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10还没开始就结局的故事
  • 十二,三九
  • 段楚夷
  • 2046字
  • 2021-09-01 15:30:19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洁白的教堂,优雅的礼乐。

柳川有点迷蒙,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是又在做梦了么?

等会,这个音乐,这个模式,怎么有点像是婚礼啊。

等会,做梦的话还参加婚礼干啥,直接洞房不香么?

呀?

正起坏心思呢,脑袋上像是挨了一击。

是谁在打我?

还没等柳川反应过来,双臂就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抓住,带动整个身体不由自主,

然后,就这么被被拖着一直走,一直走...

一直被拖到了,礼台的中央,所有光线汇聚之处。

到了这儿,柳川也算确信了,这里确实是正要举办婚礼。

自己身上穿着的是纯白的礼服,而身着紫色婚纱背对着自己的,应该就是自己梦里的新娘。

会是谁呢?会是谁呢?

柳川显得有点紧张。

哪怕知道只是一个梦,但这是结婚结婚哎,生命中这么重要的仪式没理由不紧张的吧!

靠近,

再近一点,

对,

再近一点,

就快要看清了!

就在柳川就要看清新娘时,新娘也向他转过了脸。

!!!

触目所及深邃的黑暗!

出现在柳川面前的新娘并没有脸!

...

嘎...

呼呼呼...

醒过神的柳川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这两天每天都做噩梦是怎么搞的,而且这个梦是怎么一回事。

被强迫参加的婚礼,没有脸的新娘,这些都代表了什么...

如果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话,原本自己还以为会是...

哎,算了,算了,

柳川摇了摇头。

再离奇的梦也始终只是一个梦罢了,本身什么都说明不了。

回说正事吧。

在昨天和三九分开回来后,柳川想了很多。

内容嘛,当然就是自己和三九之间细究起来十分离谱的关系。

好吧,好吧。

没啥不好意思的,干脆承认了好了啊。

的确是很喜欢很喜欢啊,自己对三九这家伙。

虽然自己不知道她的真名,虽然这家伙性格恶劣,不爱打扫卫生,还常常耍自己,虽然这家伙昨天才刚刚拒绝了自己。

这又怎样呢?

代号什么的根本不重要,性格虽然看似恶劣却完完全全在自己的G点上,卫生我可以打扫,被喜欢的人再怎么被捉弄也是开心。

至于被拒绝。

被拒绝,才值得去加倍努力!

醒醒!快醒醒!

不,我现在非常清醒!

为什么要急着结束租约,还不是怕再相处下去会无法自拔的深陷进去!

为什么去酒吧时会拉上她,还不是潜意识里早已经刷满了优先级!

柳川苦笑。

有一点英确实说的没错,自己确实是一直活在自己的人设里。

如果不是昨天英说出了分手,自己决不会去承认早已变心。

以前有一个朋友说过的,

射手座的家伙啊,没一个好东西。

点头,同意。

多情!滥情!自私自利!

都对,都对。

又怎样呢?

一无是处的人,也希望为了明天而努力。

就从,问她真正的姓名起。

----(这是破折号)

似乎是有点玩大了呢。

将最后一件衣服收拾好后,三九环顾这间自己已经住了三个月的屋子,有点点不舍的情绪。

说起来,这是这段期间唯一一次自己收拾屋子呢。

吸尘,扫地,拖地,擦拭...

忙的气喘吁吁。

确实很辛苦呢,一直以来真是难为十二哥哥了。

几天前就在想啊,离开的日子就快要到了,最后的最后要不要再好好逗逗他呢?

嗯,逗了呢,

不过,似乎是把事情搞砸了呢...

十二哥哥,你知道么?

被拒绝后强颜欢笑什么的,完全不适合你啊...

不过,也怪我。

谁让本小姐这么人见人爱,这么有魅力呢。

把十二哥哥迷得晕头转向完全是小CASE啦。

依这些日子对十二哥哥的了解,

你不是个被拒绝就会放弃的人呢。

虽然做起事来有点犹犹豫豫,

但今天还是明天,

你就会展开行动了吧。

那,这样的话,

怎么办呢?

我就只好先溜了啊...

真是的啊,要是不把话说开,明明还能再多陪你几天的...

好吧好吧,

一声不吭就失踪不是本小姐的作风,

慈悲一点,

给十二哥哥你留个言吧。

(致姗姗来迟的十二哥哥

所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所以,溜了溜了。

警告敢跟踪我就报警。

有缘再见的三九)

噗,这么写你大概得疯。

改一下好了。

( 致完全无感的十二哥哥

都说不喜欢你了还来。

要点X脸啊。

附:押金不用你退了。

再也不见的三九)

哈。

我在搞什么啊?

这一点都不好笑,对不对啊?

咳咳...

三九止不住的咳嗽。

哎。

便签纸怎么湿了啊。

什么啊,

是眼泪啊。

不行不行....

被十二哥哥看到这东西就不妙了啊...

----(这是破折号)

(致一脸迷惑的柳川哥哥。

知道你的来意了。

下次见面的话,我会告诉你我的真名的。

不知哪天会回来的三九)

玩我呢?

当我鼓起勇气来告白是很容易的事么?

在敲三九房门迟迟未开的情况下,柳川用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然后,看到的是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屋子,

以及,压在桌上的这张便签。

这算什么呢?

柳川苦笑。

三年之约也好,五年之约也好,

总有个大体的时间界限。

这个不知哪天回来之约算怎么回事?

死缓的无限LOOP?

柳川闭眼。

他不甘心...

哈,哈,哈…

柳川哑然失笑。

不甘心又能怎样呢。

去满世界的找她?

自己根本不知道三九的真名,还因为性格的执拗连一张她的照片都没留下!

现在好了,她突然的消失了,就仿佛自己的生命中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这个人!

哈哈哈,或许,自私的人本不配得到爱吧…

柳川一步步倒退着走出了房间。

并没有留意到,桌边的纸篓里,有几个皱起的纸团。

----(这是破折号)

菰城机场。

一辆加长版劳斯莱斯停在了机场之外。

车门打开,是惯例的黑衣保镖开路。这之后从车里走出来的,是三九。

回顾,

转身,

再次回顾。

突然,她甩飞了自己的帽子,

任黑红相间的长发迎风而舞。

“别了,菰城。”

“别了,我的十二哥哥。”

是告别,也是誓言,

踏出的,是不悔的脚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