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2元朝的人也不姓元啊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313字
  • 2021-09-13 14:51:40

早该想到的,早该想到的。

按这些日子来的经验,是没有让自己顺顺当当办成事情的可能性的。

柳川捡起被摔出好几道裂痕的手机,很是有些后悔自己的多次一举。

真要是偷情被发现倒也没啥了不起,

但现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情况加上围上来的同学那种原来如此的目光...

很不爽啊。

柳川盯着那个浓妆女孩。

不到一米六的个子,很重的眼影,嘴唇涂的鲜红,不要钱的粉底。

明明是这么热的天却穿着长袖的白衬衫和浅灰的百褶裙。

喜欢跟风装成熟不关别人的事,不过小丫头你家里人没教过你不要多管闲事和别乱说话么?

“这位同学也是我们金融专业的新生么?”

现场的气氛还是有点尴尬,这种局面就轮到这次迎新团队的组长,庄伯尧同学出马。

在菰城学院的金融专业,庄伯尧的名气挺大的。

长的帅,能力强,性格温文,校方器拔。

和柳川同一时间进的主席团,现在柳川退出了,庄伯尧却当上副会长。

简单概括,就是许多女生的梦中白马。

“是的话,来这里找下自己的名字。”

庄伯尧把新生名册递给看起来很拽的浓妆女孩。

不得不说,我们庄伯尧王子的招牌就是好用。

原本等着吃瓜的浓妆女孩,完全把注意力收了回来,乖乖的在名册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签名时柳川也瞄到一眼。

嗯?商其双?

名字听起来倒挺文艺,本人就难以恭维了。

就比如她一直看着庄伯尧的目光,非常火热,就像想把庄伯尧生吞活剥一样。

“柳川同学有空么,要不你带商同学去领一下生活用品吧?”

不知是受不了商其双的目光,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庄伯尧给柳川指派了任务。

啥玩意,又是我?

柳川明显还是不爽。

行吧行吧,本来做志愿也是要带路的,也看在你帮我解围的份上。

收起手机,向商其双做了个请的手势,向小礼堂进发。

有一说一,柳川是很讨厌这种屁事不懂,却叽叽喳喳的小丫头的。

原本带个路就带个路,小礼堂也不远,可走着走着商其双就哼哼起歌来,乱七八糟的音调,大概是啥新的抖X神曲。

“我说周其双同学,就没人和你说过你唱歌没啥天赋么?”

对噪音,柳川没有忍耐力,嗯,为了报复她害自己摔了手机,还刻意叫错了商其双的名字。

“哈,什么周其双。你文盲吗?我叫商其双。”

商其双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绝了,还二本的学生呢,连个字都不识。”

“哦,原来有商这个姓啊。”

柳川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

“也是,毕竟商朝这么大一个,当时都是汤家的子民啊。”

“你是猪吗?商朝也不一定有姓商的啊。”

商其双一脸看笨蛋的模样,

“元朝的人也不姓元啊。”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

柳川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和商其双多做争论。

毕竟和笨蛋争论是毫无意义的事,有一句老话不是说过吗,她们会把你的智商拉到和她们同一个水平线上,然后靠丰富的经验来取得胜利这样。

“绝了,就你这智商还搞地下情,啧啧。”

这种带着点可怜人的目光...

看起来商其双是完全把自己当成白痴弱智那一挂了。

不和她一般见识,不和她一般见识。

领完东西就和我无关了。

柳川暗暗告诫自己。

来到小礼堂后,领了背包,脸盆,以及其他一些杂物。

柳川帮她把东西搬出礼堂,放在了路上。

“沿着路标走就能到你寝室了。”

柳川给她指了个方向。

商其双不为所动,看着柳川的目光中满是不可思议。

“你不帮我搬过去?”

“我为啥要帮你搬过去,再说那是女生寝室。”

后面的倒不是理由,毕竟做志愿本身就是为数不多能光明正大进出女生宿舍的契机。

“你这人也太没品了吧?”

商其双一把抓着正打算跑路的柳川。

一副不帮她把东西搬完就不放开的架势。

卧槽,给你脸了?

早知道最近啥事的情况都不会顺利,但柳川还是没想到,这还没开学呢,先是被这小丫头瞎说自己偷情,现在又是被她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下抓着袖子。

我低调一年攒下的好名声啊!!

在帮商其双把所有的行李和杂物都搬上四楼后,柳川觉得自己的双手双腿都有点不属于自己了。

平时的锻炼还是不够啊。

身心双方面的。

来回三趟四楼不是气喘吁吁的理由。

向这种没教养的小丫头妥协更是很不合理。

“诺,拿去。”

商其双从行李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柳川。

柳川也没客气,接过来拧开,狠狠地灌了几口。

算了算了,不和她计较了。

啊?

一瓶水就被收买了?

就当是吧,反正冤大头这种事,干多了也就习惯了。

“还有,加个好友吧。”

商其双这次递过来的是她的二维码。

啊?

柳川倒是没去直接扫码。

试探着问,

“良心发现了,打算请学长吃饭啊?”

“哈?要请也不请你啊。”

商其双一脸看白痴的表情,

“绝了,傻乎乎的还这么自恋,完全没救了啊。”

等会,

到底是谁傻乎乎的?

这家伙不给她点颜色看看是不知好歹还是咋的?

“我是看在你帮我搬东西的份上,打算给你指点指点,”商其双坐在床沿上,两只小短腿晃啊晃的,“你是喜欢那个学姐对吧。我跟你说啊,偷偷传消息啥的,LOW爆了啊吗,

你这么傻乎乎怎么追的到女孩子啊。”

“你倒是加啊,再不加我就改主意了。”

......

“你不说我还忘了,手机摔坏这事还是你的责任。”

柳川拿出遍布裂痕的手机,神色变得不善。

“讲道理的啊,这明明是你自己摔的。”

商其双的眼神略一躲闪,

“这样吧,我帮你追到那位学姐,这事一笔勾销如何?”

“怎么看都是你赚大了啊!”

好吧,柳川确信了这家伙的脑子确实不行。

追到就一笔勾销还不如直接赔钱呢。

不谈追不追的问题,操作追不到比操作追到可容易太多了。

商其双,商其双。

从取名补短的角度来看。

或许她爸妈早料到了自家的闺女,智商和情商,双商均无的情况。

就当关爱智障儿童吧。

柳川通过了好友添加。

额...

网名,深冬里。

头像,是举着两根胡萝北的兔子。

感慨一句,恰如其分啊。

(深冬里:眼镜眼镜,问你个事啊,刚那个帅哥学长的资料,你能给我整一份么?)

...

就因为自己的头像是黑框眼镜就叫我眼镜?

现在的年轻人,膜都不懂了吗?

(声声慢:他叫庄伯尧,具体资料,随便找人问问就有了。

深冬里:你这是对导师的态度么?

声声慢:你算个啥导师?

深冬里:恋爱导师啊!)

真的。

世间无奇不有,小日子也过得越来越奇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