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在干吗呢?”

徐川突然接到了小脑斧的电话,隔着手机,他都能想象出对方傲娇的表情。

网络上说如果异性问你在干嘛,就是等于说她在想你。

于是没有任何迟疑,徐川答道:“在想你呢。”

“徐川!”

电话那头的小脑斧大声叫道:“你是不是变坏了?”

“啊?”

徐川有些莫名:“我怎么变坏了啊?我浑身上下都是好的,不信可以给你看。”

“你!”

秦雯雯一时气结:“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徐川笑道:“那我以前怎么样的啊?”

“你以前可老实可听话了,放学除了打篮球就是去网吧,我给你打电话你都不接,给你发消息你都要隔好久才会回...”

额...

徐川想了想,好像是那么回事,因为自己无论在打球还是在打游戏,哪里有空接你电话回你短信啊。

“可我现在秒接你电话,秒回你短信,你不喜欢吗?”

“喜...”

话没说完,对话那头传来一声娇哼,随即秦雯雯立刻切换了话题:“你们军训是不是结束了?”

“是啊。”

徐川有些奇怪,秦雯雯的学校可不在天府大学城啊:“你怎么知道我们军训结束了?”

“这你就别管了!”

秦雯雯傲娇道:“明天有空没?”

有空啊。

徐川刚想说出这三个字,突然自己打断了自己。

“你先说什么事,我再告诉你有没有空。”

“你就是变坏了!”

秦雯雯生气道:“你现在变得油腔滑调了!”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徐川心里笃定,反正上辈子秦雯雯到大三都是单身,自己根本不着急,有的是时间撸顺她的毛。

“你到底有没有空!”

徐川坚持道:“都说了你先说什么事。”

“哎呀!”

秦雯雯气急败坏道:“我明天想去看熊猫!”

“哦...”

徐川刚想说有空,可就在此时,他路过音乐社的路演现场,台上的小姐姐正唱着陈奕迅的《红玫瑰》。

他突然再次自己打断自己:“没空。”

因为“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他不想让秦雯雯得到的太轻松。

“你为什么没空!”

“没空就没空呗,哪里还有为什么的?”

“我不管!”

秦雯雯问不出个所以然,索性耍起了无赖:“你明天一定要来!”

徐川笑的愈发灿烂,果然一个情场失意,另外一个情场就会得意,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爱情守恒定律。

“不是,你咋不讲理了呢?”

“我就不讲理了!”

秦雯雯傲娇道:“不然我就打电话给你妈!告诉她你在大学里不学好,天天上网吧,还耍流氓都闹到网上去了,让她来收拾你!”

“得!”

徐川听到对方搬出了杀手锏,无奈道:“我怕了你了,去哪里看熊猫?大熊猫繁育基地吗?”

“嗯。”

秦雯雯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名字的?我还以为你会说动物园呢。”

“那当然啦。”

徐川反击道:“其实我早就想约个小姐姐一起去看了!”

“嗯?小姐姐?”

秦雯雯再次生气:“你还认识哪个小姐姐?”

“你管得着吗你?上次可是你自己说的,我是你的胸弟!还是一被子的胸弟!”

听到他的话,电话那头沉默了,随即“嘟嘟嘟”传来了挂断的声音。

嗯?

徐川看向手机屏幕,笑道:“这真挂了啊,那么不禁气。”

于是,赶紧打了个电话过去哄她。

“干吗!”

秦雯雯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委屈。

干!徐川想说却不敢说。

“哎呀,骗你的啦,就是想跟你一起去看啦,你这人怎么不禁逗呢,你不会哭了吧?”

“哪有?!”

秦雯雯傲娇道:“你以为你是谁呢,我会为了你哭?明天来我们学校找我,我们一起去!”

“嗯?”

徐川有些莫名:“不是,你们学校离我这可远着呢,我还要特意来你们学校一趟?我们直接繁育基地门口汇合不好吗?”

“我不管!就这样!”

说完,秦雯雯再次挂掉了电话。

“嘟嘟嘟...”

徐川无奈的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不是,你好歹把你们学校地址告诉我啊!

秦雯雯是哪个学校来着?天府财经还是天府师范啊?

就在徐川站在原地回忆秦雯雯大学名时,突然有个人用拍了拍他。

“兄弟,失恋了吧!”

那人说着,就将一张打印好的A4纸塞到他手上:“欢迎加入我们恋爱社,加入我们社团,我保证往后的每一天你都将和心仪的女神更近一步。同时,我们还会组织各种交友活动,帮助陌生男女拉近彼此距离,怎么样心动不?”

徐川眼前一亮:“你们社团福利那么好,要交入会费不?”

“怎么可能收入会费吗?我们可是正经社团!”

徐川听完他的话立刻变脸:“呜呜呜!兄弟,你怎么知道我失恋了?!谈恋爱可真是太难了啊!求求你们快收了我吧!”

...

那人一阵沉默,刚上大学的新生往往是羞涩的,腼腆的。

他今天发了一天传单,得到最好的答复也就是去恋爱社的小桌子前留下了意向,可眼前这人怎么五大三粗的怎么听到不要入会费之后,变脸比翻书还快?

可他管不了那么多,拉到一个是一个!

要知道绝大部分大学生都是比较拮据的,所以社团的经费一般都是来自学校的财政拨款。

拨给谁,不拨给谁,拨多少,都要看社团人气。

因此,哪个社团人多,哪个社团钱就多。

当然也有例外,那就是和学生会关系好的,那就可以蹭一下学生会的费用。

现任学生会会长唐沁所在的电影社,有一次因为钱不够,直接动用外联部去拉赞助了。

“兄弟,你怎么称呼,哪里人啊?”

“我叫徐川,黑龙江的,你呢?”

“啊?黑龙江的?那咱们是老乡啊!”

那人高兴道:“我叫许阳,大连的!”

“嚯,听你这口音可不像啊。”

徐川打趣道。

许阳:“这还不简单?这不是想来就来的吗!”(请自行脑补东北味儿)

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哈尔滨和大连不算老乡,但在大学里,一般不那么严格。

徐川完成入社登记后,又问道:“老乡,你知道外联部在哪吗?”

许阳诧异道:“外联部?学生会的那个外联部?”

“嗯。”

“听我一句劝,别去了。”

徐川有些诧异:“为啥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