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徐老师的深夜课堂

徐川回到寝室时,已经是深夜一点。

他蹑手蹑脚的拿出脸盆,准备去冲个凉水澡,动作极其安静,深怕把室友吵醒了。

“老三回来了啊。”

“卧槽!”

这句话把徐川吓了一跳,“老唐啊?你怎么大半夜不睡觉啊?还是我把你吵醒了?”

“唉。”

又一声叹息从天而降,声音充满了无尽的沧桑与哀怨。

“卧槽,韩立?你咋也没睡啊?”

“哈哈哈。”

第三个声音出现了,是郑重,他的笑声中充满了抑制不住的喜悦:“三哥,我感觉我要脱单了啊!”

“呵。”

徐川笑了笑,他记得上辈子郑重毕业时可是领了“恭喜计院郑重喜提母胎单身23年”的锦旗的。

“你们明天不军训吗?那么晚都不睡。”

“唉!”

唐继伟也叹了一口气,“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老三,你说说我们寝室怎么会是老四先脱单呢?”

得!

徐川算明白了,自己洗澡看来是暂时洗不了了,于是他果断放下脸盆:“说说吧,咋回事。”

韩立哀怨的说道:“让老四自己说吧。”

“哈哈哈!”

郑重猖狂的笑着:“他们都是嫉妒我,三哥,我的爱情来了!”

“赶紧说,说完我要去洗澡呢!”

“是啊,老四,你赶紧说了吧,你不是就等着三哥给你出出主意吗?”

“对!”

郑重高兴的说道:“三哥,你知道吗?以前我追了很久的一个女生今天主动加我人人了,还给我发了消息。”

“哦?”

徐川一听也来劲了,女生主动加男生,还是很久前认识的,八成有故事啊。

可是他仔细回忆了一下,上辈子拿锦旗的确实是郑重啊,难道自己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足以改变这根世界线?

不应该啊!

徐川好奇的问道:“那个女生说了啥?”

“她说她失恋了。她还说...”

郑重的床上传出了一阵翻弄声,随后微弱的亮光从他的蚊帐里出现,显然是去找女生发来消息的原文了。

“她还说郑重,你知道吗?过了那么久,我才发现,我身边那么多男生只有你是一个好人。别的男人对我好,都是想得到我,只有你不一样,你对我好,是真的希望我快乐。”

噗呲!

光这句话的开头就让徐川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么明显的好人卡啊,为啥郑重会觉得他要脱单了呢?

“不是,三哥,你是笑了吗?你这笑是啥意思啊?”

郑重的这句话虽然仍然是愉悦的,但徐川听到其中明显有了一些焦急。

“老四啊,不是我想刺激你。”

徐川语重心长的说道:“但凡有个女人跟你说你是个好人,意思就是你俩不可能在一起了。”

“什么意思?”

“是啊,老三什么意思啊?你给我们也普及普及啊。”

“嗯?”

徐川疑惑了一下:“这开头一张好人卡,你们都没发现吗?”

“好人卡?好人卡是东西?”

“是啊,好人卡是什么东西?”

额?难道好人卡这个梗还没出现?

“好吧,我就给你们普及一下常识。你们知道女生拒绝男生最常用的一句话是什么吗?”

韩立好奇的问道:“什么?”

“对不起,你是个好人,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emmm....”

听到徐川的话,唐继伟明显沉默了一下,然后用肯定的口气说道:“好像是这样的。”

光这一句话,徐川就知道,唐继伟你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哦?还有这种说法。”

韩立的反应显然是涨了新的姿势。

“可是!”

郑重焦急的反驳:“我又没给她表白,这是她主动发给我的啊。”

“所以啊,你更惨。这是给你打预防针呢,老四,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三哥,你说吧,我承受得了。”

徐川仔细分析道:“这女的跟你说她失恋了,你体会过失恋的感觉吗?”

郑重点头道:“嗯。”

“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那么你失恋了之后,心里就好像缺了一块,你会不由自主的想要找什么东西来填补。”

“所以,不是你的爱情要来了,只是她空虚了而已,等她渡过了这段时间之后,她就会和从前一样,对你爱答不理。”

徐川说到这,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在纠结是不是要劝郑重把那女的删了。

倒是郑重见他戛然而止,继续追问:“三哥,你别不说呀,你继续说下去。”

徐川问道:“你真要听?”

“嗯。”

“是啊,老三,你继续说啊。”

“好吧。”

徐川无奈答应了他们的要求,继续道:“你们仔细分析一下她的这句话‘别的男生对我好,都是想得到我,只有你不一样,你对我好,是希望我快乐。’”

“你们仔细想一想,你对一个女生好,难道不是想得到她?难道是为了献爱心?”

韩立果断道:“当然不是!”

“对啊,郑重,你以前对她好,难道不是想得到她?”

郑重:“嗯...”

徐川:“嗯?你不想得到她?”

“不是,我的意思是想,当然想啦。”

“对嘛,你吓我一跳。”

徐川继续娓娓道来:“你再看她后半句,你对我好是真的希望我快乐,这叫啥啊,这不就要你不求回报,做慈善嘛。”

“老四你别怪我说话重,她这句话完整的意思就是...”

说到这,他觉得作为郑重两辈子的好兄弟,有必要帮她摆脱劫难,狠心道:“虽然我不喜欢你,我们之间没可能,但是我失恋了,很难受,可不可以来安慰一下我,像以前那样不求回报。”

话说完,寝室沉默了许久,唐继伟和韩立都不知道该说什么,郑重则被徐川的一番话拉回了现实。

徐川果断的拿起了脸盆:“我去洗澡了,你们早点睡。”

“对了,老三。”

正当他要走出寝室时,唐继伟叫住了他:“明天是军训最后一天。”

“嗯?”

“明天晚上要开班会,选班长,你也来吧?”

听到他的话,徐川想起当初答应帮他竞选班长的事。

“没问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