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被包围了

徐川是真的忘记了姜勋和苏祥的名字,因为他也没想到这辈子还会再见到他们。

不过忘了归忘了,不妨碍他喊救命。

“姜哥!救命啊姜哥,他们要绑架我。”

戴东宁看到姜勋两人时就顿觉不妙,因为两人穿着的都是部队训练时的迷彩服。

现在听到徐川的求救,他就更加头大了。

以前他在地方上横,那是因为背后有江家能帮他擦屁股,很多人愿意买他的面子。

可他从来没和部队打过交道,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好在对方只有两人。

他镇定了一下心神,微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未拆封的华子,走上前去。

“兄弟,怎么称呼?”

可还没等他走到跟前,姜勋就伸手制止了他:“放人!”

戴东宁停下了脚步,笑道:“兄弟,可能有些误会,我们就是请这位小兄弟去我们那儿玩玩,没别的意思。”

“姜哥,别听他的,他们就是想绑架我!姜哥救我!”

徐川见到救星,喊的更加拼命。

“我说放人。”

姜勋眼神中充满杀意:“你现在放人,我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同样的话,我不想再重复第三次。”

“哼。”

戴东宁吐了口口水,将一根华子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兄弟,你确定你要架这梁子?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们只有两个人。”

“不知死活。”

姜勋对着苏祥说道:“让小崔去学生那儿,执行保密条令。”

“是!”

苏祥立正敬礼,随后掏出手机转述姜勋的命令。

戴东宁决定硬闯,对方毕竟只有两人,总不能拦下自己这三十来号人吧。

“走!”

说完,他当先走了过去,姜勋冷冷的看着他的动作并没有任何行动。

戴东宁感受到对方眼神中的寒意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

“姜哥!姜哥!”

徐川见姜勋没动作,赶紧挣扎的更加卖力:“你不能不管我啊,姜哥,我的好哥哥,你快救救我。”

随着戴东宁加快了步伐,他和姜勋的距离越来越近。

20米,对方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

10米,他死死的盯着对方的眼睛,可惜他看不出一丝波动。

5米,他再次下意识的加快步伐,甚至可以称之为跑了。

3米,戴东宁下意识的远离对方,对方的嘴角微微翘起。

竟然....

笑了?

这是什么意思,可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姜勋一个箭步瞬间就到了他的眼前。

“你...”

戴东宁刚刚张嘴,肚子上就挨了一拳。

随后姜勋顺势抓住他的左手,一个过肩摔将他按倒在地。

“别动!”

戴东宁再次听到姜勋的声音时,他的脖子后颈已经被对方用膝盖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戴东宁的小弟瞬间炸了锅,纷纷从身上掏出了匕首、铁棍等武器围了上来。

“放了戴哥!”

“赶紧松手!”

很快他们便围成了一个圈,将姜勋和苏祥堵在中央。

“嗯?”

姜勋膝盖一用力。

“别冲动,别冲动。”

戴东宁吃痛立刻高喊:“你们别过来,别过来!兄弟,我们有事好商量。”

“商量?”

姜勋笑了笑:“我们和黑恶势力没有任何商量的可能。”

说完,他抬起头,朝苏祥点了点头。

苏祥心领神会,大喊:“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立刻投降,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心理。”

???

戴东宁的小弟纷纷一脸懵。

两个人?

在圈中央,包围了他们三十来号人?

这俩是在玩哲学呢?

可没等他们有任何反应时间,不远处再次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立刻投降,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心理。”

这是回音?

不是!

因为他很快就听到一阵阵密集的脚步声传来,伴随着脚步声出现的是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

这下戴东宁底下的人彻底傻了,他们中绝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看到枪。

面对黑黝黝洞口带给他们的窒息感觉,他们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念头。

不少人只觉得自己双腿发软,甚至直接失禁。

苏祥大喊:“放下武器!蹲下双手抱头!”

圈外的士兵集体高声重复:“放下武器!蹲下双手抱头。”

恐惧如潮水般瞬间淹没了所有人人,三十来号人用了不到两秒钟便全部蹲在了地上。

圈中央只剩姜勋、苏祥和徐川。

戴东宁则被姜勋用脚死死的踩在地上。

“你小子,给我惹了不小的麻烦啊。”

姜勋对着徐川笑道,随后大喊:“二班长!三班长!”

“到!”

“去学生那儿协助小崔执行保密条令。”

“是!”

“一班长!”

“到!”

“看住这些人,别让人跑了。”

“是!”

“是教官!”

不远处围观的学生在人群中看出了七天来和他们朝夕相处的士兵,激动的高声呐喊。

“张教官!”

“王教官!”

二班长、三班长随后在学生簇拥下没收了他们的手机。

徐川走到两人跟前,狠狠的踢了戴东宁一脚:“狗东西,没想到吧,让你搞老子,让你搞老子。”

越说越上头,越踢越得劲。

姜勋也不制止他:“差不多就得了。”

徐川这才停了下来:“嗯。”

姜勋蹲下身从戴东宁身上搜出了一把小刀,然后用力插在他眼前:“说吧,来学校干什么了?”

“大哥,我们真的是请这位兄弟去我们那儿玩玩的。”

戴东宁现在只能死死咬住这句话,他的脑袋里只剩下了十六个字: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不说是吧?”

姜勋在他耳边轻声道:“你猜猜你手底下这些人会不会和你一样嘴硬?”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将戴东宁的心理防线彻底击溃。

没有半分犹豫,他就交代出来江天富让他来学校找徐川麻烦的前因后果。

听完他的话,姜勋倒是斜眼看了一眼徐川:“你这小子做事倒也挺跳啊,敢这么玩?今天要不是我在这,恐怕你就玩完儿了。”

“谢谢姜哥,谢谢姜哥,以后不会了。”

徐川刚刚被架在人群中间时,已经狠狠的反思了自己跳脱的行为。

姜勋走上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帮我照顾好嫂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