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蒋傅盛的心思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156字
  • 2022-05-10 21:02:01

“所以,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了,柳川同学意下如何?”

学生会主席团的会谈室里,蒋傅盛端坐主位,饶有兴致的看着坐在他左侧的柳川,炯炯的目光中哪还有一丝一毫在第三食堂陪着崔安安时的醉意。

蒋傅盛的主动问询是柳川梦寐以求的,他这次来学生会的主要目的就是想和蒋傅盛好好谈谈,看看能不能旁敲侧击出些线索,从而更进一步找出偷拍事件的幕后黑手。

面对蒋傅盛的问询,柳川原本是有很多话要说的,可不知怎的,如今他的神色却很怪异,不单没有回话,甚至还在有意无意地躲避着蒋傅盛的目光。

“会长,你也别为难学弟了。嗯...哈...不过这件事学弟你真的可以好好考虑一下的嘛。”

坐在蒋傅盛另一侧的李石楠见现场的气氛有些尴尬似乎有意向调解一下,但话说到一半却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随着这个笑声,柳川原本就很怪异的脸色更是青了几分。

总之,现在的会谈室里充斥着一种诡异的气氛,可你要问缘何如此,那还得从头讲起。

就在柳川察觉到李石楠和王珏交谈过久而担心李石楠会受到袭击的时候,蒋傅盛恰巧回到了主席团,这个变故让柳川放弃了破门而入的鲁莽计划。

在听了柳川的简单解释后,蒋傅盛也很干脆,直接用备用钥匙打开了会谈室的门。

在开门的时候,两个人都绷紧了神经,做好了准备,比如发现情况不对的话就分工合作,一个救李石楠,另一个去制服王珏之类。

可真当门打开了,看着啜泣着的王珏和一直在她身边安慰着的李石楠,蒋傅盛是怎么想的先不说,柳川反正是感受到了极度的尴尬。当然,退一步来说现在这个情况还算是好的,真要是把门撞破冲进来见到是这个场面,尴尬的程度直接是现在的立方。

面对这种打乱原本计划的情况,柳川一时有些无以为继,好在一旁的蒋傅盛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只见他很自然的走过去先和李石楠闲聊了几句,然后又和王珏问了声好。不过可能是还没从之前的情绪里走过来,此时此刻的王珏对蒋傅盛的问好有些爱搭不理,只是勉强的回了几句话。

如果是柳川的话,甭管之前做了多详细的计划,当他面对一个正哭着的,眼角还带着泪痕的妹子时多半还是手足无措,无从下手的。但蒋傅盛不同,蒋傅盛是何许人也?他是学生会的主席,也是王珏的上司,不说处事的手段,单对王珏的了解,他可比柳川要要深入的多。

首先,他并不像柳川那样认为王珏有隐藏的心理疾病。心理隐疾这东西虽然在平时看不出来,但王珏在他手下好歹已经干了两年多的副会长了,工作一直兢兢业业,也没出过什么岔子,如果她真的有那方面的病的话也不可能一直没事直到今天才爆发出来。

其次,他是很了解的,他明白现实世界虽然非常魔幻,但大多数情况下还是讲究一个有果必有因。像王珏平时那么认真对待校规那么循规蹈矩一人突然拿起木棒打人,肯定不仅仅是因为在图书馆被偷拍那点事情。要想解决好这次王珏打柳川的事件,最关键的一点是发掘出她不得不这么做得那个理由。

可说的是简单,具体怎么发掘呢,直接去问?

蒋傅盛马上否决了这个想法。

按柳川的说法,李石楠和王珏一起进会谈室已经很久了,但直到他和柳川进来的时候,她还是在一旁安慰着王珏的状态。

李石楠不是傻白甜,心机话术之类的也是会一些的,她花了那么长的时间都没能攻克王珏的心防,也说明了直接问这条路是行不通的。

既然单刀直入不行,现在的情况也不适合等王珏心态好转再好好问他,蒋傅盛权衡再三,决定干脆给王珏下个猛药。

“王珏同学,我想你应该知道,身为一个学生会干部,还蓄意伤人是多么严重的事。这不单是你一个人的事,还关系到整个学生会的声誉。而学生会的声誉一旦受到不良影响,在同学们的心目中失去了威信后,会有多严重的后果你明白么?”

蒋傅盛并没有板着脸,但吐词清晰,说给王珏听的每个字都是沉稳有力,

“总之,别的我也不多说了。公事公办吧,根据校规第五章第七条的规定,这个副会长你是不能再当了。”

“...不...不要...”

原本哭的有些失神的王珏对周遭的一切似乎都不怎么在意,可她在听到蒋傅盛这番话后一下子就醒觉了过来。有点遗憾的是,她的脑子是醒觉回来了,不过嘴巴一时没跟上脑子的思路,没能组织好恰当的语言描述出来。

“怎么不要,王珏你要知道,我现在不是再和你开玩笑。”蒋傅盛直视着王珏,说的那叫一个正义凛然,“就算柳川同学这次没有受伤,就算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在这儿,但身为菰城学院的学生会长,我是要对全体同学们的安全负责任的,王珏,你自己说说,要是你是会长,会允许一个没理由就打人的人当副会长么?”

“不...不是没理由的...”

面对蒋傅盛的步步紧逼,王珏明显是乱了方寸。

“好,就算你有理由,也可以找柳川同学好好谈,怎么都不该偷袭人,是不是这个道理?”虽然王珏有些动摇了,但蒋傅盛明白这时候直接去问理由王珏依旧大概率是不会说的,所以他选择了以退为进,“你自己写个辞职吧,这样档案上能好看一点。”

“蒋会长,也没必要这样吧。”就在蒋傅盛在话术上布置好陷阱,等着王珏的入套时,进屋后一直没说话的柳川反而先开口了,“王珏学姐刚才打我确实是我在一些事上惹学姐生气了,她也没往要害位置打,应该也就是和我闹着玩,是吧,学姐?”

{你这小子...}

柳川的突插一脚让蒋傅盛是又好气又好笑,气的是被柳川这么一搅和,打乱了他一步步套出王珏话的节奏,笑的是柳川这小子果然是个烂好人,明明刚才差点被爆头也是他说的,怎么,以为在学生会长面前作伪证自己治不了他了?

蒋傅盛脑海中突然闪过崔安安的残影。

或许,在大局面前,自己还真的治不了他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