他。

但等安成君真和商其双聊起来了,还没说几句,她就知道是自己想岔了。

商其双这人呐,其实是挺有正义感的,不然也不会因为一些和自己无关的事“记恨”柳川到现在。但她的缺点也很明显,一方面是人直性子,另一方面是做事冲动,这个性格的她被安成君随便一套话,就把柳川开学到现在的那些个事都抖落出来了。

【居然敢强吻我的川儿,那个叫沐流儿的丫头胆子不小嘛】

安成君莫名对已经在杭城的沐流儿产生了些敌意,当然对后者而言,这属于躺着也中枪。

“阿姨,你真该好好管管你家儿子,别让她到处霍霍姑娘了。”

安成君并没有隐瞒和柳川的母子关系,不过商其双这话也真是敢说。

“那必须的,这小子以后再敢胡来阿姨我肯定饶不了他!”

安成君和初见的人打成一片的能力是很强的,当即顺着商其双话说道。

“阿姨,你别听这家伙乱说,川哥人还是很好的,从没有霍霍过女孩子。”

这时,一个替柳川辩解的声音传来。

安成君看着这个有些木讷腼腆的青年,他是在跟着商其双一起过来的,不过有个时间差所以柳川并没有看到他。

聊了几句后安成君也知道了青年的身份,是川儿在学校的室友,名叫任翔。

在这里遇到两人也真是个巧合。

安家在菰城大本营的这家咖啡馆一直是正常对外开放的,而这里离商其双家的那家金豹KTV非常的近。自从上次柳川有意撮合后,商其双和任翔目前虽然还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但有相同爱好的他们偶尔也会聚聚聊会,今天他们是在这商量要不要下个月去魔都参加一个动漫展,好巧不巧正好遇到了来拜见安家家主的柳川母子两人。

“你就护着你的室友吧!”

商其双明显对任翔维护柳川的话感到不满,哼了一声道,

“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都说你对川哥有误会,解释了你也不听,唉...”

任翔明显对说服商其双也没啥办法,只是叹了口气。

对这种类似小情侣的吵架,安成君是没啥兴趣的。

不过因为遇到他俩让她知道了儿子在学校里的一些风云事迹她还是很满意的。

身为安家人,她知道这些“风云事迹”里有一部分是源自安家的安排,但具体是其中的哪些,只有负责操办的安家人才清楚。

根据她的判断,柳川和沐流儿的事,应该是个巧合,但却是被他们借题发挥了。

这种不知道具体考题的考验最是折磨人,这也是安成君为何质疑想带柳川“走捷径”的原因。

说起来,川儿现在已经见到他外公了吧?

不知道他们处的如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