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姜啥?

“在G楼。”

苏祥放下手机:“对方的车在东门没待太久就直接进了教学楼。”

姜勋有些意外:“嗯?”

“好像是要抓什么人,那人逃进了教学楼,场面非常混乱,崔冠现在在附近等待命令。”

“告诉他,我们立刻赶过去,让他在现场随机应变,我只有两条原则,第一务必确保学生安全,第二,不允许让他们把人带走。”

“是!”

苏祥高声回答道。

“另外,通知一排长,所有人直接G楼集合。”

“是!”

.....

天府大学总共有ABCDEFG七幢教学楼,其中前六幢教学楼互相连通,这样即便在下雨天,学生也可以在学校楼里穿梭。

唯独徐川所在的G楼是一幢独立的教学楼。

G楼内部总共有三个楼梯和两扇门,徐川奔入后习惯性的向后门跑去,可是由于现在并不是正常教学期间,G楼的后门被锁了。

眼看追兵将至,他无奈只得奔向二楼。

戴东宁带着人紧随而来,后门旁贴着教学楼整体内部情况的示意图,原本是用来告诉学生各个教室位置以及安全出口。

可眼下倒帮了戴东宁的忙。

他只撇了一眼地图,立即找来几人,吩咐道:“你带三个人,去这个楼梯守着。”

“你带五个人去前面守着。”

“你带三个人在这守着。”

“剩下的人分成两队,一队搜1、3、5楼,一队搜2、4、6楼。”

听到他的话,他手底下的几个小头目很自然的分别带人执行命令去了。

.....

崔冠穿着一身便装潜伏在教学楼外的灌木丛中,身上被植物的倒刺扎的有些难受。

他一直守在这里观察动静,从徐川走出G楼,到戴东宁的全员出击,所有发生的一切都被他尽收眼底。

面包车上的人好像并没有对学生动手的意识,因为他们出现后,仍留在G楼内的学生四散奔逃,可他们并没有阻拦任何一个人。

“崔冠崔冠,收到回复。”

他的耳机里传来了苏祥的声音。

“苏队,收到。”

他轻轻的将衣领上的耳麦贴近自己的嘴唇。

“报告你的情况,完毕。”

“初步判断对方的目标并不是学生,而是某个人。现在对方已冲入G楼,完毕。”

“命令:一,务必确保学生安全。二,不允许让他们把人带走,完毕。”

崔冠立刻回答道:“收到!”

由于穿着便装,他在收到命令后,立刻重新固定了一下衣领上的耳麦,确保接下来的行动中可以不会掉落。

随后,他慢慢的从灌木丛中起身,弓着身子快速贴近面包车,移动中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现场总共有五辆面包车,他先是贴近最后一辆面包车,掏出了随身的匕首举在手中,做出了一个下扎的动作。

可他又停了下来,改为将匕首咬在嘴中。

原本他打算扎破轮胎,这样可以确保几辆车都无法驶离学校,可如果轮胎漏气动静太大就会被车子里的人发现。

现场有五辆车,要确保人不被带走,那他就要确保每辆车都无法行驶且在完成这一切之前自己不能被发现。

他从自己的战术背包里掏出了一些三角棱钉,将它们悄声放在了轮胎的前面。

这样在不打草惊蛇的前提下,可以确保汽车无法驶离。

常年艰苦的训练让他的每个动作如机械一般精确且行云流水。

当最后一辆车的四个轮胎前也被放上了三角棱钉后,他快速离开现场,准备去G楼内看一下。

可就在此时,他发现原本G楼内的人全部走了出来,他们中间似乎架着一个人,不远处的学生们正观察着这的一举一动。

“这么快人就被抓住了?”

“崔冠崔冠,报告位置!”

与此同时,他的耳机里再次响起了苏祥的声音。

崔冠有些庆幸,还好他们来了,不然自己接下去该怎么行动倒是有些不好把握了。

“我在G楼东南侧50米,完毕。”

“我们看到你了,我和连副在G楼东侧100米,报告一下现场情况,完毕。”

“根据现场情况判断,人已经被他们抓住,但并没有受伤。我在他们车轮下都洒了三角棱钉,他们无法通过车辆将人带走,完毕。”

“收到,待命,完毕。”

“收到。”

.....

苏祥将崔冠汇报的情况转述给了姜勋。

姜勋一边听着他的汇报,一边眯着眼看着人群中央:“苏祥,你看看那人,是不是有点眼熟?”

“嗯?”

苏祥闻言看向了人群中央的徐川:“好像是有点眼熟。”

姜勋提醒道:“像不像那天晚上帮我们出馊主意给嫂子钱的那个小家伙。”

苏祥点了点头:“嗯,应该是他。”

“这小子不是个省油的灯,不知道他得罪了什么人啊。”

姜勋笑了笑:“不过不管他做了什么,只要他没做违法乱纪的事,今天我就要帮他撑撑场子。”

说完,他脸色一变:“命令一排,以战时状态急行军,限5分钟内赶到G楼。同时,弹夹里不要放子弹。”

“是。”

苏祥立刻在手机上按下了一串数字,随后放到耳边:“一排长,收到回复,收到回复。”

“现命令你一排,以战时状态急行军,5分钟内赶到G楼,弹夹里不要放子弹,收到回复。”

.....

“放开我!放开我!”

徐川被几人架在中间,拼命挣扎:“你们到底是谁的人?想干什么?”

“干什么?”

戴东宁笑道:“你最近得罪了什么人你自己不知道吗?至于想干什么?我们带你去一个地方,到了地儿你就知道我们想干什么了。”

听到他的话,徐川倒是有些怕了,自己这几天确实太浪了。

妈的!那些重生小说真是有毒,谁说重生就有外挂了?开了上帝视角那又怎么样?眼下自己不是照样被人给抓了。

“兄弟,我们有事好商量。”

徐川决定先服软,好汉不吃眼前亏嘛。

“呵呵。”

戴东宁拍了拍他的脸:“商量也不是现在商量的,到了地儿兄弟们再跟你好好商量商量。”

“妈的,你真当老子没脾气?”

徐川话音刚落,只听身前不远处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你想跟他商量什么?可以跟我商量。”

伴随着这句话,阴影中走出两个人。

姜…姜啥?和苏啥?来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