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15.5 似是故人来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233字
  • 2022-04-30 15:37:00

【李飞你这小子在搞什么东西啊?】

【晟哥啊,这回的帖子可真不是我搞的,我哪敢得罪学生会啊。】

【不是你弄的你不会删帖啊,你这个吧主白当的?】

菰城学院第三食堂的一楼,柳晟发完信息后把手机往桌上一扔,有些无奈的朝身旁的徐帆抱怨道:“老大,这明显是有人要搞川哥啊,你倒是也想想办法啊。”

要说沐流儿转学之后,柳川颓废的那些日子,柳晟已经不知为他的川哥擦了多少次屁股。

你能想象一个原本爱好八卦的人现在做的最多的事反而是杜绝八卦的产生么,这背后该是有多么深厚的感情在驱使。

有一说一,柳晟的交游圈在寝室四人中时最广泛的,这得益于他开朗的性格和社牛的本性,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在学校里兼任好几个社的社长还游刃有余的。对所有接触过柳晟的人看来,柳晟都是友好的,和善的,拥有几分薄面的。

可,这段日子里,柳晟算是把这几分薄面给消耗殆尽了。

指示同社后辈删帖控评这种事,他以前根本不会做,但为了他的川哥,柳晟现在不单做了,还做了不止一次。

为了同一个寝室的哥们,一切都是值得的。

柳晟大概是这么想的,也觉得寝室的其他人会和他一样想。

所以,他是有些生气吧,对面前那个悠然自得吃着饭仿佛事不关己的徐帆。

(老大,你不该是这样的啊,之前川哥遇到偷拍事件的时候,你明明是最尽心尽力的那一个人啊!)

“办法已经在想了,晟儿,不要太心急。”

徐帆还是慢条斯理的吃着饭,还好整以暇夹了筷菜到柳晟的碗里,

“先吃饭吧,菜都快凉了。”

“我现在哪吃得下啊。”

柳晟虽然真没胃口,但徐帆已经把菜夹到他碗里了,只得胡乱扒拉了几口饭,然后说道,

“我吃饱了,老大你慢慢吃,我先去找找川哥。”

说罢柳晟随即起身,风风火火地离开了第三食堂。

(这小子,怕是心里在骂我吧。)

看着柳晟离开的背影,和他吃了一半不到的饭碗,徐帆也是露出一个苦笑。

他能理解柳晟为柳川着急的心情,毕竟上一次类似的事件最终对柳川造成的伤害是挺大的,有了这么个前科,哪怕这次的情况看起来比之前好一些,柳晟也要把苗头扼杀在襁褓里。

他不想去冒险。

徐帆知道,柳晟的心是好的,但他却并没有看清这个事情的本质。

这仅仅是男女间谈情说爱或者是想要败坏柳川和学生会名声的事么?

单从这件事上来看,或许是。

但联系到十天前的第一次偷拍事件的话,却不是。

柳晟有句话说的很对,确实是有人要搞柳川。

但柳晟不知道的是,他们的目的,绝不是仅仅是要搞柳川。

“哦,是徐帆同学,好久不见啊。”

柳晟离开没多久后,第三食堂的二楼走下来两个人,径直来到了徐帆面前,

“不介意我们在这坐坐吧?”

“蒋会长随意就好。”

徐帆对明显带着点酒意的蒋傅盛礼貌微笑。

他用余光看了眼跟着一同坐下的崔安安,刚巧,后者也在看他。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崔安安,主席团的新晋实习干事。”

蒋傅盛边说着边拍拍崔安安的肩膀,就像一个寻常的前辈给后辈介绍着自己的好友,

“而这位就是我们菰城学院大名鼎鼎的校草,徐帆同学了。”

“校草前辈好。”

崔安安向徐帆唯一欠身问好,就如初见柳川时一般谦恭。

“哈,蒋会长还是爱开玩笑,你看小崔都当真了。嗯,叫你小崔可以么?”

见崔安安点头认可,徐帆微微一笑,似有所指道,

“我看小崔才叫一表人才,依我看校草这个名头,给小崔才叫合适,蒋会长你说对吧?”

“哈,你也这么觉得么?”

听得徐帆这话,蒋傅盛大有知己恨晚之感,他似乎想伸出手和徐帆好好握拳相贺,但刚探出身子似乎又意识到了什么,转过头向崔安安笑道,

“小崔,你自己怎么看。”

“前辈过谦了。”

崔安安先看了徐帆一眼,然后把目光转到蒋傅盛身上,

“而,会长,你醉了。”

“醉了么?我醉了么?”

像是喝醉的人最听不得别人说自己醉了一样,崔安安的话像是一下刺痛了蒋傅盛的神经,让他倏地站起。

然后,

弯了下腰?

“抱歉抱歉,有点状况,我先去下卫生间。”

弯下腰的蒋傅盛身子不自然扭动了几下,留下这么一句话就离开了。

嗯,

算是尿遁?

不管怎么说,原本是徐帆和柳晟吃饭的桌子,现在变成他和崔安安两个人单独相处了。

徐帆依旧有一趴没一趴的吃着饭,崔安安呢,也不说话,像是在等蒋傅盛回来。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单是蒋傅盛没有回来,第三食堂一楼大厅就只剩下这一桌还没吃完。

“同学,同学,可以快点吃么,我们这还要打扫呢。”

又一段时间过去了,虽然菰城学院严苛的校规里并没有规定吃饭的限定时长,但面对钉子户般的两人,食堂阿姨还是忍不住来赶人了。

“哦,抱歉抱歉,我们这就走。”

徐帆还是好说话的,有人来赶了自然没有继续赖着的道理。

自从蒋傅盛离开后,他并没有和崔安安说过哪怕一句话,但此刻和食堂阿姨说的却是我们。而崔安安,也极有默契的和徐帆一起起身,像是约定好的一前一后离开了食堂。

一前一后,相距不远也不近。

两人就这样离开食堂,穿过操场,来到了相对冷清的林荫道下。

“有什么话就在这说吧。”

来到林荫道后,徐帆转过身来,看着跟他演了半个多小时哑剧的崔安安。

“我并没什么话想对徐帆前辈你说的啊。”

崔安安微笑。这本该是个善意的笑,却似乎有些莫名的意味在里面。

“不说人话的话那我就告辞了。”

徐帆轻哼一声,作势要走。

“哈,我是没话想对徐帆前辈说,但却有话想跟徐家哥哥说。”

崔安安还是笑着,这时候笑里面的意味明显一些了,是满满的促狭,

“也就一年多没见,怎么定力差了那么多?”

“这个和你无关,你为什么来菰城我也不懒得问。就是一点,你做事的手段能讲究点么,别给你们安家丢人。”

徐帆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见崔安安毫无所谓,哂笑道,

“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咱们争归争,从没有牵扯到外人的道理吧。”

“当然,可是...”

崔安安一挑眉,

“如果那不是外人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