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爱很无理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060字
  • 2022-06-06 14:16:01

“那,现在可以好好聊聊了吧?”

菰城学院旁边小旅馆的钟点房里,柳川给坐在床上的王珏倒了杯水。

“哦,谢谢。”

王珏小声道谢,接过水杯轻呡了几口。

可能这个转场是有点生硬,但这事要从柳川和崔安安分开后说起。

在拒绝了和崔安安共进晚餐后,柳川给金子晗回了个电话。

这是自从上次金子晗预选赛失利后,两人的第一次联系。说起来,对自己的这个老同学,柳川是有些愧疚的。是那种带着点莫名其妙的愧疚,因为柳川原本是打算在批站上捧她起来的,结果因为自身的一些原因,已经有一周多没联系她了。当然,从义务上说,柳川没有任何的非捧她不可的理由,但在心理上,他总归是有些不好受。

电话顺利接通,互道寒暄。原本柳川以为金子晗找他是有什么着急的事,但实际上并没有,单纯只是现在比较空,也想起两人有阵没联系了,就想找他聊聊天。怎么说呢,这种特地打电话过来聊天的情况其实挺尬的,一般聊不了几句就得挂电话,但不知是不是幼年同桌关系的加成,柳川,非常非常久违的煲了一个多小时电话粥。

金子晗聊的主要是她的直播事业上的一些情况。上次的PK助力赛虽然输了,但她的个人的孤儿院游戏实力还是被更多的人看到和认可的。接下来的几天,金子晗收到了不少工会的邀请和战队的试训邀请,工会嘛,金子晗在加入批站的时候就有了,待遇也还行,她也没想着跳槽,至于战队的试训,她跟柳川说她其实是有点心动的,但她也清楚,她的游戏实力也就路人王的水平,真要去打职业赛还是远远不够的,去试训的话,失败的话是白费功夫,就算通过了,多半也是一个基本不会上场的替补,而她一个女孩子,加入俱乐部和战队其他成员一起生活也有不少问题。思前想后,她还是婉拒了那些战队的请求。

柳川这是才知道金子晗直播是加入了工会的,不过回想起来,两人重遇的那天金子晗也说起过她来批站是朋友介绍,而且有底薪的,有个工会也是合情合理。既然金子晗说不想跳槽,那么柳川觉得收购掉金子晗现在的工会是个不错的主意,也没理由让老同学多受一层剥削的吧。

当然,这个想法不适合直接说出来,就像柳川一直没和金子晗坦白他就是潇暮清秋一样。

柳川和金子晗说的差不多就是自己在学校的遇到的一些事,比如和杜子腾老师的约饭啦,马上要到的中秋表演啦,以及被迫无奈再次加入学生会之类。柳川刻意回避了自己感情上的一些事没说,至于原因,柳川不清楚,或者,是他清楚却不想承认。

和一个妹子说自己和其他妹子之间的情感问题,多多少少有点大病。

这世上并没有那么多的蓝颜知己。

这次电话粥让柳川取消了原本去上节课的打算,打完电话后也差不多到四点了,柳川来到二号楼前给王珏打了个电话,得到的答复是就下来了,让他在门口稍微等等。

稍微等等?在这个刚下课,人来人往的2号教学楼的正门口?

柳川的抗压能力说实在的真不怎么样,要不然在第一次偷拍事件发酵的时候,也不会选择直接跑路回家,现在的情况虽然比那时候好一些,但大部分路过的学生都会朝他看上一眼然后窃窃私语的感觉也实在是不怎么好受。是以等王珏一出现,柳川在征得她同意后便带她离开了学校,来到了现在的这个钟点房。

这里得先澄清一下啊,虽然现在确实是在开房,但并不是那个意义上的开房。

嗯,非常苍白无力的解释,一般人都不会信的那种。

前台的小姐姐肯定是不信的,不过她看向柳川的目光比当时柳川和刘成龙来开房时候还是和善得多,这至少证明了这位小姐姐并不是个腐女,菰城这方面的风气还是相对正常的。

“学姐之前说的喜欢我不是当真的吧。”

柳川在房间里找到张椅子坐下,和王珏所在的床边保持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接着说道,

“蒋会长刚才也就是想逼一下你,不会真让你辞职的,所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学姐你能好好和我说一说么?”

柳川说话间稍微抬了下自己的胳膊,比起刚被木棒击打的时候,现在的疼痛感是不明显了,可淤青还是实实在在存在着。

“对不起,那时候我是有点冲动。”

看着柳川手臂上的淤青,王珏流露出几分不忍之色,她的头微微侧着,轻吁了一口气,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连握着水杯的手也紧了紧,

“可,喜欢你那件事,我是当真的。”

“???”

柳川现在真的是满头问号。

因为怕被赶出学生会,把原本性质恶劣的恶意伤人变成不太好鉴别对错的男女情感矛盾,这是柳川给王珏说喜欢他找出来的理由。这个理由,当然很扯淡,但要放在王珏这种把学生会工作看得无比重要的人身上也勉强说得通,这也是柳川能大大方方坐在这里和王珏对话的重要前提。

可现在,王珏却说,她是真的喜欢自己...

有没有搞错啊大姐,在下何德何能值得您的喜欢啊?!

“很意外么?”

见柳川被自己的表白搞得无语,王珏似是自嘲一笑,

“被我这种丑八怪老太婆喜欢,对你来说,应该是很丢人的一件事吧?”

“不是,你不是...不是,是根本没理由啊。”

柳川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甚至不知道该拉近椅子还是远离,

“学姐,我和你根本不熟吧,喜欢一个人不是应该...”

说到这里,柳川发觉自己没法说下去。

喜欢一个人不是应该日积月累,彼此了解之后才水到渠成的么?

这句话很有道理,也毫无道理。

他和三九之间有这个感觉,可他和沐流儿之间呢?

喜欢一个人的程度和两个人在一块相处了多久并不成正比。

这玩意,根本就不能讲道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