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23.75 安家祖孙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592字
  • 2022-06-14 23:54:33

“少爷,家主都已经到菰城的总部了,您怎么还待在我这呢?”

SOUL时代教育集团的菰城分部里,管七海看着正蹲在总裁室沙发上左右互搏下象棋的安少曦,有些无奈道。

“老爷子来这也不是找我的,我去凑这个热闹干嘛?”

安少曦摆弄了一会棋子,拿起棋盘边放着的慕斯蛋糕浅尝了一口,赞叹道,

“菰城这地方别的都不咋的,甜品做的是真不错。管哥你这些蛋糕是在哪家店买的,帮我再去买点回来吧。”

“...这我还真不知道,蛋糕是你们学生会给中秋庆典订的,这些是先给我试吃的。”

管七海看着桌上的各个空盘,苦笑着摇了摇头。

没记错的话,今天学生会可是拿来了七八种糕点供他遴选,他也就开了个会回来的功夫,这些蛋糕就被安少曦给吃光了?

不是,你这么爱吃甜点怎么一点都不胖呢?

“哦,那让他们联系再送点过来,嗯,这个蛋糕多要一点。”

由于是在边吃边说,安少曦的言语稍稍有些含糊不清。

他吃慕斯蛋糕的时候很个性,是先拿小勺子在四个边上挖出小坑,再慢慢往中央汇拢,他每次都只刮薄薄的一层,但把勺子伸进嘴巴的频率却非常的快。

管七海就这样默默看着他安少曦慢慢品尝着慕斯蛋糕。

单就现在两人的形象看起来不太像安家的少主和他手下的得力大将,更像是一个贪吃的半大孩子和不得不照顾他的男保姆。

“管哥,你一直看着我干啥?”

在安少曦解决掉最后一口蛋糕后,他把空着的盘子拿起来向管七海比划了比划,

“要吃的话应该早点跟我说啊,现在我都给吃完了。”

“谢谢少爷美意,我不爱吃蛋糕。”

虽然明知安少曦是在装傻,但碍于自己的身份和职责,管七海在推辞后又补充道,

“少爷,现在蛋糕也吃完了,就请告诉鄙人下一步棋该怎么走吧。”

“下一步棋,你指的是楚,还是汉?”

安少曦这时候也稍微集中了一点精神,他舔了舔自己的手指,然后把之前左右互搏的棋盘推到了管七海的面前,意思大概是让管七海选择一边陪他把这局棋下完。

管七海观察了一下棋盘,发现上面剩下的棋子不多,而且有些棋子所处的位置显得非常不合逻辑,你要是正常下棋在形成这种局面之前早就分出胜负了。

管七海虽然在象棋上没啥造诣,但基本的规则和常识还是知道的。安少曦此刻在棋盘上呈现出来,是早些年街头巷尾非常常见的象棋残局骗局,这种骗局所选取的象棋残谱虽然有些变化,但如果你入局对弈,最好结果也就是个和局。

“不管选楚,还是汉,都是和棋吧。”

管七海直接了当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管哥判断的不错,按棋谱来下,确实是和棋没错。”

安少点点头,接着话语一转,

“不过下棋全按着谱来也没意思啊,就当陪我下着玩玩,管哥你就选一边把?”

“行,既然这样,那我选汉吧。”

虽然真正意义上和安少曦见面还没到半个月,但对自家的少爷,身为安家杭城区域总负责人的管七海是早就做过研究的。

这位少爷很少直来直去说话,而且他在打哑谜或者提出一些要求而你不好好配合的话,结果肯定是你遭殃。

就像现在,他让你陪他下棋,你推脱一次可以,再三婉拒就不太合适了。

于是,象棋小白的管七海开始挑战靠记忆就能摆出象棋残谱的安少曦。

结果,当然非常合理,管七海输的一败涂地。

“认输了认输了。”

再重开了三次都被安少曦变着法子将死后,管七海虽然心中不愿,还是把棋子往棋盘上一扔。

投子认输,是围棋的说法,如今被管七海引用到象棋上,违和感倒也不大。

“管哥承让了啊。”

虽然实际上就是在虐菜,安少曦在言语中还是给管七海个台阶下。

相较于吃完蛋糕后的咨情随意,安少曦对象棋做了妥善的收拾。他先把棋子分类收好,再归拢到棋盘中央,最后跳下沙发,连棋盘带棋子都放回了原本的书架上。

“差不多到饭点了,管哥在哪吃啊,带我一个可好?”

收拾完棋盘的安少曦打了个哈欠道。

“我在员工食堂。少爷你的话,还是先回学校比较好。”

管七海拒绝了安少曦的蹭饭,正色道,

“虽然协助少爷是老爷下达的命令,但让其他人觉得我和少爷私交甚密对少爷你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管哥你这么谨慎?”

对管七海的话,安少曦不置可否笑笑,

“还是觉得老爷子看到我收买亲信会不高兴?”

“管哥你啊,根本就不了解老爷子的想法。”

“小伙子你是,徐家的老三吧?”

安家菰城的总部的会客室里,安国邦端坐主位,向刚刚推门而入的徐帆问道。

“是的,安爷爷,我是徐帆。”

徐帆微微屈身,像安国邦行了个礼。

大家族之间不论具体的关系是否友好,表面上的规矩是一定不能少的。安家和徐家的交情并不深,安国邦和徐帆在今天之前甚至都没近距离接触过。但此时此刻,安国邦是长辈,徐帆是小辈,这个礼,徐帆便少不得。

“嗯,记住了,徐帆。”

“嗯,徐少爷一表人才,徐公真是好福气啊。”

作为对徐帆行礼的回应,安国邦象征性地夸了夸徐帆。

安家家主左手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在桌几上轻扣着,虽然没看出有怎么使力,但这几下得得声却极富韵律,就像是扣在徐帆的心上一般。

“徐少爷你可能不太清楚,老头子我呢是个直性子,喜欢直话直说。”

安国邦敲了一阵桌子,待见得徐帆的额头微微冒汗后方才减少了频率,

“我这次来菰城有三件事,其中一件就是想问徐少爷你几个问题,不知徐少爷你可愿意给老头子我解解惑么?”

“安爷爷客气了,徐帆自当知无不言。”

安国邦的气势确实十足,但徐帆也不是绣花枕头,调整好情绪后不卑不亢道。

“好,那第一个问题,能告诉安爷爷我少曦这孩子今天和你说了些什么么?”

安国邦开门见山道。

“自然可以。”

徐帆稍一思索后说道,

“安少爷透露了一些消息给我,就是老爷子您的另一个孙子是我现在的室友柳川。然后,就是希望我在他和柳川之间,不要偏帮任何一方。”

徐帆说的是实话,润色后的实话。

“劣孙顽皮,让徐少爷见笑了。”

“那么,接下来是第二个问题,徐少爷打算帮哪一边?”

安国邦似是无意的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徐帆微微一凛。

安国邦并没有问他会不会按安少曦所说的保持中立,而是直接认定了他肯定会帮其中一方。

徐帆有些猜不透安国邦此时的想法。

他对安家家主谈不上有什么了解,不清楚安国邦此刻是在钓鱼执法,还是有别的心思。现在他是孤身一人在安家的大本营,虽然一般来说,安国邦不至于给他摆个鸿门宴,大家族之间还是以相互合作为宗旨的。但如果安国邦真觉得自己打算插手他们安家的嫡位争夺的话,做出什么样的事也都是不奇怪的。

这个问题,一旦答不好,后果可能非常严重。

那么,他该如何回答?

徐帆急速思索。

等会,现在这个情况,和安少曦当初找他合作的时候有点像啊。

当初安少曦的真正目的是...

“会帮柳川。”

在思索再三后,徐帆如此作答。

他是在赌。

“哈哈哈哈哈,好好好。”

片刻沉寂后响彻会客室的,是安国邦快慰爽朗的笑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