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皆是棋子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402字
  • 2022-05-16 13:54:11

柳川一时间有些恍惚。

李石楠的那句“欢迎回家”触发了他深埋着的记忆。

是啊,曾几何时,他并不是那么排斥学生会的。

不仅不排斥,他还是学生会里的标兵和榜样。

原本的他,应该会一直待在这里,直到成为副会长,成为会长,完美的度过自己的大学生涯。

可,父母突然的离婚却毁了这一切。

给予自己生命的两个人选择了分开,当得知这个消息的瞬间,柳川甚至不知道自己活了二十年的人生究竟有何意义。

诚然,父母的离婚导致一直隐藏着的财产公开,柳川得到了价值数亿的固定资产,账户上也多了一千多万。

可谁稀罕这种物质上的补偿,如果可能,柳川宁可自己是小康之家,但一家人能整整齐齐,健康和美的生活在一块。

柳川苦笑。

自己怎么又想起这些事来了,这些都已经过去了,不是么?

“行了,没什么别的事的话,督导委员先去忙好了。”

见柳川良久不言后露出苦笑,蒋傅盛出言算是给他醒神,

“王珏那事你自己看着办好了。”

“啊?”

柳川的思绪虽然被拉回来了,但不是很明白蒋傅盛的意思。

“要不要让她写辞呈,这件事具体怎么处理,你自己灵活操作就行。”

蒋傅盛大概丝毫没意识到现在他说的话很不符合学生会长的身份,

“我之前那么说就是吓吓王珏,对付她这种较真的人适合用这路子,我们学生会又不是那么死板的地方柳川你也懂的是吧?”

“不过王珏这人能力是有的,办事夜负责,真离开了也是学生会的损失。所以原则上柳川你还是想想办法劝她回来,手段上随意就好,只要别搞出人命来就行。”

“......”

所以说柳川是完全搞不懂蒋傅盛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一年前如此,如今也是如此。

不过有一点柳川是认同的,王珏的事他确实得负责收尾,不管是因为那个在他看来莫名奇妙的告白,还是王珏为了他搞得不得不离开学生会这码事。

“我会去劝王珏回来的,不过师傅,我是真的不想回学生会。”

可能是对白有了些曾经的感觉,时隔大半年,柳川又一次这么称呼了蒋傅盛。

“先去办事吧,完成任务后再谈别的,OK?”

在听到师傅两个字的时候蒋傅盛的眼睛一亮,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柳川毕竟是和蒋傅盛相处过好几个月的,知道这时候多说无益,就离开了学生会的办公室。

待得柳川走后,一旁的李石楠收起适才分析王珏心态时的愉悦表情,有些忧心忡忡道:

“会长,你什么都不和他说真的好么?”

“那你说我该和他说什么?”

蒋傅盛摊手道,

“在这件事上,我们能做的很少。管好自己,然后当个旁观者就是了。”

“可...”

李石楠想说些什么,但似乎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她是稍微知道一些内情的。

正如柳川所想的那样,那天她接电话后让柳川帮忙送到校长室的正是学生会对柳川的举荐书,打电话给她的正是蒋傅盛,他在电话里很强硬,让她尽一切可能让柳川亲自走这么一趟。

至于为什么会找到她,大概是之前帮忙柳川停车的事在学生会说起过吧,蒋傅盛是了解柳川的,知道但凡欠点人情的人找柳川办事他都很好说话。

可李石楠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蒋傅盛会突然不计代价要拉柳川回到学生会。

诚然,当初柳川退会的时候会里大部分人确实都很惋惜,可作为柳川师傅的蒋傅盛那时是没说一句挽留的话的。

人各有志吧,当时的蒋傅盛是这么说的,这也是他这个当师傅的难得的对徒弟的祝福。

李石楠很清楚,蒋傅盛并不是出尔反尔的人,况且真想要拉柳川回来,他早该有所行动,而不是在这一年来对柳川不闻不问。

那么,蒋傅盛这种前后矛盾的行为就只有一种解释了,他,也是在替人办事。

可在菰城学院里,谁能命令学生会长办事呢,是教导主任?校长?还是更上面的人?

“别多想啦,在这件事上知道的太多不会是好事的。”

蒋傅盛顿了一顿,转移话题道,

“中秋庆典的各方面准备都完成了么?”

“体育馆的改建已经做完了,其他后备物资的准备基本也完成了,就剩招待嘉宾用的水果糕点,为了避免损耗就和商家定好了当天清晨配送过来。”

谈到正事,身为学生会副会长之一的李石楠也是了然于胸,娓娓道来的,

“庆典当天能调动的学生会成员也分好组了,除了主会场外,各个班级的表演也保证了至少有一位学生会干事可以观摩。”

“每个班都能有一个干事?我们学生会没有那么多人吧。”

蒋傅盛质疑道。

“抱歉,会长,是我表达不善,是每个小组都有一个干事当队长,每个班级都保证有一位实习会员观摩录像,之后再由干事统一处理。”

李石楠解释道,

“这样也是为了让学生们感觉到我们学生会对此的重视,毕竟是关乎期末评定的大事。”

“打住,这种面子工程随意点就好,这次活动我们学生会只是协助方,评定不归我们管,别的做的再好同学们也不一定领我们情。”

蒋傅盛轻点桌几,思索了一下道,

“管七海那边对接得如何了,那天他们SOUL集团会来多少人?”

“会长,和管学长对接这件事,之前是王珏在负责。”

李石楠可不敢想蒋傅盛一样对管七海直呼其名,她也知道虽然这个事不归她负责,但在领导上司问你的时候直接甩锅也不太合适,于是补充道,

“之前我和王珏稍微谈起过,不算管学长找来的评委,单是员工的话SOUL来参加中秋庆典的大致是五十到一百人的规模。”

“行,我明白了。”

蒋傅盛点点头,他见李石楠似乎还有话想说,于是笑道,

“还有别的问题么,尽管说没事的。”

“好的。会长,是这么回事。”

见蒋傅盛点头,李石楠拿出手机,大概是点开了备忘录之类的东西,

“我们学生会上个学期结余的资金大概是8W人民币,虽然已经在尽可能节约成本,可这次中秋庆典到目前为止的各项支出已经有6W了,为了应对学院里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学生会是要留存部分资金的...”

“意思就是缺钱了?”

蒋傅盛挑眉问道。

“是很缺,就连当天让商家配送的水果糕点还是赊欠着的。”

李石楠叹了口气,无奈道,

“按照惯例,这种活动学校是该给我们学生会拨款的,我也按流程申请了,但一直没得到批复。至于会费,我们一直是在十月才开始募集,如果提前的话,也会影响学生会的信誉。”

“行了,这情况我知道了,我来想办法吧。”

蒋傅盛点点头。

学校不给拨款这事李石楠不理解,他却是知道是原因的。

所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自从那个人来到菰城学院后,这里的所有人,都变成了他们棋盘上的棋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